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向主管单位游说图书馆经费:清晰沟通与发动图书馆支持者

原文:Lobbying your governing body for library funds: Communicate clearly and deploy library champions

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图书馆馆长,杨晓光,中国北京

YXG

杨晓光在北航图书馆前

充足的经费是维持图书馆运行的关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原名北京航空学院,正从一所理工院校向综合性大学转型。这一急剧转型为我们图书馆带来了巨大的挑战:我们需要筹集更多的经费用于采购新建学科,如生物科学、工程学、法学、经济学和文学,所需的学术资源,。

总之,当前为图书馆游说经费对于馆长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总体来说,中国高校图书馆的经费主要依靠其主管单位,只有很小一部分来自外部支持。本人自2005年起担任图书馆馆长以来的经验告诉我,向主管单位成功游说图书馆经费是需要一定技巧的。

首先,清晰地沟通意味着图书馆馆长应确保主管单位–在有些学校可能包括分管图书馆和财务工作的副校长及时了解图书馆的财务需求及状况。清晰地沟通需要紧密关系的建立。馆长们与图书馆的拨款单位有着良好的关系,才能更好地了解学校的年度财务情况和战略规划,交出一份更具有建设性和更有可能被核准的图书馆预算计划。

其次,号召图书馆支持者以另一种有效的方式传播图书馆对大学的价值,从而帮助图书馆获得经费。我们的方法是,让学校各个学科的主要教授在学校为图书馆说好话。他们的观点能极大地影响,甚至能影响校长的想法。

我们的方法是,让学校各个学科的主要教授在学校为图书馆说好话。

总之,当前为图书馆游说经费对于馆长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件事需要统筹兼顾。如今,图书馆馆长不仅要争取足够的经费,而且要在各项要求中寻求平衡,但是只要些许技巧就能其很大的作用。

yxg@buaa.edu.cn
www.buaa.edu.cn

成功为高校图书馆游说经费的技巧
1. 与图书馆主管单位清晰地沟通                      2. 发动图书馆支持者

—— 杨晓光

高校图书馆为科研人员节省时间和金钱

原文:Academic libraries save researchers time and money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工程图书馆馆长Jack M. Maness

  Jack Maness

我们图书馆的一位同事最近收到一封来自环境工程专业研究生的感谢信,其大致意思如下,“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图书馆参考咨询服务,怎么可能有一流的研究型大学。”

对我而言,这封信意味着一个道理:这位学生清楚地认识到了图书馆在他研究和学习中的价值。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到底为他做了些什么让他这么认同我们的价值?而我们又如何才能将我们的价值传递给他人呢?

我们的分管负责人Emily Fidelman做了两件事:1)她花时间梳理了环境保护协会免费提供的诸多数据库,并且找到了学生搜索了数小时也没找到的东西。2)她确定这个学生所在研究小组所需的一份技术标准图书馆没有收藏,并交由我们审核购买。

无疑,这个学生非常开心,不仅因为图书馆员愿意花时间帮助他,而且Emily还让图书馆考虑采购新资源支持他的研究。这位学生得到了帮助,而且是有价值的帮助,这个价值体现在两个方面:时间和金钱。

我希望老师和学生们能认识到图书馆是他们和复杂、昂贵又不停变化的信息世界的联络者。

时间体现价值

时间是世上的无价之宝,因为人们总是不够用。我们国家高等院校的师生同其他人一样渴望拥有更多的时间。为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建立庞大的支持体系来帮助他们取得成功是必需的。图书馆就是其中一个系统,图书馆的其中一项目标就是为他们节省时间。像Emily这样给学生提供服务就是在给图书馆用户增加可支配的时间,所以,这个价值显而易见。这一囊括了图书馆和图书馆员的支持体系帮助学术人员取得成功。

时间是世上的无价之宝,因为人们总是不够用。

金钱体现价值

学生所需的那份标准并不是十分昂贵,也不难找到,但它非常有价值,它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标准中所涵盖的信息是支持学生获得成功的系统中的不可缺的部分,图书馆非常乐意提供这样有价值的东西。

在当下的信息社会,很少有人能正确地认识到图书馆这方面的价值,即使是最有智慧的科研人员。搜索引擎和出版商的网站通常给老师和学生提供有价值的信息,这掩盖了图书馆在提供有价值信息中担当的角色。只有在图书馆缺少某种文献资源、又同意为读者购买时,这个价值才体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图书馆的价值-金钱-才得以显现。

如何传播我们的价值

当我在授课,提供参考咨询服务或者与学生和老师闲聊的时候,我尽力以两种方式传播图书馆的价值:时间和金钱。我向他们解释,我们的服务为他们节省时间。“我们替你们做,或者我们和你们一起来做。”是我们传达的一个信息。我还向他们解释,图书馆替你们购买多数个人和部门支付不起的信息资源。“我们为你省钱,虽然有时候你并未意识到。”,这是我们传达的另一个信息。

我希望老师和学生们能认识到图书馆是他们和复杂、昂贵又不停变化的信息世界的联络点。如果他们理解了这一点,他们就认识到了图书馆的价值:图书馆为他们节省时间和金钱。只要高校图书馆在做这些事情,那不仅可以给别人带去价值,而且我们的价值也会得到认可。

 

 

jack.maness@colorado.edu
http://ucblibraries.colorado.edu/engineering/index.htm

文章来源

Maness, J. M. (2009, April). Academic libraries save researchers time and money. 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 7(2).
www.elsevier.com/libraryconnect

未来的图书馆—时间胶囊小屋

原文链接: The Library of the Future Series Part 1 – The Time Capsule Room.” http://www.futuristspeaker.com/2008/03/the-library-of-the-future-series-part-1-%e2%80%93-the-time-capsule-room/

社区档案

你所在的社区在1950年时是什么样子?抑或是1850年?甚至是1650年呢?在美国内战中你们社区扮演着什么角色?1960年的总统选举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在珍珠港事件爆发时这个社区又有何反应呢?

对于历史中几乎所有的重大事件,我们身边都充斥着大量的历史书籍,但是它们却无一例外地提供着“官方版故事”。在这些影响世界的事件发生时,我们的城市、乡村或者是社区都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然而,这方面的内容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被记录或者保存下来。

这到底是好是坏呢?作为一个“信息狂”,我总是倾向于信息越多越好。然而,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不能贴上好或者坏,对抑或错这样的标签,这仅仅只是我们目前的形势。

因此,保存这些信息对于我们来说到底有多重要?如果我们花数百万美元来收集这些信息,会有人反对吗?

继续阅读未来的图书馆—时间胶囊小屋

创造终极信息体验

原文链接: Future Libraries: Nerve Center of the Community: http://www.futuristspeaker.com/2008/05/creating-the-ultimate-information-experience/ 

规划我们下一代的图书馆

读写是一门学问,它包含一种把书本上的文字转变为自己思想和脑海中的图像的能力。而听有声读物则需要有一个稍微有一点不同的技能,是要把声音转变成自己的思想和脑海中的图像的能力。

信息世界的趋势是创造一个让信息与我们尽量准确、无形地交互的接口。然而我们将海量信息下载到我们的大脑,结果却是我们并没有掌握多少。只有有联系、实用和有意义的信息才能被大脑识别。简而言之我们需要体验信息。

我们如何把枯燥乏味的信息转变成有意义的体验呢?

继续阅读创造终极信息体验

未来的图书馆——社区的神经中枢

原文链接: Future Libraries: Nerve Center of the Community: http://www.futuristspeaker.com/2009/02/future-libraries-nerve-center-of-the-community/

自从3000年以前古尼尼微人开始保存和分类图书,图书馆就是一座神圣的恒久不变的学术堡垒。但是在信息时代,图书馆被冠上一个新的身份,图书馆的未来正在逐渐发展为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

10年前,互联网开始起步时,很多技术精英预测公共图书馆的灭亡。但是评论家的预言失败了,因为图书馆采取了彻底改造自己的措施。就像植物的茂盛需要良好的土壤、水和阳光一样,图书馆在丰富的信息环境中兴旺发展了起来。

图书馆正在经历复兴的时代,它试图戴上社区的王冠,从温哥华到布拉格的各个城市公共图书馆被投入了巨资、使用了先进的技术生产富足的,多层次结构的设施来武装。从守旧的遗址到知识的实验室,图书馆现在正在成为交互式的研究和休闲中心。然而这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改变仅仅是个开始。

继续阅读未来的图书馆——社区的神经中枢

未来的[学校]*图书馆

原文出处: “Libraries of the Future.” http://fno.org/libraries.html (写作于1993年11月)

 

尽管预测未来常常会被高度质疑,这里还是对我们称之为”图书馆”的孤岛式信息系统的可能未来做出大胆猜想。当2005年时我们会发现什么?是否还会有在学校工作的图书馆员?他们是否还是主要服务于那些为了达到老师所规定的课前准备时间而每周来一次的学生?会不会有更多的书架用来藏书?到时候还会有书吗?

继续阅读未来的[学校]*图书馆

图书馆的未来

   原文链接:The Future of Libraries.” http://www.futuristspeaker.com/2006/11/the-future-of-libraries/ 

伟大变革的开始

1519年,达·芬奇逝世,他给世人留下了世界上最大的一份艺术品收藏,总共有5000余张彩绘、素描以及草图,直到400年后的今天,其中的绝大部分艺术品才公之于众。

在达·芬奇死后,这批藏品的绝大部分都落在在梅尔奇(Francesco Melzi)的手中,他是达·芬奇信任的一位助手和他最喜欢的学生。1579年梅尔奇死后,这些藏品经历了长时间颠沛流离的岁月,并且遭受了许多破坏。

1630年,西班牙王宫中的一位雕刻家列奥尼(Pompeo Leoni)粗心大意的重新整理了这些藏品,他把其中的艺术作品和带有科学性质的技术作品分开。他撕裂原始的手稿,进行重新的剪贴,最后把这些藏品变成了独立的两部分。其中一些零散的碎片就永远的丢失了。 继续阅读图书馆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