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与信任

原文出处:libraries and trust by aaron schmidt

我信任那些从我的脚踏车和我身边飞驰而过的汽车,也许正是由于这一点,当我下午骑车的时候我开始思考图书馆中的信任问题。这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举几个例子,当然我确信你们会想到更多。

每一个参考咨询的处理就是一个信任的交换过程。向参考馆员咨询就是一个信任的行为。如果一个读者认为图书馆员不值得信任,那他就会不情愿向他们咨询问题。优秀的参考馆员在用户面前是朋友,并且去理解他们。实现这种关系,找到准确与有用的信息,这是最成功的咨询处理过程。当然,这并不明显,而是通过友善、关注、口头提示与身体语言来实现。我认为靠伪装是不行的。

“读者有其书”也是信任的行为。这样的陈述中,图书馆员相信个人会选择最好的图书。阮冈纳赞信任图书馆用户,但与先前的说教方式不同。

在我们关注的网络上信任也同样表现出来。用户相信我们存于del.icio.us上面的书签,我们相信用户不会在网志与维基中留下不适当的评论。同样的信任使读者对我们的印刷文献感兴趣,使我们相信他们不会去撕书或者填写猜字游戏,或者用碎比萨饼作书签。当然,偶尔也会用户也会做出错误的事情,但只是例外而不是惯例。

分享信任是一种重要的关系,用户对此非常珍惜。信任是成功的图书馆的优点,如果信任是图书馆的“标牌”,那图书馆都会从中受益。如果图书馆是舒适并值得信任的,那么很多人都会来利用图书馆。

非用户为中心的图书馆政策毁坏了信任——我们努力的目标。“图书馆内不许用饮料”等于“我们相信你会弄脏图书馆”。“使用计算机必须报出姓名”等于“有可能你会做坏事,我们想知道如何找到你”。还有过期或罚款等同样的例子…这些都存在吗,由于我们对用户的不信任?这是正当的吗?

建立图书馆员与用户之间的信任还有很多障碍。年龄,种族,外貌,社会经济地位,时机,个性或者更多,这些都会影响人们之间的理解并阻碍人们友善的相处。但是,我们都是人,我们应该团结一起。这星期,当你在图书馆帮助用户时,请你记住这些。你会发现,信任你的图书馆用户会改进你的服务、提高你的生活。

Translated by:youyuan

怀俄明州的图书馆员:一个样本

原文出处:wyoming librarianship: a sample by laura
这是人生中某一天的一份帖子。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特别的一天,因为我在这里呆得不够长所以不清楚什么才算特别,但是这是我人生中作为怀俄明州 Meeteetse(人口351)的图书馆员的一天。我们的图书馆向学校(从幼儿园到12年级约有70个学生)和镇上都提供服务。除了我,图书馆的工作人 员还有一个全值的、一个兼职的以及另外两个偶尔帮忙的(有人生病或者外出了的时候)。

早上5点:起床(对,我知道,我有点疯狂),吃早餐,听早间新闻(在我们这里能够接收到的两个公共电台中选一个),在电脑上脱机写点什么,然后给Jessamyn发封电邮咨询一下关于我准备在图书馆弄的数字摄影课程的建议。

7点半左右:到达图书馆。我们7:45开门,比学校上课时间早15分钟。开门,开灯,打开我们的四台公共检索电脑和两台员工用的电脑。查看星期二的流通统 计:98——不算太坏,尽管不如星期四(每个人都要找用来度周末的电影),那天我们的流通量有158呢。对这么个小地方来说还不是太糟糕吧,嗯?打印出发 给老师们的超期单子,由他们转交给学生们。我的那位在图书馆主要为年轻人以及学校师生服务的同事给我提了建议如何对付大人们的超期问题:有些人的我们就帮 他续借了,有些人今天会来,我们再看看他们想要什么。

8点左右:几个六年级的学生进来了,我借还了几本书,续借了几本。查查电邮,看见了Jessamyn发来的极有用处的信息,还有讲义的附件。给我的老板 ——郡图书馆的头——写了封邮件,提醒她检查一下如果有什么淘汰的书啊、DVD啊、CD啊等等的咚咚记得来的时候给我们捎上,她回复说没问题,不过要稍微 往后推推,因为她的车库们坏了而她又不想开着她老公那辆72年的跑32里到Meeteetse来,特别是在这个大雪纷飞的当儿。年鉴顾问进门来询问今天下 午是否能够让他们的年鉴员工们在图书馆开个会,因为他们那教室的地儿被考试占用了,我说当然可以啦。

10点左右:图书馆友人们的季度碰面会。大约有八个会员出席。我去见了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会员,我们一起讨论了Craig Johnson的五月访问计划。他去年为了他的最后一本书曾在这里旅行,那是一次成功的大事件。Spoke咖啡屋的主人(也是图书馆的一个朋友)说他们非 常乐意再次承办这件事,另外一位朋友自愿再次为Craig、他妻子以及他们的狗提供住宿。我同意做一些宣传,我的老板(她已经从Cody安全到达这里)说 郡上也能出点力。我提到我已经和Craig接触过,他在其他郡的图书馆还有些活动,但是我们想这个大型的、全郡性的事件应该安排在Meeteetse,因 为这里的人们非常乐于此事呢。

我的老板为我们提供了最新的郡行政领导会议的消息——关于新Cody图书馆的计划,也给我们看了一些草图。我们接着谈论了Cap Tax II活动的情况(译注:好像是一个额外征税计划),这项活动(如果被选民们通过的话)将为新Cody图书馆、在Powell的新游泳池以及 Meeteetse的游泳池翻新(现在这个已经不能用了)等提供资金。因为课税从来就不是受欢迎的东西,无论多么小量、多么短期或者多么重要,我们总是要 想方设法向人们解释这次这个是真正必须的。我们大致浏览了一下将于五月九号举行Cody图书馆的百年庆典活动的计划(这一天是Mabel Wilkinson第一次在Cody建立Carnegie图书馆的九十周年纪念日,在那之前图书馆在另外一所建筑里已经存在了十年)。

11点左右:与我的老板会面就一些事情的细节问题进行探讨,比如像全郡范围内的图书定购问题。我们得知除了一部新的电话(在前台那部已经不能用了)和电话 答录机(我们还根本没有呢)外,我们将会得到一些新的电脑。另外就图书馆网站的重新设计进行了简要交流,我们有一个域名,现在正在寻找一个主机服务器,因 为郡里并不想做许多我们期望它们去做的事儿,我衷心推荐了LIShost(还没有承诺,Blake,但是我会劲力的!)

中午12点:意识到我将不得不等到下午1点邮局重新开门时才能邮寄了。吃了午饭,读了“公共图书馆”上的几篇文章,和同事聊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下午1点:在大雪中迈向邮局寄出了两封ILL要求的函件并取回了今天的报纸和邮件。

下午:年鉴顾问说他们的教室已经能用了就不再需要借用图书馆的地儿了。二年级的来借还了些书和电影。我们图书馆的主页完成了与YA集成阅读器的聚合,从而 可以与其它的YA收藏一起订阅了。(我本来一直赞同为了方便读者浏览把馆藏分隔开来,但是这样做会被认为是搞区别对待,所以就不搞了)。与同事和图书馆用 户摆了一把龙门阵,主题是怀俄明的开放容器法(Wyoming’s open container laws )及其不足--立法机构刚刚在限制汽车上的开放容器方面又一次失败了--你如果是个司机就不能有,但是其他人就可以。——(译注:这个法案好像是关于不准 司机带着开过瓶的酒精饮料开车的)

下午4点:一天中最轻松的开始。我们在4:15关门,尽管星期三我们还要在晚上6点~8点开门。
4点半: 回家了,吃点点心,写点这样的帖子,听听新闻,喂喂猫咪。

下午6点:回到学校参加Meeteetse美食委员会的晚餐会。我所热衷的一部分内容是要让每一个桌子旁都有一个图书馆员(至少是尽可能多的桌子旁),所 以我总是不停地参加各种各样镇上的会议。上个周末我参加了BVCA团体改进区域的水问题会议,在他们为改善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的水质寻求资金支持方面所做 的一些研究中我要能够出点力(我住在离镇上不远的一个独立区域,那里的井水并不适合饮用)。Meeteetse美食委员会定期为镇上的居民做血压、胆固醇 方面的检测,这个星期六他们又要摆摊了。到时候会有人在那里教你如何正确调整孩子在车上的座位,也有从Cody医院来的人或者本地那些不错的古鲁型 (Guru)家伙等等的各色人物。我建议明年我们图书馆也应该搬张桌子在那儿教教人们查找健康方面的参考资料,他们都觉得这主意不坏。
7点左右:停下来与今晚图书馆值班的家伙聊聊。回家。喏,我现在就在这里,写完这篇帖子。今天是相当不错的一天呢!

Translated by: ginger

Williams学院图书馆的入门指导打破了所有的陈腐形象

原文出处:Williams College Libraries’ Orientation Breaks All the Stereotypes
2006年1月19日,马萨诸塞WILLIAMS镇,检索信息中带来了神秘、冒险和乐趣:这描述了Williams学院图书馆是如何给新生们介绍图书馆的馆藏资源和服务项目的。

“我想最重要的是我们想试着在我们馆做点与你能想到的图书馆传统迂腐形象多少有点不同的事情”,参考和指导馆员Lori DuBois这样说道,“只要我们能够我们就要试试打破那些陈腐形象”。

今年她找了一个基于真实事件的谜团给新同学。第一天的入门指导项目的特色是一场解迷之旅——关于1940年Williams学院珍本图书馆莎士比亚对开本初版书的一个窃案。

1940年2月8号,一个叫做Sinclair E. Gillingham的男人——自称是从Middlebury学院来的英语教授——来到收藏珍本图书的Chapin图书馆要求看看有关莎士比亚对开本的藏书,几分钟以后,他漫步走了出去,一件夹克搭在他的胳膊上,而一本1623年印刷的莎氏对开本初版书则藏在了他的胳膊下。

在今年的入门指导中,480名一年级新生要利用学院的联机目录(依以前的校长名字称为FRANCIS)、纽约时代杂志的文章数据库以及电子资源系统来着手收集有关这个迷案的线索;学生们可以在网上利用实时参考服务或者面对面地与参考馆员聊天寻求帮助;他们还能通过收看由一位Williams学院的教授做的视频录像得到相关线索;他们也可以利用参观“罪案现场”——Chapin图书馆——的机会在学院档案中看看有关的窃案记录和仿制品。

作为一种体现一年级新生们团队意识的方式,每个分组参与的学生们都只得到整个谜团的一部分。DuBois说“每个组得到一部分,大家在最后的两天中汇集起来就能相当完美的破解谜团了”。

今年图书馆在学生中做了一个统计以确认他们有多喜欢这种了解图书馆资源的活动方式。

“他们反映相当积极,有些学生宁愿我靠后点,还说‘就这儿,就这儿,这是我们的联机目录’,我想通过实际操作学生们学得更好”,DuBois说道,“如果他们真切感受到图书馆里究竟有些什么并且发现我们这些馆员们其实也很有趣,他们在真正有了文献检索需求的时候就会回来和我们交谈”。

DuBois目前还没有确定下个学期的神秘之旅的主题。“我考虑得比较多的问题之一就是什么东西趣味性强呢?我又怎样能将它与学院的历史结合起来呢?”谜团的焦点应该在于较之弥足珍贵的莎氏对开初版书更宝贵和重要的Williams的历史。“也许围绕学院创建人Ephraim Williams的头所发生的一切可以值得弄点什么”,她说,“不过我还不十分确定”。

创建于1793年的Williams学院在全国的文科院校排名中一直保持前列。它是马萨诸塞州历史第二老的高等教育机构,位于马萨诸塞的WILLIAMS镇。学院网址:http://www.williams.edu/

Translated by:ginger

加州大学书目服务再思考-(摘要、用户需求和图书馆需求)

  原文出处:Rethinking How We Provide Bibliographic Services for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这份报告已有多人推荐,暂时翻译了其中的摘要、用户需求和图书馆需求这三段。本来还准备在校对之后发出来的,但是钱涂那厮催促的厉害,只好先放到上面,等大家一起来使这篇通顺一点。

摘要
社会处于学习怎么样在信息时代存在的状态之中。电脑和网络在我们工作和私人生活中的出现推动了创新和以我们难以想象的方式拥抱和获取信息,
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充满挑战、经常变化的数字化环境中。在图书馆方面,我们的书目系统没有跟上这些变化的环境。持续增长的格式,工具,技术颠覆了我们组织、检索和表现我们馆藏的方式。我们的用户期待着简单和立即得到结果。AmazonGoogleiTunes就是我们判断的标准。我们当前的系统在他们之中显得很苍白。
当前的图书馆目录设计的很不好,主要任务是找到、发现和选择增长中的可获得的图书馆资源。它常与定位和获取已知的东西,对于图书馆和我们的用户,目录仅仅是获得我们馆藏资源的一个选项。我们提供了彼此分离的多个系统去检索已出版的信息(目录,文摘和索引数据库,全文电子期刊站点,机构库等等),每一个都有不同的鉴别和获取材料的工具。对于用户来说,这些区别是任意的。
  在图书馆的工作流程和系统中,花费了太多的精力去维护和整合这些分散的基础设施。我们需要认真地看待集中化和/或者更好的协调这些服务和数据,同时保持适当的本地控制的机会,作为减少用户花费的精力,降低复杂性,将资源导向到集中在提高用户体验的工作上。
图书都没有走开。传统的信息载体正在和新出现的多种载体结合使用。帮助用户找到他们所需的资料而不要求他们学习专业知识或者在看起来有些随意的单独系统中进行选择时我们的责任。霍华德.科塞尔曾经说过:“流行的并不总是正确的。正确的并不一定总是流行的。”我们怀疑当谈及因特网和怎么样简化搜索的时候,流行的也是正确的。
下面列出了书目服务专门工作者对于我们必须采取的核心行动如果我们希望在信息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话。

用户想要什么
用户想要一个丰富的库去检索,简化和满意。用户当然不想花费50分钟的获得指示去从Amazon订购物品,为什么图书馆继续要让我们的用户这么难才能掌握呢?

Sarah Houghton预测的几大技术趋势

原文出处:Sarah Houghton’s Top Technology Trends by:shoughton

我今年又一次不能出席ALA的冬季会议,但是我在这里给出我的几大技术趋势的预测,如果有人震天式地吼着读读应该会有点深刻印象的。
利用即时通讯软件(IM)的参考服务成为主流
在阅读了那些现有的指出共同浏览(co-browsing)在许多实时参考服务(chat reference)环境中价值有限的研究报告之后,再考虑到自己在基于网络的实时参考软件产品(web-based chat products)上不菲的开销,图书馆们将开始反思自己究竟该用什么方式向用户提供实时在线的参考服务了。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将会采用即时通讯软件,要么在原有的基础上添加,要么彻底替换调现有那昂贵臃肿的web-based chat products。一年以前我还有其他不少人都被认为缺乏远见,有时甚至被视为很“愚蠢”地去指出web-based chat服务的负面之处,因为提倡即时通讯软件,我们也被称为“极端份子”和“过于倾向于年轻人(too youth-oriented)”。今天,上百家图书馆在利用即时通讯软件提供参考服务,而且我知道至少有一打的图书馆放弃了他们那web-based chat系统而改用IM。IM将继续发扬光大而不是止步不前。
技术人员的增长
图书馆需要在技术人员上投入更多资金。为了适应不断增长的对于技术人员的需求会创造出许多新的职位:电子资源经理、虚拟参考协调员、技术支撑、网管、系统分析师等等。五年前的一个值得去干的全值职位如今膨胀为两到三个,图书馆的人员配置将发生变化以适应这种情况,有些缓慢,但是一定会变的。我认为不是为了适应这种新人员的需求来改变职位,而是创造出全新的职位。
拿着我们能从2.0中得到的东西去干吧
图书馆2.0、Web2.0、图书馆员2.0……这些都有什么意义呢?我同意Thomas的意见,在今后几年中我们将按照这些术语的实际含义来对我们的图书馆进行归类,并从这些概念和理念中挑些出来应用于我们的顶尖图书馆。在图书馆2.0中有许多的概念(信息的交互作用、向用户提供资源和服务——而不是恰恰相反、在大众和图书馆之间开展合作)可以有不同的阐释,这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这是关乎我们自己的问题,让我们与大众紧密相连、让我们使大众感觉称心,因为正是这些常常不知道自己向图书馆的服务支付了费用的大众,也不会向我们的债券提案投上一票的了。我们需要提出一份短小的行动清单。(我估计这份清单将在Michael Stephens的博客——Tame the Web上出现,众所周知这家伙擅长于开列十大清单)
自动化标签
标签很有用。它的用处已经被诸如Flickr和Technorati这样的站点证明了。但是手工标签实际上非常痛苦。某个地方某个吓人的编码大牛(也许是某个有点图书馆或者至少元数据学习背景的人)将会弄出怎样搞自动标签的事情。事情不少呢:文本块、链接、*gasp*(元协议编码器和解码器?)、甚至还有书目记录。标签不会很完美,但是满足我们用户的需求会足够了吧?然后呢?编目会怎样呢?我们MARC和标签都要?我认为是。MARC——昂贵而古旧的恐龙级东西——并不会消失。我们仍然需要进行词汇控制…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
开放图书馆计算机
对,这一点和去年一模一样,我才不管呢。这一点很重要,而且进展非常缓慢。但是它正在开始提速。大多数公共和学校图书馆出于安全考虑而对公众使用计算机进行锁定限制,这样就意味着某些驱动锁定、不能下载和安装、软件限制、端口控制、很少的附属设备(扫描仪、麦克风)等。当我们声称大众使用计算机有助于桥接数字分化(digital divide)时(通过提供上网和文字处理确实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还需要做的更多。我预测这个方面的变化会在来年加速,当图书馆听到来自用户的更多抱怨,当图书馆与学校谈起学生究竟需要些什么工具,当图书馆能做点严肃的自我剖析——我们在哪些方面确实没有做好数字分化的桥接,而我们又假装做的很好。这就好像我们在深谷上挂起一根独木式的绳子却要人们徒手爬到另外一边去,直到他们的手被磨起泡溃烂掉。还是建一座真正的桥吧,最好是石头或者钢架结构的,嗯?
Translated By:ginger

建设更好的图书馆

原文出处:Let’s make libraries better, ok?  by  Meredith 

秋日以来,我一直在这个博客上思考图书馆2.0。如果一个人主张意识的连贯性,那么这也许不是最好的处理问题的方式,但却是最人性化的方式。我一直在学习、思考并与你们分享。Walt关于图书馆2.0思想演变的优秀文章确实帮助我澄清了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是时髦词语的拥趸,但如果这个词语让人们去谈论社会软件与改进用户的服务,那么我只能完全赞成。这个概念对我来说一度显得很模糊,并且我确实不知道图书馆如何去实现2.0,但我认为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个一概念会得到充实。当我应邀主持高等教育博客会议的时候,我想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利用会议作为平台去描述什么是图书馆2.0和如何实现图书馆2.0。我想图书馆2.0的建设者和支持者们将会渴望分享他们关于图书馆2.0与社会软件的想法,特别是在这一任何人通过互联网就可以参与的会议中。对我来说,这一网络会议的想法确实够2.0的,并且我真的希望这些有想法的人以及图书馆的实践者都能紧跟上来并参与到其中来。我想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能够将所有的东西(理论的和实践的)集中到一个地方来,并与图书馆员以及与教育和技术相关人员一起分享。

越多的人界定图书馆2.0就会产生越多的不一致。“要么是2.0的图书馆,要么不相关”,这听起来好像如果图书馆不加入这场运动,那只有死路一条。Jenny Levine文章中那些感觉“迷惑与恐惧”的“图书馆2.0的反对者” 确实让我吃惊。Jenny是一个不错的理性的人。我真的希望图书馆2.0不是导致博客界两极分化的力量,因为我们都需要继续分享我们好的想法和成功的故事。John Blyberg说过,图书馆2.0意味着为老者和新居民提供同一水平的服务,而只改进对年轻人的服务。我对此很关注,因为许多图书馆也同样需要为超过40岁以上的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这并不是单纯的年龄问题。怎样为不同文化的人们服务,怎样为不同语言、残疾人、不利用互联网的人、无家可归者、失业人员、开始新事业的人们等等提供服务?我们没有忽视年轻人与技术人员,但我听说我们并不是只服务于这些人。其他人怎么办?我们不该假装每个图书馆都有特殊的服务差距,每个图书馆都用同样的方式去填补这一差距。

经过第一个学期的图书馆工作以及对学生与老师的听闻,我认为以下就是图书馆为用户服务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记住这仅仅是我的一管之见:

●一个开放的URL链接解决办法就可以使学生很容易找到他们需要的数据库中的资源。
●我们需要自制关于如何研究与查找数据库的指导资料(网页指南,手册)。我为远程用户和制作了一些,但对研究生我们还没有。
●我们不能再忽视学生利用google进行研究这一事实。我们应该教会他们更多的web高级检索策略与评价查找到的资料。忽视或劝阻并不能阻止他们。
●图书馆需要wifi
●我们需要让图书馆及其服务更加显著。
●我们需要更多的联络工作,让老师们确信信息素养教育的重要性。
●我们需要教育老师关于图书馆的可以获取的资源。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就不会再去教育学生了。
●开展更多与具体课程相关的信息素养课程。学生都喜欢吸收具体的,立即有用的信息(像研究论文)。
●让参考台更接近一些。
●让图书馆主页更可用,更有用。

看看,我喜欢人们给目录做标签,我喜欢为远程学习者开一个博客,我喜欢向老师们介绍他们课程的社会书签,但在需求的层次上,那并不是我们需要的。制作一个标签云,而我们的学生们却不知道如何利用数据库,这看起来是愚蠢的。列举的这些目标都在图书馆2.0之外?我不知道。也许图书馆2.0更适合公共图书馆。我并不急于遵循这一模式,而是遵循用户的需求。我只想帮助学生们现在和以后的学业更好。我们的任务是满足学生和大学老师的学术需求。我们也会根据用户的变化而变化,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但我们的使命不会改变。我听说图书馆2.0需要根本改变图书馆的使命,但是我不知道我们如何改变。

也许图书馆2.0将会激励图书馆。也许将会成为大事件。也许会导致错误的分歧(就像一些非图书馆2.0支持者,但是主张改变,关注用户和社会软件)。也许图书馆2.0的标签将使博客圈外人士厌烦。或者,也许它将妨碍人们正确认识如何改进图书馆的服务。 Endless Hybrids的Jeff Barry写道:我对图书馆2.0的讨论绝对没有意见。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棒但却是我反对的概念。当然,有人会说这仅仅是语义我们无需担忧。但是,只要鼓吹者用这个时髦名词来描述这一概念,那么人们在试图理解这一词语时便会有误解的危险。

我仅仅想让我的图书馆更好,以及与其他图书馆员分享好的主意。我希望人们一如既往,无论所为是否于图书馆2.0有关。因为现在是如何实现的问题,但实现的每一步都很重要。我们都想建设更好的图书馆,对吗?

Translated by youyuan

图书馆2.0的七个定义

原文出处: Cites & Insights by Walt Crawford

“图书馆2.0是一种图书馆服务模式,这一模式反映了图书馆服务方式向用户的转变。这种转变特别表现在电子服务上,如OPAC,在线图书馆服务,以及表现在用户信息流的回溃增长。图书馆2.0的概念借用自web2.0,并遵循web2.0的哲学。这一概念的支持者希望图书馆2.0的服务模式取代几个世纪以来图书馆陈旧、单向的服务。”【Wikipedia—或者Michael Casey】

“图书馆2.0了解现在的用户的实际状况,并以为,‘不够好,我们可以吸引更多的用户’。它通过三种方式实现这一目标——延伸到新用户,邀请用户参与,依靠持续的变化。这一目标的实现因为新技术的发展成为可能,但这些服务只能部分地依靠技术。”【Michael Casey】

“图书馆2.0对我来说,是一种建立在三个东西上的服务哲学:愿意地改变与尝试新事物,愿意经常重估我们开展的服务,愿意通过外部世界的来寻找问题解决之道,无论它是否是技术推动。”【Michael Casey】

“图书馆2.0并不是关于技术。图书馆2.0借助于外部的观点并应用它们来提高新的服务,吸引新的用户群体。图书馆2.0,就其核心来说,是一种思考方式,是一种行为方式。图书馆2.0是一个新的框架,它要把新的变化聚合到图书馆工作的每一层面。我们将依靠web2.0技术致力于实现这一新水平的服务。”【Casey Bisson】

“图书馆2.0所有的事情,一般来说就是指利用群体思想与接受技术来聚合更新,更好,更有用的系统,然后使之适用于每一个人。”【Jessamyn West】

“图书馆2.0这一观点反映了图书馆服务的重要范式的转变。它是关于无缝的用户体验,图书馆系统的可用性,交互性与灵活性成为关键。它是关于图书馆成为社区的实际存在——通过规划,社区建设(在线或者实体的),以及通过即时通讯、博客、维基等技术来实现。它是关于允许用户的参与,通过撰写评论、标签目录,通过博客与维基表达他们的声音。它是关于图书馆更加透明,通过图书馆主页和图书馆实体建筑来体现。我们需要让图书馆人性化,无处不在,以用户为中心。这需要一个改变,包括系统,网页,以及我们的态度。完全实现2.0还需要很多工作要做,但这一观点应该贯彻到图书馆的每一决策中。”【Meredith Farkas】

“图书馆2.0仅仅意味着使图书馆的空间(虚拟的和实体的)更加互动,更加协作与更受社区需求的推动。举例来说,图书馆2.0可以以博客、青少年的游戏之夜、协同的图片站点为开始。通过图书馆介入人们的日常生活,让用户回到图书馆,让图书馆成为人们的目的的,而不是事后诸葛亮。”【Sarah Houghton】

Translated by youyuan

图书馆2.0的62种观点

原文出处:Cites & Insights  by Walt Crawford

图书馆2.0是分裂性的。
图书馆2.0是通往服务改进之路。
图书馆2.0意味着放弃少数人或不重要群体的服务。
图书馆2.0意味着永没有稳定的产品质量系统。
图书馆2.0不是替代1.0的技术。
图书馆2.0将替代现存的图书馆服务。
图书馆2.0将增加附加功能——这将威胁到一些人。
图书馆2.0是革命性的。
图书馆2.0是为了提高为用户的服务——不是一场革命。
图书馆2.0不是关于技术。
图书馆2.0与技术休戚相关。
图书馆2.0是思考与行为的方式。
图书馆2.0关乎生存。
图书馆2.0相对于很多图书馆都操之过急,最好是渐进改变。
图书馆2.0必须在你的图书馆得到讨论。
图书馆2.0是一个新名词,但已被图书馆员讨论了很长时间。
图书馆2.0如此紧迫,每个州和国家图书馆协会都要计划图书馆2.0的会议。
图书馆2.0是口号,无关紧要。
图书馆2.0为用户提供所需服务;现在的图书馆相反。
图书馆2.0是错误时间发出的错误信号。
图书馆2.0意味着每个图书馆巨大的变化,因为现在所有的图书馆都死水一潭,拒绝改变。
图书馆2.0未必对所有社区和图书馆都有用。
图书馆2.0是图书馆保持存在的唯一方式。
图书馆2.0用一个精心设计的词语将完全不同的事物聚合起来。
图书馆2.0将满足你的感情需求。
图书馆2.0包括一切不想成为废墟的图书馆。
图书馆2.0是图书馆的普遍教条。
图书馆2.0意味着永远改变。
图书馆2.0要求用户在哪里,图书馆员就在哪里。
图书馆2.0完全需要,如果一个图书馆还想有用的话。
图书馆2.0是一个范式转变,它几乎要求改变图书馆的一切。
图书馆2.0天花乱坠,遮掩了有益的观点。
图书馆2.0意味着用户可以更改图书馆的服务。
图书馆2.0建立OPAC,不需要地方数据库。
图书馆2.0是关于图书馆里的摇滚乐团,关于图书馆的游戏之夜的服务。
图书馆2.0主要为经常联系的少数人服务。
图书馆2.0要求图书馆对他们的系统有更多的权力。
图书馆2.0甚至在图书馆内部不需要系统知识。
图书馆2.0并没有一个简练的界定。
图书馆2.0应在2年之内延伸到大众。
图书馆2.0甚至不需要硬件、数据库或者应用服务。
图书馆2.0第一次给用户送去有意义的服务。
图书馆2.0的原则很相似——就像大学图书馆员有时候做的一样。
图书馆2.0很重要,不能只留给图书馆员和用户,也要求卖方来塑造。
图书馆2.0就是基于API的WorldCat。
图书馆2.0是以图书馆为中心而不是用户。
图书馆2.0是对立的:要么同意,要么反抗。
图书馆2.0可能剥夺最需要图书馆的人的权利。
图书馆2.0关注用户服务的技术目标,无关图书馆其他工作的讨论。
图书馆2.0使有趣和有益的图书馆工作平凡而琐碎,这不是web2.0。
图书馆2.0带来新的工具,能使图书馆最好地完成多年来的服务。
图书馆2.0要求图书馆满足社区需求;要不然就成为财富和言谈的符号。
图书馆2.0在图书馆员与公众之间增加了困惑。
图书馆2.0意味着使图书馆的空间(虚拟的和实体的)更加互动,协作与更受社区需求的推动。
图书馆2.0首先是致力于吸引那些不利用图书馆服务的人,无论他们是什么原因。
图书馆2.0挑战传统图书馆事务处理的一切方式。
图书馆2.0就是图书馆员几十年来一直追求的。
图书馆2.0是流行的标语。
图书馆2.0努力使图书馆的电子服务等同于web2.0环境中人们期望的服务。
图书馆2.0让用户对图书馆服务有新的认识,并在图书馆社区中的卖方与其他人之间建立了新的关系。
图书馆2.0是分享图书馆已开展服务的更集中的方式。

Translated by youyuan

我为什么不喜欢图书馆2.0的标签

原文出处: Why I Dislike the “Library 2.0″ Tag  by  T. Scott

用现在能够达到的,包括web2.0所有工具在内的最好的技术来提高图书馆的服务,以及延伸到广大的社区,这些我都是绝对地欢迎。并且我认为,这张图片反映了我们的思考与行为真的有很大的潜力。但是,我们常用来描述事物的语词非常重要,无论是从直接所指还是广泛背景来说,“图书馆2.0”都不太适宜。

作为具体事物的指称,图书馆2.0是没有意义的。当你去分析它究竟是指技术还是其他范围更广的东东的时候,这一点就更清楚了。如果它仅仅是技术,那么它与即时通讯、博客、维基以及流行的网络工具究竟有何区别?15年前是gopher。25年前是基于CD-ROM的数据库。30年前第二代集成图书馆系统。35年前是书目数据库,等等。19世纪晚期是人类精巧的发明,目录卡片。对于过去曾经震撼过我的技术来说,web2.0并不是多么激进的划时代的转变。

另一方面,如果图书馆不仅仅是技术,而是关注用户的服务,延伸,变化,听取用户等等,那图书馆1.0究竟是什么?这是否意味着我工作近四分之一世纪的图书馆,我与他们的朋友们工作的图书馆都是用户服务的反对论者?他们都对延伸到社区以及指导用户需求的服务都不感兴趣?如果我们只是刚刚意识到需要改变过去的行为方式,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去转换我一生的工作?如果图书馆2.0仅仅意味着与图书馆1.0区别重大,那我则看不出来。如果人们在界定图书馆2.0时很困难,那他们需要努力去界定图书馆1.0。

但令我更感困惑的是这个词语的固有内涵。我知道图书馆2.0的支持者都赞成更好的用户服务与用户关注。对此我相信。但是我仍然见到很多文章它们关注的依然是图书馆,而不是图书馆员与社区的关系。同样,他们也过于关注利用这些工具吸引人们到图书馆来。(例如,勤奋的图书馆员这一篇文章,我经常赞同他)。但是,这些工具的力量在于,它们使用户不到图书馆也可以获取服务也成为可能。当我们将”吸引用户到图书馆“作为目标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扩大这种能力和更广泛延伸服务的机会了。不要让我误会——图书馆建筑依然是关键的。在过去7000年的历史中,图书馆建筑是强有力的工具,也是我们提供服务的唯一手段。真正的革命与机遇是图书馆员不在被局限于图书馆建筑中。但是,这要求我们的思考与行为有一个创造性的转变。我看到的图书馆2.0的议论都能达到,但用图书馆2.0这一词语遮蔽了我们的思考。

给公共图书馆的馆员同僚们:想一想你们社区的图书馆用户们来图书馆仍有困难——那些在遥远的乡村的人们,那些在公共交通很差的城市地带距离最近的社区图书馆仍很遥远的人们,那些在疗养院不可能出行的人们。给疗养院配置简便的计算机获取设备,图书馆员指导用户利用资源,这些怎么样?与当地医院合作,指导人们去获取他们保健的信息,这些怎么样?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提供服务与工具,以便让我们的社区能够处理他们的信息需求与期望。只有来到图书馆才是获取信息的唯一方式,这很好——但是,我们需要去寻找用户,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如果我们成为更具有创新的,更激进的,更具有创造性的图书馆员,那么我们的图书馆将仍是光明的。但是,如果我们的想象力仅限于利用工具让人们进入图书馆,那么,我们仍不是具有革命性的。

Translated by youyuan

信息过载的时代

原文出处:Age of information overload     By Anick Jesdanun

(AP美联社)图书正被扫描以利于网上检索,电视节目正被录制和归档以利于上网的后来者,广播节目也正进行着数字化转换——变成播客(podcasts)

仅仅敲击几下按键,我们很快就能获取世界上的大部分知识,而且我们还会在几乎任何地方做到这一点——这不,最新的iPods能装下你所有的音乐,数码相片和诸如“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作品”这样的影视经典,当然还有当今黄金时段的好节目。

所有这些能即时获取的信息会使我们变得更加潇洒自如,还是更加紧张不安呢?我们什么时候能停下来思考、吸收和权衡这些东西呢?

“人们一直在努力着,并觉得好像非要能够把握住自己所拥有的各种各样的信息资源才行”,写了《虚拟成瘾》一书的心理学家David Greenfield说道,“其实我们所能处理的东西是有一个上限的”。

也许只有发明更好的技术来对付先进技术所带来的问题。

当然,如果使用得当,这类新的信息资源对塑造我们的生活、学习和思维模式还是有很大潜力的。

来看看图书的情形吧

22岁的纽约大学的教育学研究生Nicole Quaranta的大部分研究都是通过网上完成的,她会检索许多学术报刊文章的数据库,但很少检索图书,即使她有时也承认某一本其作者费时多年写就的300页的大书中也有些独特的观点。

“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这样说道。

要是图书馆的书能像网页一样容易检索她还可以再考虑,否则的话,这些书对她而言就像不存在一样。

伴随着期望什么都能放在网上的一代人的成长,图书馆、非营利组织以及诸如Yahoo这样的顶级搜索公司和微软这样的大公司都在忙着耗费巨资把图书和其他印刷品扫描放在网上,HarperCollins出版公司甚至在12月中旬宣布将把其庞大的书目数字化。

然而,检索大部分著作仍然存在着版权方面的限制,例如,Google只是在网上显示了作品的少部分页面,而且把那些想要看全书的人都指引向书店或者附近的图书馆,但就是这样,出版商和作者团体还是向它提起了诉讼。

在线检索能使学者和普通读者从书中获取第一手的材料,而不是那些不够准确或存有偏见的网络帖子等二手货。

“有很多尽管不太有名但是非常好的书简直不可能得到”,俄勒冈61岁已经退休的放射物理学家Dick Gross说道,他为了讲授圣经到处搜寻旧版书。“它们都被锁在某个人的图书室里,住的离他很远的人是根本无法看到这些书的。”

堪萨斯州Lawrence的23岁商人小Alan Staples非常喜欢在线检索图书的主意,他甚至愿意付费看,就是为了不用跑图书馆。

实际上,亚马逊网络公司已经在11月份宣布了类似的计划,目前正同出版商们沟通以获取相应的权利。

同时,以前在网上不能随便获取或者锁在播音间里的电视节目如今也开始连线检索了。

“以前,节目一播完,它们就消失了,对我们的知识空间简直是没有什么贡献”,Nielsen Norman Group的网络设计专家Jakob Nielsen如此说道。

过去的一年中,Google一直在将旧金山海湾地区几家电视台的音像新闻和其他节目数字化。包括“Welcome Back Kotter”节目。(尽管在处理了相关的版权问题之前Google还只是有限制的显示单张剧照和字幕文本。)

明年(2006)早些时候,美国在线和华纳兄弟公司将提供许多旧的电视节目在网上免费检索。

苹果计算机公司最近也开始以每个1.99美元的价格销售ABC和环球NBC的新旧节目——可以在电脑以及他们最新的iPods上观看,其中包括“损失,法律与秩序”节目(Lost and Law & Order)。

TiVo公司也灵活多了,他们拓展了他们的数码录制服务以允许将视频转换到iPod和索尼的便携娱乐平台(PlayStation Portable)上。

在音频资料上,国家公众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已经开始制作免费播客,其特色是短小精干。任何人有个音乐播放器都可以在任何时间和地点收听。

当然还有许多直接数字化的资料:比如像Yahoo的Flickr站点上,数码相片就能很容易地共享,即使是在陌生人之间。

位于芝加哥的伊利诺斯大学传播学教授Steve Jones认为:集中化和容易获取能使人们更加潇洒自如,他们可以更专注于评价信息的价值而不用费大力气去搜寻。

但是也有一个危险,他认为,即人们会想当然地把信息看得很简单:以为排在前面的就是最好的。

更糟的是,人们确实是这样简单化的。

Toronto大学的社会学研究生Jennifer Kayahara做了一个实际调查表明:如果是这样简化处理人们会反受其害。

她说:“对那些没有进行广泛的在线检索的人而言,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信息太多了’”,同时人们又要担心可能会错过些什么,可惜却没有时间去把它检索出来。

关键在于:是技术工具把你搜索的或想要的条目推向最前面的,即使你自己并没有留意到。搜索分析师Danny Sullivan把这类技术工具描述为“某种能从一堆破烂中找出好东西的金属探测器或磁石”。

虚拟社区将改变这一切。

一个刚被Yahoo收购的名为“美味书签”(del.icio.us)的在线书签服务能通过查看那些与你有相似书签收藏夹的人们常去之处来帮助你发现新的网络站点。这种理念在于有相似的书签的人很可能有共同的兴趣。

想像一下这种可能性吧,如果一群研究非洲历史的学者能得到的一套检索结果,也许侧重于图书和学术性期刊,而同时,音乐爱好者们用同样的搜索方式却得到另一套检索结果,是着重在娱乐方面。

Del.icio.us,、Flickr以及一些新的服务项目都支持标签(tagging)这种通过关键词来组织条目的功能。群体的智慧运用于标签上一定能识别那些计算机用其他方式无法检索的东西。

技术本身并不重要,搜索公司们也正在积极地寻求更好的技术,特别是在检索音频和视频信息上。

“当我们把无数的电影、图书和音乐放在网络上时,社会性网络、搜索引擎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相应发明显得非常重要”,一位名为Brewster Kahle搜索前辈如此说道,他创建了一个非营利保护组织——互联网档案馆(the Internet Archive)。

如果你要检索,更重要的将是良好的检索能力——信息素养(infoliteracy)——即知道在哪里和怎样去搜索以及如何评估你所得到的信息。

当人们在24/7式数字信息面前无所适从的时候这也十分重要,因为如今不仅是计算机,连移动电话也成了检索和浏览的工具,而iPods也变成了小小的电视播放器。

21岁的纽约大学传播学三年级学生Rachel Edelman发现她那老式的还只能播放音乐的iPod就已经足够让她分心的了。“如果我正在听音乐,我就不能去想其他事情了,功课、朋友,家庭或者其他东西,甚至仅仅是大街上的事情或者城市的变化都无法注意了”,她说。

随着无线网络存取方式渗透进生活的每个地方——它甚至已经闯进了飞机和出租车——我们将不得不去开创新的信息时代的栖息地。

“如果你除了睡觉外无时无刻都被过多的媒体产品所包围,你哪里会有独立思考的时间呢?”Nielsen Norman Group的网络设计专家Jakob Nielsen说道:“你或许会有所有的信息片断,但是最高的层次是知识和理解。如果你被那种无尽的信息流不停地冲刷,你肯定就没有时间去深入思考了。”

你所能做的就是“卧倒”!

【译注:下面是两位图书馆人的Blog对于这篇文章的相关评论,还有点意思】

 

之一:原文出处:All You Can Do is Duck  Sunday, January 01, 2006

这篇文章令我有些困惑

困惑之处:记者Anick Jesdanum访问了一个纽约大学的学生,该学生说:

“‘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这样说道。”

OK,就算这些没有什么值得困惑的(我曾经听说过学生们不愿进图书馆都是因为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而不是因为他们是按照“学科领域”组织的),但是让我晕菜的是读到前面的这段:

“22岁的纽约大学的教育学研究生Nicole Quaranta的大部分研究都是通过网上完成的,她会检索许多学术报刊文章的数据库,但很少检索图书,即使她有时也承认某一本其作者费时多年写就的300页的大书中也有些独特的观点。”

我很想知道这个学生是否意识到它实际上正在利用图书馆呢。而且,这类数据库中文章也是按照(噢,耶!)“学术领域”组织的。图书——这个让她觉得气馁的图书馆的一部分——同样是可以检索的,利用图书馆目录——(她奶奶的!)也是按照学科领域来编目的。这是一个我不百分之百反对Google等公司的图书扫描计划的原因,因为他们或许能实实在在地使得学生对图书产生兴趣。(天哪!)虽然许多学生会仅仅是抽取书中令他们感兴趣的部分用在自己的研究中,但他们也是在利用图书了。而且也许(仅是也许!)他们会真的去读完整的一本书。

我发现这篇文章另外也有颇为有趣的段落,就是提到del.icio.us和Flickr的地方:

“一个刚被Yahoo收购的名为‘美味书签’(del.icio.us)的在线书签服务能通过查看那些与你有相似收藏夹的人们常去之处来帮助你发现新的网络站点。这种理念在于有相似的书签的人很可能有共同的兴趣。“

“Del.icio.us,、Flickr以及一些新的服务项目都支持标签(tagging)这种通过关键词来组织条目的功能。”

“更重要的将是良好的搜索能力——信息素养——即知道在哪里和怎样去搜索以及评估你所得到的信息。”

噢,这是个绝佳的机会来卖弄一下如何利用标签来提升图书馆目录的功能呢。不,已经错失这个良机了。图书馆一贯被认为是使用一套保守的分类体系的,没错,我们确实是这样的。然而,我们正面临一场新的革命——在利用我们的目录来分类和(更加重要的是)查找资料的时候,用户们要求使用他们自己的一套框架(例如Library Thing[一个帮助人们轻松编目自己图书的在线服务,译注])——图书馆员们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我不是说我们应该抛弃DDC(杜威法)之类的东西了,我是说,我们要关注外面发生了什么并做出预测,仅仅是预测。

 

之二:原文出处:Information overload–The New “Duck & Cover?  【译注参见:Duck & Cover

今天我在the Boston Globe上发现了一篇有趣的文章:

这篇文章大部分在说学生们如何轻松的检索信息,但却很少花费点宝贵的时光来处理它们。我知道就我个人而言,因为收集了大量的信息却没有时间来有效组织它们我是很紧张的。

引用一段吧:

“如果你除了睡觉外无时无刻都被被过多的媒体产品所包围,你哪里会有独立思考的时间呢?”Nielsen Norman Group的网络设计专家Jakob Nielsen说道:“你或许会有所有的信息片断,但是最高的层次是知识和理解。如果你被那种无尽的信息流不停的冲刷,你肯定就没有时间去深思熟虑了。”你所能做的就是“卧倒”!

我把这篇文章发给了我的一个同事,他一直在悲叹他的学生们缺乏深刻的思想。这是他的回复:(先引用了一段)

22岁的纽约大学的教育学研究生Nicole Quaranta的大部分研究都是通过网上完成的,她会检索许多学术报刊文章的数据库,但很少检索图书,即使她有时也承认某一本其作者费时多年写就的300页的大书中也有些独特的观点。“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这样说道。

嘿嘿,如果这是个研究生,想像一下我们的那些小孩子们该有什么感觉哦

我回答他道:

我知道。但是想像一下如果这段引文是这样的吧:

“图书馆有点让人丧气,因为我不得不到那儿去的时候却发现‘没有任何东西’是按照学术领域来组织的:都是随处乱扔在桌子或者书架上,显示在计算机屏幕上的书目也是一个随意开列的单子——就像Google检索出的那种——我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Quaranta说道。

Translated By:gi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