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Chad Boeninger

原文地址:Chad Boeninger – Future of Librarians Interview

Chad F. Boeninger是俄亥俄参考咨询技术协调员,也是俄亥俄大学奥尔登图书馆的经济贸易书目编撰人。它创建了The Biz Wiki,在Library Voice写博。但有些读者还不认识您,能否稍微介绍一下您自己和您的工作?

当然,我在图书馆的职责包括一般的参考咨询和经济贸易方面的专题咨询。也给商科的学生开了很多课,这让我有机会跟我们的商科研究员发展了良好的工作关系。我也跟一名同事一起,负责管理我们图书馆的网站,还管所有图书馆的维基、博客和其他php/mysql驱动的资源。我上司叫我技术创新的孵卵器。我的角色是为扩展图书馆服务和资源调研和实现新技术。

假设您跟图书馆从来没有那些渊源,您个人怎样使用图书馆?通常您怎样搜索和获取信息?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真不好回答,因为我很难想象自己跟图书馆没有渊源。在大学时(1993-1998)我到图书馆是去用电脑打论文和借书。这段时间我也不断有电邮来往,顺理成章地图书馆也就成了我收邮件的地方。今天,我想我会在网上做绝大部分的搜索,因为我也像大多数人那样认为Google有所有的答案。这个想法有点可怕。至于书,我喜欢到Barnes & Noble或者Borders(译者注:都是书店)找书。他们收的书通常易于浏览,而且所有的书都有漂亮、养眼的封面。如果我不是一个图书馆员,我应该最常去书店买书,有钱的话。这也是有点惨,因为我的父母和祖母,都是老师,一般都会带我去图书馆找书。这些经历总是很棒,如果我今天认为它们没有将我变成图书馆使用者的话,会有点怪。

您发现今天图书馆最没用的特性是什么?图书馆要怎么淘汰它们?

我会说图书馆最没用的是很多机构都有的那些政策。现在我们采取的政策都是出于某些原因,但很多情况下,这些政策需要改变。它们给我们筑起了高墙,把用户阻挡在外。它们中很多都直接导致了我们的用户不愿意使用物理图书馆。

这些政策对图书馆传统的和长期的使用者没什么影响,因为它一向都这样。安静,不许讲电话,禁止食物饮料,不要在图书馆收邮件。图书馆多年来说来说去的都是这些。很不幸地,人们的日常活动将不会给图书馆带来任何新用户。要培养新的一批读者,这些政策必须改变。

我想图书馆面临最大的一个挑战是,在未来保持重要。我的父母还在使用图书馆,我也知道一些把孩子带去图书馆的家庭,但在图书馆里很少会看到我这年纪的人。就我所见新新人类和千禧一代喜欢有地方可以坐下来,舒舒服服地,浏览图书和杂志,免费地用无线网络自由冲浪,通情达理地谈话,打打手机,喝喝咖啡。大多数的图书馆都不提供这些,不能适应我们的消费者,我们现在正亲手把自己推出自己的本行。不能适应改变,是一个非常坏的经营方法。

那么图书馆最有用的方面又是什么呢?

在网络和信息泛滥的今天,图书馆最好的一点就是可以教育读者找到信息。图书馆员总是擅长选择高质量的信息源,无论何种格式都是,这个需要保持。图书馆可以作为一个过滤信息的服务机构,让用户可以上图书馆网站或者到图书馆找到真正迎合他们需要的信息。

您在贵馆实现图书馆2.0过程中的角色是什么?

就是我前面说到的,我是有点类似于创新孵卵器。2004年我带着大家开始写博,之后是2005的维基。我也让我们的IM参考咨询计划(译者注:IM为“即时通信”)启动起来。我的角色是给这些想法中的一些做调研,看我们的图书馆可以如何最大化地利用某项技术来扩展我们的服务和资源。当我在用我的技术技能做些什么时,我也看到自己同时有啦啦队的角色。

我首先自己做试验,在收集了足够经验后,我会尝试鼓动同事们参与其中。很幸运地,我有一大帮的同事,而且他们都非常乐意尝试新事物。

图书馆2.0怎样改变您工作环境的文化?它怎样影响馆员间、馆员和用户间的互动?

老实说,我们真的还没有收到很多用户的反馈。我知道我的商科学生们很欣赏我的博客、维基、meebo插件(译者注:meebo是个集合IM,一个meebo帐户可以同时使用多个主流IM软件),也喜欢通过IM就可找到我。他们把这些工具看成一个联系我或更容易找到信息的方式,我也把它们看成是把我的工作变得简易的方式。这些工具扩展了我的虚拟存在,我无须现身就能帮学生找到他们需要的信息。

我不太确定图书馆2.0必然改变了我们工作环境的文化。我会说在实现了各种技术后,同事们能够有更多的方式服务读者,而不仅仅是传统的参考咨询服务;沟通的方式也从纯粹的电话或电邮扩展到更多。我们已经让人们通过维基、博客和IM沟通,我们也有Facebook和当播客的馆员。我们的馆员正在图书馆2.0,而且正在非常酷地用着它。

有很多技术可以标志Web 2.0。您觉得最重要的一项技术什么?

很难回答。目前我会说是YouTube。YouTube让每一个用户都有机会在网上拥有自己的电影,还可以跟别人分享。无论如何,我们的文化永远不会一样,就像你永远不会知道何时何地会有镜头对着你。忽略这种对偷窥狂的恐惧,YouTube让观众有机会对用户内容进行评分和评论。这是一个非常酷的模式。

可以告诉我多一点关于您建立的Biz Wiki吗?

Biz Wiki是我把一些自己以前做的传统研究导航作为内容,放进一个易打理、易用的包的形式里的一个尝试。维基软件对此有良好的支持。我在这个题目上有写过好些文章。你可以在Higher Ed blog找到有关此项目的信息。

Biz Wiki最初的受众是俄亥俄大学商科的研究员们。由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维基和图书馆网站其他栏目上提供的免费资源,我们没有把内容限制在商科。很多商科图书馆为商贸活动提供服务(收取一定的费用),而我们从头到尾都是免费的。然而,我们的很多学生项目的确有益于当地社区。我们的商科学生们受社区委托,而他们对其项目的研究在某种程度上的确能够造福社区成员/委托方。因此你可以说我们通过帮助学生调研和学习,间接地服务了当地人群。

图书馆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很难的问题,我可以一直讲也讲不完。简单说,图书馆的未来掌握在图书馆员、管理者和政策制定者的手里。如果我们继续像往常一样,采用落伍的政策、笨拙的OPAC(译者注:联机公共检索目录)和其他对用户的障碍,我们就准备卷铺盖另谋高就吧。不过,如果我们愿意尝试新事物,不断吸收当前用户(以及当前非用户)的参与,并对此参与采用新的政策、计划、建筑、服务以及馆藏,那么图书馆的未来就会变得无比光明。

非常感谢Chad抽时间跟我们谈。关注Chad,关注他的Library Voice,查看Biz Wiki或者读读这里和这里。

翻译SwinG

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Sarah Houghton-Jan

原始地址:Sarah Houghton-Jan – Future of Librarians Interview

sarahhoughtonjan.jpg Sarah Houghton-Jan是一名网络服务图书馆员,在拥有12个分馆的北加州圣马特奥郡工作。她就是Librarian In Black背后的人,专写图书馆的技术和培训。不过假如您从来没有参与图书馆的工作,那么您个人会怎么使用图书馆?您通常怎么搜索和获取信息?

我很经常借DVD、小说还有其他文学书。我也曾因为家里的wi-fi坏了经常跑去用地区图书馆的而出名。给自己找资料时我一般用两到三个搜索引擎:Ask.com、Google和Exalead。我获取的绝大部分信息来自网上,研究用的。但当我要放松时,我还是会选择可以拿在手上的纸质图书。叫我土老冒吧。

您博客的副标题提到“天生的-技术-图书馆员”。可以谈谈为什么这么讲吗?

我想很多图书馆员是在工作后很偶然的机会下才走进技术的位置的。早前的图书馆学校并不专门培养学生的技术,最近才重视技术,所以很多人是在工作岗位上学习的。我闯进技术是因为我正在读图书馆学位,我的导师有一天对我说“你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网管了。”我想这发生在很多人的身上。

当我读到“天生的技术图书馆员”时,我想到的画面,更多是图书馆员拼命追赶科技,而不是信息数字革命的引领者。老百姓中很多人都已经很自然地运用科技了,例如用eb 2.0技术创建和组织信息。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什么图书馆员还是必要的?

我想图书馆的确对科技有点吃力。技术让我着迷,但这是实情。作为机构,它们要转变也会比较慢。它们必须学懂要做一个十年的策略规划有多难,你不可能预测到技术会发生怎样的改变。机构需要灵活,它的雇员们需要负担起决策的责任,有权选择完成并不轻松的项目的自由。普罗大众在使用搜索引擎,Google首页的结果就把全世界都封装好了呈现出来,对人们的很多问题都足够完美了。这也让我着迷。

然而尽管如此,作为我们的一个文化机制,图书馆和图书馆员还是必要的。丢弃图书馆,你就丢弃了我们文化中唯一维护全民教育公平的机制;丢弃图书馆员,你就丢弃了帮你找到教育你、激励你、娱乐你信息的好帮手。图书馆员就是那个可以帮你的人,无论你是谁,你需要什么样的信息。搜索引擎可不会这样,门户网站也不会。你需要专家的参与,找出你所要的信息。对某些问题,“刚刚好”意味着不够好。

今天图书馆最有用的特性是什么?

我想现在各种在线资源是最有用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非常大量的人可以接触到它。虽然没有东西可以取代现场故事时间,可下载的有声图书却可以取代CD上的图书,IM咨询(译者注:即时通信咨询)却可以取代专门来到图书馆问询。我们可以将服务更多地放到真实世界,让客户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得到(今天客户的需要已经越来越多,尤其是通过电脑),然后我们就越做越大。让我们继续往这路上走吧。

数字化和图书馆2.0怎么改变图书馆员的角色?

图书馆2.0扩展了图书馆员与读者沟通的的方式、地点和格式。它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尤其是那些没有技术但有可以跟读者分享的知识的馆员。我想图书馆2.0、Web 2.0是因特网进入图书馆领域以来最大的冲击。数字化是图书馆2.0中的一部分,它使得我们可以给读者提供更多的材料——而读者们无须亲身来到图书馆,也无须在我们开馆时才能获得。很多的文本变得可以在网上获取,虽然它们的量只占文本总量的一小部分,虽然它们不总是免费的,虽然搜索引擎查不到它们。

如果要指出对未来图书馆最重要的一样技术,您觉得会是什么?

网络视频会议。通过它,我们将可以向我们的用户提供面对面的即时服务,不用再像现在要用即时通讯或者网络聊天拼命打字。我很期待看到那一天,它快来了,到时候我们会给图书馆的电脑都装上镜头。

今天图书馆最没用的特性又是什么?图书馆怎样淘汰它们?

今天图书馆最没有的方面…唔。真难倒我了。我想大多数图书馆在淘汰无用方面都做得不错。我也看到过一些图书馆目前还集中精力于一些基础技术课程(怎样申请电邮帐户,Internet 101)(译者注:Internet 101是个介绍因特网基本知识的网站),这些今天已经变得没有用了。虽然还是有人需要这些课程,但更多的人渴望上高级课程:数码摄影、高级网络搜索、专题网络资源等课程。今天看来,馆员的工作会因为这些课程的指导而变得轻松得多。是的,是的——我知道数字鸿沟。但是多数的人已经跨过它了,如果图书馆只有有限的资源(的确如此),那么它就更应该面向多数的人…那就是不再上基础的技术课程。

对L2(译者注:图书馆2.0)、图书馆的未来或者任何其他事,还有什么补充吗?

我认为目前图书馆2.0中被忽视最大的一块是在线营销和推广。图书馆有很多机会可以进行推广,透过社会网络软件、在线社区日历、客户评价网站、当地博客站点等等。我们需要关注这些网站,像关注我们自己的站点一样。否则,我们将再次把自己引向孤岛,要像今天一样,只能拼命追赶世界。

非常感谢Sarah今天跟我们分享您的想法。关注技术图书馆的想法、资源和讨论,关注她的博客LibrarianInBlack.net

翻译:SwinG

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Laura Solomon

原文地址:Laura Solomon – Future of Librarians Interview

曾经当过儿童图书馆员的Laura Solomon,如今在克里夫兰公共图书馆担任网络应用指导,负责图书馆对网络服务的技术设备。她的博客Library Geek Woes,写了很多网络编程和设计的内容。不过,如果假设您并没有在图书馆工作,那么你个人会怎样使用图书馆?你怎么寻找和获取信息?

即使我从小就喜欢跑图书馆,也的确很爱逛图书馆,我还是得承认,如果不是有了孩子的话,今天的我去图书馆的时间会少很多。像很多家长一样,我去图书馆是去借故事书,晚上给孩子讲故事(有时会是没有图画的故事),还有一些育儿的书。如果要找什么信息,我的第一反应是上网。Google是第一站,跟很多人一样。我没有时间充分利用传统的图书馆。我指导很多人都如此。我相信图书馆;我认为图书馆很重要,不过现实中它们又不像我所期望的那么便捷。

你觉得什么是今天图书馆最没用的,图书馆又怎样淘汰它们呢?

我喜欢逛图书馆,不过通常都没什么时间。很多人都说过这一点,但我像图书馆可以学学NetFlix模型(译者注:NetFlix是美国影碟租赁公司,会员在网上下订单,通过邮寄的方式借出和归还DVD。NetFlix在美国大获成功,被研究商务的人称为“NetFlix模式”)。如果没有认识到人们有多忙,忙到想租碟也没时间去影碟店,NetFlix不会那么成功;Google成功在它把信息直接交到用户手上(虽然信息的权威性有待商榷)。图书馆如果强迫读者一定要来到它跟前,而不是做得相反,就很有问题。不是所有的图书馆都允许读者在网上续借和预定。这只是开始。再下一步,如果我在网上订书后,我的书可以送到我门前,那我一定爱死图书馆了。(没错,我知道那是“下个完场”的事了,但我总可以希望吧。)总的来说,图书馆需要真正把客户放到第一位,让自己尽可能变得方便——我就在这儿。

那你又觉到什么是今天图书馆最有用的呢?

很多!它们是很多东西的一站式集散地。它们可以比零售书店做得更多,可以提供比Google更可靠的信息,可以提供很好的儿童计划,可以给移民职业培训,可以教会我的祖母用微软的Word提高效率…可以不停的列举下去,而且再没有哪个机构可以做到这所有的了。问题在于怎样向大众传达这个信息;还在如何学着用年轻一代的沟通方式,跟他们取得联系,赢得他们。图书馆需要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来告诉人们,所有这些它都可以做到;并且证明,它所做的依然有用。

那么图书馆员要怎么推广图书馆的服务呢?

我想图书馆是时候认识到它们需要一些真正专业级的公关服务(例如:大型的营销机构),来给它们做集中的推广。图书馆总是个别推销。当然那也有好处,不过我想,对那种广告,公众获取的情景已经在渐渐消退了(译者注:所指大概是,个别推销通常只通过某些渠道、在某些情景下,才做广告,而现今数码时代,人们的阅读方式、生活习惯都在变化,图书馆这些个别推销所需的渠道和情景也在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首先要告诉公众他们为什么需要图书馆,然后才担心推广某个具体图书馆的某个具体计划。很经常听到的,就是图书馆需要一个“早餐奶”式的宣传(译者注:意思是“每天地”)。那么就是要先卖喝牛奶的观念,再来才是一天天的某个具体的广告。

如果图书馆没有经费做广告,有什么便宜或者不贵的营销方法?

这也是做集中、全国性的广告的另一个原因。但话说回来,不那样的话,图书馆也还是有很多方法参与网上社区,以很低的成本或零成本。每一个图书馆都应该可以在MySpace、YouTube、del.icio.us等等这些主流的社会化网络中找到。人人都在这个大派对中;图书馆本可以尽情跳舞,为什么要躲在一角?

我们再多聊一点这个。图书馆2.0要如何适应进图书馆推广中?

图书馆2.0强调的是用户的便利性和适用性。如果图书馆有好的宣传推广,它们会因此而受惠。今时今日,便利为王(故此Google是王道)。进取的图书馆会做些什么来使它的客户生活得更舒适?我们不仅仅要卖图书馆的服务,还要让人们看到,图书馆2.0怎样为忙碌的人们把这些服务变得便捷。而谁不忙碌呢?

您在博客中说您觉到“参加这个新游戏图书馆来得太迟了点”,也没有跟年轻用户接轨。图书馆2.0运动是否代表了一点微弱的希望之光?

至少对我来说,我相信是这样的。它表明图书馆可以改变其运作模式,或者至少开始考虑到改变的必要。我感觉到一个普遍的觉醒的确存在,公共图书馆,作为一个概念,正经历一个混乱时代。整个图书馆2.0运动就是它的一个里程碑。

您博客的标语也备受争议:“记录美国公共图书馆的垂死挣扎。”您也写道:“或许,伴随着图书馆2.0运动的降临,还有来自关键领导转变的帮助(译者注:从下文看来,这里“转变”同时包含两重意思:人员改变,和同一个人的思想转变。),图书馆可以重生,变得更好。让凤凰计划开始吧!”(译者注:凤凰计划大概来源于凤凰浴火重生的传说)您写下这个已经一年多了。我的问题是,您把图书馆2.0进化看作一个平顺的改良,还是一个会造成大量失业的破坏性革命?

我不觉得图书馆2.0是个平顺的改良,但我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将它归为“破坏性的革命”。坦白讲,我想如果能够到达那一步也很不错。

非常多的人跟我说,他们在他们图书馆里做不出什么像样的改变来,是因为某张三李四“不懂”,这人通常还有一个“恨不得等这些人快点退休我们才能真正做起来”的名单。图书馆不单与外部文化作斗争,在内部也有“懂的”跟“不懂的/不关心的”之间的矛盾。我不太清楚怎么化解它;我想不单单等他们退休,而是让在任的人都明白这个需要,这样会好一点。我想我们等不了那么久,那些“恨不得”名单上的人也可能有什么可以贡献的。

我想一个革命是必需的;如果我们幸运能够革命的话,我想它会是缓慢而平稳的。我不会预言会有失业;我更愿意相信,图书馆职业的性质会继续改变,变得跟之前有天壤之别。

为什么图书馆员依然重要?

只要人们还认为图书馆是重要的,我想图书馆员也会是。

图书馆2.0怎样改变图书馆员的角色?

还把图书馆员想象成坐在咨询台后提供好服务是不恰当的。图书馆2.0意味着“一个较前版更好的版本”。2.0图书馆员的角色不再只是一个信息专家,而同时还是一个把用户体验做到最好的人。无论“体验”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图书馆员都需要拥有良好的信息技能,同时又是爱心大使。还有一点,2.0图书馆员会分辨一直变化、正在变化和还将继续变化的事物。有句相当睿智的名言:“改变不是必须的,生存也不是一种义务。”——W·爱德华·戴明

非常感谢Laura与我们分享您的想法。关注Laura Solomon对图书馆发展的最新感想,关注她的博客Library Geek Woes

翻译:S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