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Chad Boeninger

原文地址:Chad Boeninger – Future of Librarians Interview

Chad F. Boeninger是俄亥俄参考咨询技术协调员,也是俄亥俄大学奥尔登图书馆的经济贸易书目编撰人。它创建了The Biz Wiki,在Library Voice写博。但有些读者还不认识您,能否稍微介绍一下您自己和您的工作?

当然,我在图书馆的职责包括一般的参考咨询和经济贸易方面的专题咨询。也给商科的学生开了很多课,这让我有机会跟我们的商科研究员发展了良好的工作关系。我也跟一名同事一起,负责管理我们图书馆的网站,还管所有图书馆的维基、博客和其他php/mysql驱动的资源。我上司叫我技术创新的孵卵器。我的角色是为扩展图书馆服务和资源调研和实现新技术。

假设您跟图书馆从来没有那些渊源,您个人怎样使用图书馆?通常您怎样搜索和获取信息?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真不好回答,因为我很难想象自己跟图书馆没有渊源。在大学时(1993-1998)我到图书馆是去用电脑打论文和借书。这段时间我也不断有电邮来往,顺理成章地图书馆也就成了我收邮件的地方。今天,我想我会在网上做绝大部分的搜索,因为我也像大多数人那样认为Google有所有的答案。这个想法有点可怕。至于书,我喜欢到Barnes & Noble或者Borders(译者注:都是书店)找书。他们收的书通常易于浏览,而且所有的书都有漂亮、养眼的封面。如果我不是一个图书馆员,我应该最常去书店买书,有钱的话。这也是有点惨,因为我的父母和祖母,都是老师,一般都会带我去图书馆找书。这些经历总是很棒,如果我今天认为它们没有将我变成图书馆使用者的话,会有点怪。

您发现今天图书馆最没用的特性是什么?图书馆要怎么淘汰它们?

我会说图书馆最没用的是很多机构都有的那些政策。现在我们采取的政策都是出于某些原因,但很多情况下,这些政策需要改变。它们给我们筑起了高墙,把用户阻挡在外。它们中很多都直接导致了我们的用户不愿意使用物理图书馆。

这些政策对图书馆传统的和长期的使用者没什么影响,因为它一向都这样。安静,不许讲电话,禁止食物饮料,不要在图书馆收邮件。图书馆多年来说来说去的都是这些。很不幸地,人们的日常活动将不会给图书馆带来任何新用户。要培养新的一批读者,这些政策必须改变。

我想图书馆面临最大的一个挑战是,在未来保持重要。我的父母还在使用图书馆,我也知道一些把孩子带去图书馆的家庭,但在图书馆里很少会看到我这年纪的人。就我所见新新人类和千禧一代喜欢有地方可以坐下来,舒舒服服地,浏览图书和杂志,免费地用无线网络自由冲浪,通情达理地谈话,打打手机,喝喝咖啡。大多数的图书馆都不提供这些,不能适应我们的消费者,我们现在正亲手把自己推出自己的本行。不能适应改变,是一个非常坏的经营方法。

那么图书馆最有用的方面又是什么呢?

在网络和信息泛滥的今天,图书馆最好的一点就是可以教育读者找到信息。图书馆员总是擅长选择高质量的信息源,无论何种格式都是,这个需要保持。图书馆可以作为一个过滤信息的服务机构,让用户可以上图书馆网站或者到图书馆找到真正迎合他们需要的信息。

您在贵馆实现图书馆2.0过程中的角色是什么?

就是我前面说到的,我是有点类似于创新孵卵器。2004年我带着大家开始写博,之后是2005的维基。我也让我们的IM参考咨询计划(译者注:IM为“即时通信”)启动起来。我的角色是给这些想法中的一些做调研,看我们的图书馆可以如何最大化地利用某项技术来扩展我们的服务和资源。当我在用我的技术技能做些什么时,我也看到自己同时有啦啦队的角色。

我首先自己做试验,在收集了足够经验后,我会尝试鼓动同事们参与其中。很幸运地,我有一大帮的同事,而且他们都非常乐意尝试新事物。

图书馆2.0怎样改变您工作环境的文化?它怎样影响馆员间、馆员和用户间的互动?

老实说,我们真的还没有收到很多用户的反馈。我知道我的商科学生们很欣赏我的博客、维基、meebo插件(译者注:meebo是个集合IM,一个meebo帐户可以同时使用多个主流IM软件),也喜欢通过IM就可找到我。他们把这些工具看成一个联系我或更容易找到信息的方式,我也把它们看成是把我的工作变得简易的方式。这些工具扩展了我的虚拟存在,我无须现身就能帮学生找到他们需要的信息。

我不太确定图书馆2.0必然改变了我们工作环境的文化。我会说在实现了各种技术后,同事们能够有更多的方式服务读者,而不仅仅是传统的参考咨询服务;沟通的方式也从纯粹的电话或电邮扩展到更多。我们已经让人们通过维基、博客和IM沟通,我们也有Facebook和当播客的馆员。我们的馆员正在图书馆2.0,而且正在非常酷地用着它。

有很多技术可以标志Web 2.0。您觉得最重要的一项技术什么?

很难回答。目前我会说是YouTube。YouTube让每一个用户都有机会在网上拥有自己的电影,还可以跟别人分享。无论如何,我们的文化永远不会一样,就像你永远不会知道何时何地会有镜头对着你。忽略这种对偷窥狂的恐惧,YouTube让观众有机会对用户内容进行评分和评论。这是一个非常酷的模式。

可以告诉我多一点关于您建立的Biz Wiki吗?

Biz Wiki是我把一些自己以前做的传统研究导航作为内容,放进一个易打理、易用的包的形式里的一个尝试。维基软件对此有良好的支持。我在这个题目上有写过好些文章。你可以在Higher Ed blog找到有关此项目的信息。

Biz Wiki最初的受众是俄亥俄大学商科的研究员们。由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维基和图书馆网站其他栏目上提供的免费资源,我们没有把内容限制在商科。很多商科图书馆为商贸活动提供服务(收取一定的费用),而我们从头到尾都是免费的。然而,我们的很多学生项目的确有益于当地社区。我们的商科学生们受社区委托,而他们对其项目的研究在某种程度上的确能够造福社区成员/委托方。因此你可以说我们通过帮助学生调研和学习,间接地服务了当地人群。

图书馆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很难的问题,我可以一直讲也讲不完。简单说,图书馆的未来掌握在图书馆员、管理者和政策制定者的手里。如果我们继续像往常一样,采用落伍的政策、笨拙的OPAC(译者注:联机公共检索目录)和其他对用户的障碍,我们就准备卷铺盖另谋高就吧。不过,如果我们愿意尝试新事物,不断吸收当前用户(以及当前非用户)的参与,并对此参与采用新的政策、计划、建筑、服务以及馆藏,那么图书馆的未来就会变得无比光明。

非常感谢Chad抽时间跟我们谈。关注Chad,关注他的Library Voice,查看Biz Wiki或者读读这里和这里。

翻译S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