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于国家的十二大好处

原文链接12 Ways Libraries Are Good for the Country.http://www.ala.org/ala/alonline/resources/selectedarticles/12wayslibraries.cfm
美国人大都知道他们可以从图书馆获得什么。而馆员知道致力于提供全面获取人类生存所有知识。这需要相互支持。
当人们需要图书馆,图书馆已然准备好了,准备好丰富我们的思想,捍卫我们求知的权利,就像其他机构维护我们的安全和财产。然而,假如没有健全的心智,街道安全与家庭平安之美国梦永远无法实现。
图书馆维护我们的自由和民主保持健康。对那些无处不在的图书馆拥护者——朋友,理事,董事会成员,赞助人和自愿者,美国图书馆提供我们力争的12大理想作为礼物。让我们心怀骄傲和自由来维护图书馆,让21世纪的自由国度成鲜活的现实。
1、图书馆予公民知情权(Libraries inform citizens)。
民主赋予人民无上的权力。图书馆通过提供信息之获取利用,让公民可以作出必要的决定,自己管理自己,以此促进民主的实施。在美国社会公共图书馆是唯一的机构,以防止无知和屈服以反对暴政为目的,其存在表明一个民主社会对知识、真理、正义、书籍和文化的重视程度。
2、图书馆打破藩篱(Libraries break down boundaries)。
图书馆给文化程度低、文盲和非讲英语的人提供免费的家庭扫盲计划。此外,遍布美国的众多馆员开办推广教育课程,教导公民,为读者开发多种语言和多元文化资料。图书馆服务闲居家中老人、监狱犯人和其它机构中的个人、流浪者、视听障碍者。
3、图书馆平衡不公平竞争 (Libraries level the playing field)。
经济学家已经指出美国收入不平等倾向日渐扩大,贫富差距扩大。为使其社区老百姓都能平等获取所有的资源,不受收入、社会阶层或者其他因素的影响,图书馆平衡不公平竞争。一旦用户利用图书馆的资料,他们学会阅读,获得工作,或者开始创业,用户有机会在图书馆外获得公平竞争的机会。
4、图书馆重视个人 (Libraries value the individual)。
图书馆的大门向所有人敞开。图书馆提供各种商业运作方法,从优秀公共电视制作到另类出版商的自由思想和非主流意识与文学的诗人和艺术家的商业前景。
5、图书馆培育创造力(Libraries nourish creativity)。
在图书馆里,我们都是小孩子。好奇心是创意和想象力之母,通过激发好奇心,即使是最专深和专门化的图书馆也有助于提升心灵超出其原有水平。图书馆储存的理念,有些可能过时,但可作为原始材料,不断滋养创新的心灵,可以寻找至今无解的问题的答案。
6、图书馆启迪少儿的心灵(Libraries open kids’ minds)。
带儿童进入图书馆可以使其由化平凡为杰出。从学龄前儿童的故事时间到高中生的生涯规划,少儿图书馆大不同,因为少儿图书馆关心每位来需求帮助的小朋友的特殊发展需求。小朋友拥有自己的图书证,有机会学习肩负个人责任。而图书证可以为小朋友在书籍、录影带、录音带、电脑、游戏、玩具等找到全新的世界。
7、图书馆回报高利息 (Libraries return high dividends)。
盖洛葡萄酒是什么,我无法相信这是酸奶连锁店,与广告牌、巨人标志都市媒体有什么共同之处呢?图书馆创造了这些百万富翁。当这些商业巨人创业之初,图书馆提供重要的创业信息。图书馆还随时准备帮助人们追求个人目标。这些成功的故事花费多少钱呢?每年每人花费不到20美元的税金。
8、图书馆建设社区 (Libraries build communities)。
在图书馆种没有适用的关于社区的狭义定义。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图书馆和特殊馆藏。图书馆有其正当性和一致性;图书馆拯救生命,照字面上来说,实则是保存这些生命的记录。社区建设意味着图书馆连结人与信息。馆员已经成为网络导航的专家。早在虚拟空间出现之前,就有图书馆存在,这条信息高速公路正是图书馆架设的。
9、图书馆让家庭更加和谐 (Libraries make families friendlier)。
图书馆是美国家庭的最好朋友,提供精进技能服务保障。家庭作业中心、素质培训、养育知识、课外活动、暑期阅读计划、进修推广——就如其所服务的家庭,各地的图书馆都不断改进服务以迎接新的挑战。
10、图书馆冒犯所有人 (Libraries offend everyone)。
少儿图书馆馆员Dorothy Broderick认为,美国各地的图书馆都应该在门外挂一个牌子,上面写道:“这所图书馆有些信息会冒犯各位。如果们提供的信息没有冒犯您的话,请抱怨。”这种冒犯的意愿和责任意味全面看待问题的雅量,这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都是好的,再结合图书馆的平等与开放特征,就格外有意义了。
11、图书馆提供庇护(Libraries offer sanctuary)。
就像犹太教堂、天主教、清真寺和其它神圣的场所一样,图书馆可以创造一种生理反应,给人以一种宁静、尊重、谦让、和荣耀的感受,让人敞开心扉,让全身欢愉充满灵性。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在图书馆内,我们不需要顾忌任何人,单独与我们最私密的思绪、幻想和希望相处,我们可以不受拘束的吸收对我们最宝贵的东西,我们在他人的安静陪伴下不知不觉。
12、图书馆保存历史(Libraries preserve the past)。
图书馆保存历史。一个民族,一种文化,一种社会不了解自己的历史,将深陷在自己的错误中。图书馆使我们可以跨越时空,与活着的人和逝去的人对话。小心翼翼的整理、储存、索引和保存,以供利用。这些图书馆的代表性工作是一个奇迹,在数字化环境中,不知将迎接怎样的挑战,价值几何。

A 2000 revision of the list that originally appeared in American Libraries in December 1995 著 图谋

重构中的图书馆软件产业

原文出处An Industry Redefined
作者简介Marshall Breeding,范德毕特大学图书馆(纳什维尔)创新技术与研究部主任。
说明:本文经美国《图书馆杂志》授权翻译,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版权所有。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from the April 1, 2007 issue of Library Journal. Copyright 2007 by 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 本文初稿由图谋翻译,游园审校,KEVEN做最后润色修改并定稿,我国《图书馆杂志》2007年第9期刊载,原文有大量的表格和公司简介,电子版酌情扩充。

2005年图书馆软件行业的重新洗牌,昭示了如今的风云变幻、吐故纳新乃至沧桑巨变。2006年图书馆集成管理系统(ILS)产业稳步发展,总收入从2005年的大约5.35亿美元提高到了2006年的5.70亿美元。

一些公司ILS核心产品的收入在减少,而基于Web界面和电子内容管理的新产品收入在增加。无线射频识别(RFID)是另类巨额收益的典型代表。

虽然2006年大中型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的系统迁移持续减少,但仍然占了总销售额的63%。中小学图书馆和小型公共图书馆尚有成千上万还在运行老化而孤立的系统,系统迁移还会持续升温。只要产品和服务的价格适宜,定位于小型公共图书馆的新系统存在大量的市场机会。

巨人也将经受挑战。挑战者十分善于拾遗补缺,发掘大公司尚未顾及的商业利基,投资于开源软件这一日益引人入胜的替代品,从而使得整个产业持续繁荣。经过多年的传经布道,2006年开源的图书馆集成管理系统产品终于赢得了一席之地。

在新系统整个一年有限的销售份额中,Innovative Interfaces拔得头筹,它吸引了67家新客户使用Millennium系统。SirsiDynix总计增长93家,其中48家为Horizon,45家为Unicorn。在小型公共图书馆领域,Auto-Graphics和Polaris系统分别卖给了54家图书馆,采取的都是软件作为服务(SaaS)模式。在乔治亚州,252个公共图书馆迁移到Evergreen上,这是一个新的开放源代码的图书馆自动化系统。

OCLC的觊觎

如果没有提到OCLC,这个故事就不完整。一直以来,OCLC主要通过其欧洲的OCLC PICA分部对图书馆自动化领域持续渗透。去年,OCLC PICA收购了Sisis Informationssysteme,Fretwell-Downing和Openly Informatics。虽然2007年1月对Eric van Lubeek,Infor Library Solutions(原Geac and Extensity)前任总经理的任命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但OCLC并没有进一步收购图书馆自动化公司。

2006年8月,OCLC收购了DIMeMa公司,该公司拥有受欢迎的数字对象馆藏管理软件CONTENTdm,但2002年又被转售。在书目服务领域,OCLC收购了RLG,这一联合被认为是巩固其地位的一件大事。OCLC拒绝提供与其有关的图书馆软件销售和安装数据。但由于拥有图书馆自动化产品和坚强的技术后盾,OCLC注定将对这一产业产生强大的冲击。Open WorldCat的发布也促进了OCLC针对图书馆的后端服务。

软件作为一种服务

许多图书馆自动化产品以前采用ASP(应用服务提供商)模式,现在则采用SaaS(软件作为服务)模式。这一模式中,软件所有权属于供应商,供应商来负责硬件设施和软件维护升级工作。这就避免了图书馆在本地安装和管理软件与硬件。SaaS模式让图书馆以更低的总成本,将图书馆从复杂的日常自动化系统管理中解脱出来。SaaS模式的自动化系统越来越受到小型图书馆的青睐,使得自动化产品更具备价格弹性。2006年SaaS合同中包括选择Auto-Graphics公司AGent VERSO软件的全部图书馆,以及54个采用Polaris作为自动化系统中的25家。

继续阅读重构中的图书馆软件产业

图书馆服务架构

原文出处:A Service Framework for Libraries 作者:Brian Lavoie, Geneva Henry, Lorcan Dempsey

介绍
研究和学习环境不断变化(日益数字化、网络化),在调整图书馆服务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然而,进步有时是不平坦的、零碎的、起反作用的。图书馆不断与变幻莫测的信息交锋,显然所有的努力促进形成一致观点:图书馆服务如何在新环境下组织和表现。

近来,不同领域讨论的强调以下几点:

  • 机构库::在收集、管理和保存机构学者著述方面图书馆的作用是什么,图书馆应该给他的全体教员和学生提供什么服务。
  • 元搜索:图书馆馆藏零碎的片断怎么简洁地整合到一起,改善用户检索体验。
  • 电子学习和课程管理系统::图书馆服务怎样从传统的图书馆环境提升融入新出现的“电子学者”和“电子学习者”工作流程。
  • 图书馆馆藏提供给搜索引擎: 图书馆怎样在常规的网络检索环境揭示馆藏,用户怎样提供更好的工具浏览日益复杂的信息。

面对以上情形,仍然没有现成的答案去回答这些问题。有个比较一致的共识是特殊的图书馆服务应该在这些环境中出现,这种服务应该如何组织,如何表示。

继续阅读图书馆服务架构

抓住Web2.0

原文出处:Caught in the Web2.0. 作者: Michael Baumann

有人问Howard Dean 和 Mark Zuckerberg,因特网自生成内容能做什么。 自生成内容是Web 2.0的基础之一,这种讨论很多但是高深莫测的新在线模式由Facebook, MySpace, Flickr, 和 Wikipedia等原本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公司强力推出,并使他们在全世界声名鹊起,他们的发起人名利双收。 

Web 2.0 指的是一股新的网络应用浪潮,建立自添加内容使得持续不断地提供新数据和技术支持。在web2.0以前,程序员发布互联网内容,几乎是单一的方式交换信息。最近,blogs, wikis, 和 social-networking网站允许普通用户在线发布信息,使得任何互联网上的用户可以访问潜在的资源。 

O’Reilly 媒体公司的执行总裁,Web 2.0的初期策划人之一Tim O’Reilly说,“任何技术革命开始于障碍从而设法跨越它,Web 2.0的核心是关于理解建立网络应用含义的一个平台”。2005 年O’Reilly“什么事web2.0”论文中引用一个经典的例子描述Web 1.0和Web 2.0异同,那就是比较大不列颠在线词典和维基百科的异同。在Web 1.0时代,内容是写好的,编辑好的,由特定的一群人发布的,这跟图书的出版发行类似。在Web 2.0时代,任何人可以添加进共有的知识库,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它。

继续阅读抓住Web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