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ing about Open Source

Thinking about Open Source

作者:K.G. Schneider

这周一中午的1:30-3:30,我会在WCC-146B参加了另一次终极辩论:“开源软件——免费的啤酒还是免费的小狗?” Marshall BreedingStephen Abram会参加辩论, Roy Tennant会担任主持。它有一个标签#ultdebate,甚至于JohnBerry也会来参加

(Sidebar: Berry, how is it that four years is “enough” for our debate when you’ve been writing that column for hmmmm… how long? But no matter…)

这个辩论可能会极端无聊,也可能会特别有趣。当主办方邀请我参加这个活动的时候,我刚刚在我新的工作(大学图书馆员)上干了一年多,之前我在一家开源软件的开发和维护公司工作。那时候,Stephen Abram也正要离开他在Sirsi-Dynix风光无限的工作,接手Gale的一个新职位。

I suspect some people expect me to renounce open source (get thee away, open code!), and others expect me to doggedly embrace it no matter what, like those annoying Apple cultics who would devour arsenic if it arrived in a rounded white plastic container with that familiar fruit emblazoned on its bottlecap.

我怀疑有些人期待我谴责开源(开放代码,滚吧!),其他人则期待我固执的拥护它,不管发生什么,就像那些讨厌的苹果拥护者一样——他们也会吃掉砒霜,只要砒霜装在一个白色塑料的圆盒里送到他们这,盒子盖上画着他们熟悉的那个水果标志。

At MPOW, I’ve been very busy with urgent priorities, from repairing bathroom exhaust fans and tearing out unneeded shelving to rebuilding relations with campus departments and on to creating Team MPOW — a 100% tech-literate, forward-thinking, entrepreneurial squad of library miracle workers.

在我工作的地方,我一直忙于处理紧急事务,从修理洗手间不转的电扇,到剔除不用的书架,到修复和校方的关系,再到建立工作团队——这个团队要100%的懂技术、能够向前看,而且有进取心。

My library management system… well, it works, which means I can stay focused on other stuff, and its contract is really, really long. That doesn’t mean we have no other choices–there’s always a buy-out, or even a walk-away option–but I am frying all those other fish. (The issues with long ILS contracts I will save for another post someday.)

我们的图书馆馆系统……恩,它运转良好。这让我能够关注其他的事情,而且这个系统的合同真是非常非常的长。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我们总是可以买断甚至于直接放弃这个系统,但是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改天会写写我们ILS这个长合同的事情)

To me it boils down to who we are as a profession–not just now, but historically. I think companies that produce proprietary library software assume that libraries such as mine wouldn’t benefit from open source software because we would never be able to use OSS without paying for support services and we’d be very unlikely to engage with the development community to any great extent. But I think that’s like assuming that people who don’t use libraries don’t benefit from library service. We, LibraryLand, benefit from our hive mind, particularly in such a sharing profession.

对我来说,这个问题归结于我们图书馆员作为专业人员的身份。我觉得生产专有图书馆软件的公司有这样一个假定,图书馆(比如我所在的图书馆)无法从开源软件中 受益,因为如果我们不购买支持服务便绝不能使用开源软件,而且我们非常不可能大规模的参与到开源软件的开发社区中。但是我觉得这就好比假设说,不使用图书 馆的人就不可能从图书馆服务中受益。我们LibraryLand便得益于我们的集体思维(hive mind),尤其是在这样一个乐于分享职业中。

The fundamental problem with the proprietary software model is not one of evil ownership or grasping vendors. I’ve seen both of those occur in the open source software community. The problem with proprietary library management software–from a high-level perspective, profession-wide–is that it makes us stupid. It deprofessionalizes who we are and disengages us from tool creation.

专有软件模型的基本问题不在于万恶的所有权或者贪婪的系统商。这两件事我在开源软件社区中也曾见过。专有的图书馆管理软件的问题在于(从一个专业的高度来说)它让我们变得愚蠢。它贬低我们的专业,让我们远离创造工具的过程。

相反,每一个不管以何种程度参与创造工具的图书馆员都为我们所有人提升了图书馆事业的状态。这件事情可以追溯到一些穿着长袍的古埃及人在墙上挖洞,储存纸莎草;还有在19世纪作为一个职业,我们就目录卡片的尺寸达成了一致(这产生了我们最早执行的标准,以及网络级的记录);在今天的开源社区中同样如此。

如果你觉得事情不是这样的,那么就比较一下专有产品和开源产品的讨论列表吧。我每天都比较二者。对于Evergreen来 说,我的观察是,图书馆员,不管在各自的机构中从事何种工作,都会大声的说出他们对正在构建的工具进行的思考。对于我们的产品主页来说,人们的咨询局限在 简单的“如何做某事”上。我知道人们有一种看法,认为图书馆员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参与创造他们的工具,但是我认为其实是我们创造了这样的图书馆员。比如一个人刚从图书馆学校毕业,然后你在他们的工具和服务之间垒了一道墙,几十年之后,你就会发现他已经失去了从创造工具的角度进行思考的能力。任何类型的发明 都是肌肉运动,需要我们持续的使用才能避免萎缩。

可是,有一个问题是,这些事情是否重要。关于开源的辩论可能会关注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在使用的集成图书馆系统。我无意对任何类型的图书馆开发公司不敬,但是本 地的“图书目录”是我们各种服务中一个越来越小的焦点(当前所有的图书馆管理系统,不管其代码的开放程度如何,都是围绕20世纪的工作流程设计的)。我们的电子服务才是关键。

Some of you may say that projects such as OLE will replace the ILS. But I question how we can truly design new workflows when we have no insight into (and very little role in) the evolution of digital content in the next decade.

你们一些人会说,像开放图书馆环境(Open LibraryEnvironment, OLE)这样的项目将要取代图书馆集成系统。但是我要问,如果我们对于未来十年间数字内容的演进缺乏深刻的见解,我们又该如何设计新的工作流程呢?

重构中的图书馆软件产业

原文出处An Industry Redefined
作者简介Marshall Breeding,范德毕特大学图书馆(纳什维尔)创新技术与研究部主任。
说明:本文经美国《图书馆杂志》授权翻译,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版权所有。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from the April 1, 2007 issue of Library Journal. Copyright 2007 by 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 本文初稿由图谋翻译,游园审校,KEVEN做最后润色修改并定稿,我国《图书馆杂志》2007年第9期刊载,原文有大量的表格和公司简介,电子版酌情扩充。

2005年图书馆软件行业的重新洗牌,昭示了如今的风云变幻、吐故纳新乃至沧桑巨变。2006年图书馆集成管理系统(ILS)产业稳步发展,总收入从2005年的大约5.35亿美元提高到了2006年的5.70亿美元。

一些公司ILS核心产品的收入在减少,而基于Web界面和电子内容管理的新产品收入在增加。无线射频识别(RFID)是另类巨额收益的典型代表。

虽然2006年大中型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的系统迁移持续减少,但仍然占了总销售额的63%。中小学图书馆和小型公共图书馆尚有成千上万还在运行老化而孤立的系统,系统迁移还会持续升温。只要产品和服务的价格适宜,定位于小型公共图书馆的新系统存在大量的市场机会。

巨人也将经受挑战。挑战者十分善于拾遗补缺,发掘大公司尚未顾及的商业利基,投资于开源软件这一日益引人入胜的替代品,从而使得整个产业持续繁荣。经过多年的传经布道,2006年开源的图书馆集成管理系统产品终于赢得了一席之地。

在新系统整个一年有限的销售份额中,Innovative Interfaces拔得头筹,它吸引了67家新客户使用Millennium系统。SirsiDynix总计增长93家,其中48家为Horizon,45家为Unicorn。在小型公共图书馆领域,Auto-Graphics和Polaris系统分别卖给了54家图书馆,采取的都是软件作为服务(SaaS)模式。在乔治亚州,252个公共图书馆迁移到Evergreen上,这是一个新的开放源代码的图书馆自动化系统。

OCLC的觊觎

如果没有提到OCLC,这个故事就不完整。一直以来,OCLC主要通过其欧洲的OCLC PICA分部对图书馆自动化领域持续渗透。去年,OCLC PICA收购了Sisis Informationssysteme,Fretwell-Downing和Openly Informatics。虽然2007年1月对Eric van Lubeek,Infor Library Solutions(原Geac and Extensity)前任总经理的任命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但OCLC并没有进一步收购图书馆自动化公司。

2006年8月,OCLC收购了DIMeMa公司,该公司拥有受欢迎的数字对象馆藏管理软件CONTENTdm,但2002年又被转售。在书目服务领域,OCLC收购了RLG,这一联合被认为是巩固其地位的一件大事。OCLC拒绝提供与其有关的图书馆软件销售和安装数据。但由于拥有图书馆自动化产品和坚强的技术后盾,OCLC注定将对这一产业产生强大的冲击。Open WorldCat的发布也促进了OCLC针对图书馆的后端服务。

软件作为一种服务

许多图书馆自动化产品以前采用ASP(应用服务提供商)模式,现在则采用SaaS(软件作为服务)模式。这一模式中,软件所有权属于供应商,供应商来负责硬件设施和软件维护升级工作。这就避免了图书馆在本地安装和管理软件与硬件。SaaS模式让图书馆以更低的总成本,将图书馆从复杂的日常自动化系统管理中解脱出来。SaaS模式的自动化系统越来越受到小型图书馆的青睐,使得自动化产品更具备价格弹性。2006年SaaS合同中包括选择Auto-Graphics公司AGent VERSO软件的全部图书馆,以及54个采用Polaris作为自动化系统中的25家。

继续阅读重构中的图书馆软件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