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就是书本、牛皮纸和尘土

作者:Ben Macintyre  原文出处:Paradise is paper, vellum and dust

图书馆会在数字革命中生存下去,因为它是充满了感性和力量的地方。

我对图书馆一直有种愉快的记忆:在剑桥大学图书馆的中心小庭院里,我坐在一棵樱桃树下,一只手拿着书,另一只拿着一片杏仁饼。在我后面的草地上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我们被八百万本书包围着,庭院围墙後的书紧凑的排起来也要几百码,这些书架以每年两英里的速度扩展,地下书库的书籍一直延伸到天空;我们被埋在这难以置信的知识当中。

 可能那就是我爱上图书馆的一刻,又或者是早些时候,在苏格兰长大时,当满载着Enid Blyton(英国著名儿童作家)和性感封面浪漫小说的“移动图书馆”摇摇晃晃的上路,那个司机兼馆员喝茶时总让我傻笑。

抑或是更早些,父亲把我带进牛津大学图书馆,当我呼吸到书本、牛皮纸和尘土混合的醉人气味时。

我已经把生命中相当多的时间都用在图书馆里,可每次还是带着兴奋和敬畏进入它们。在这里我不是孤独的。自从会写字起就保持着对图书馆的崇拜,因为它不只是藏书,而是有着更多的文化意义:它是一座神殿,一种力量的象征,是宁静的文明中心,是记忆的大本营。它有着独特的神秘、和谐、活力和智慧。即使从未进过图书馆的人也会本能的理解这种图腾式的力量。

但是今天,一场可以与印刷术相提并论的革命正在这些书架间发生,图书馆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这周Google宣布要把包括牛津在内的五大图书馆的一千五百万图书数字化。Google的创立者,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已经表示要网罗所有线上信息,这个野心令他们可以与亚力山大图书馆的创立者Ptolomies相媲美。藏书正向科技转移。

有人担心这个巨大虚拟的图书馆会最终摧毁传统图书馆,而后者将沦为图书实体的仓库,没有人,没有生气。在线学术目录固然给研究者带来不可估量的便利,但问题是我们真的会只愿意按键来搜索任何书籍而不愿意去书架前浏览吗?

无论是从实际、心理还是精神上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阅读一本书与搜索一本书绝对是两码事,因为没有什么比书本实物更具美感的替代品;计算机革命不可抵挡的向前发展,但是人们读的纸质书籍比以前更多了。的确,因特网从未像如今这样保存了如此之多的文献,并且真实的传递给我们。极端狂热者总是攻击图书馆,独裁者要控制文献,上层人把持着知识的力量。始皇帝,公元前三史记的中国帝王,命令把他的王朝建立前的文学、历史和哲学书籍都毁掉。二十世纪烧掉了更多的书—在纳粹德国、波斯尼亚、阿富汗。有了网络图书馆书籍终于安全了,焚书者永远的被击败了。

但是图书馆还是会存在下去,因为它是我们对人类本质的理解的中心。从美索不达米亚发现的第一块陶土碑文开始,人类就不仅获取和掌握知识,还保存它,把它握在手里。“我一直想像天堂是图书馆的模样”,诗人、作家和图书馆员Jorge Luis Borges写道,他比多数人都更理解实体书籍的本质。Borges在他的眼睛变盲的那一年被任命为阿根廷的国家图书馆馆长。

图书馆不是干巴巴的搞学问的地方,而是鲜活的。在《爱情故事》里,Ali McGraw 和 Ryan O’Neal 以图书馆为背景走到一起;在《日瓦戈医生》中Uri 和 Lara在图书馆找到了对方。我有一个朋友,现在是个知名的记者,曾经在大英图书馆里和一个刚从茶馆认识的女人在人文学科的书架后做爱被馆员发现,那个馆员显然很理解,他说这种事常发生。

图书馆不只是用来阅读的地方,还可以作为社交思考、探索、交换想法和坠入爱河的地方,它从不是平静的。科技不会改变它这一点,即使在强调自我修养的刻板的维多利亚时期,图书馆都被作为思考、娱乐和教育的场所,在曼彻斯特的Openshaw部门甚至设有台球室。提供精神食粮和卡布其诺的书店已成为了潮流,图书馆在经济和文化的压力下也应该积极地吸引人们来休闲和探索。在网络上找到一本书不是结束,而只是探索过程的开始,只碰到了树干的表皮,图书馆,才是树干的核心。

 本本主义总是害怕变革和科技,但是书籍和图书馆能够适应和承受,保持着它魔力的精髓。就连好莱坞都能理解,在《电脑风云》一片中,Katharine Hepburn扮演一个研究馆员,他的饭碗受到一个电脑专家(Spencer Tracy)的新科技的威胁。结局时,电脑变成了有用的资源,而不是威胁。Tracy 和 Hepburn以吻结束,每个人都从中收益。

Google和牛津大学图书馆的婚姻就是Tracy 和 Hepburn的重演。

翻译:Philoco

大学图书馆的未来

原文出处:Top ten assumptions for the future of academic libraries and librarians: A report from the ACRL research committee  作者:James L. Mullins, Frank R. Allen, and Jon R. Hufford

(译者按)2007年4月,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在其出版物《大学与研究图书馆新闻》中发布了《大学图书馆与图书馆员未来的十个假定:一份来自ACRL研究委员会的报告》。在这一报告中,ACRL预测了大学图书馆未来的发展趋势。2月份,ACRL曾经发布了一篇题名为《变化中的大学与研究图书馆的角色》文章,该文描述了大学图书馆如何改变,怎么变革以及变革到何种程度;大学图书馆的角色定位等问题。实际上,早在2003年《数字图书馆杂志》就曾经描述了《2012年大学图书馆的愿景》。以下译文仅供参考。

2006年,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执行委员会委派其研究委员会做出关于影响大学图书馆及其馆员未来的十个假定。在随后的几个月里,研究委员会的成员们回顾了以前的类似的报告;调查了ACRL的委员会、理事会和一些部门;做出了文献综述;回顾了2003年ACRL的环境扫描。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原本长长的陈述被缩减为10个最相关的假定。而它们将会在今后10年影响到大学图书馆与馆员。

这些假定在稍后3月份举行的ACRL13届全国会议上发布,并由一个ACRL主席等人组成的小组对此进行讨论。为了获得更多人的评论,ACRL还提供了网络调查的方式。

然而,这份假定并非意义深远。一些读者可能期待更敏锐的未来陈述,但是正如我们所知,未来是难以预测的。举例来说,一些“专家”在90年代曾预测传统大学在未来10年将经受关闭的风波,因为它们面临来自于网络教育与家庭职业训练计划的竞争。研究图书馆也曾被预测其馆藏将严重缩减。可是,结果都刚好相反。高等教育,包括大学图书馆,都经历了一次实体与虚拟的共同增长,研究图书馆的馆藏的重要性也将继续加强。

因此,当我们站在2007并展望未来的时候,我们必须记住的一点是,与其努力预测未来,不如把这个假定当作是用来鼓励ACRL图书馆员拥抱变革与机遇的动力。

1.数字馆藏、数字档案的储存以及数字存储与检索的方法将不断被强调。大学图书馆将有一次机会将它们独有的馆藏提供给世界。实际上,这些独一无二的馆藏的数字化可能是21世纪大学图书馆的主要任务。图书馆员们应该与其大学同僚们共同合作。

2.图书馆员的技能将继续随着变化的服务人群而不断地改变。不过这些技能变化早已在进行。图书馆员的工资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这也符合了拥有更多选择的新一代从业者的期望。职业中的年龄老化问题也可以被视具有多种积极意义,因为随着退休人数的增加,新一代具有硕士学位的图书馆员和其他同系列的专业人员将拥有新的机会。那些创造新的工作途径的图书馆将会拥有更光明的未来。

3.学生与教员要求获得更快更好的服务。诸如“印刷期刊之于今天的学生就像缩影胶片之于以前的时代的学生”这样的陈述会越来越普遍。同样地,“印刷期刊正在消失”的声音也能够听到。这对于信息查寻行为与态度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4.高等教育中关于知识产权的争论将会越来越普遍。显然这不是一个新问题。不过,网络资源的获取也对知识产权构成了新的侵害。

5.与技术相关的服务需求将继续增长,这也要求更多的额外资金。数字革命仍在襁褓之中,大学图书馆实际上仍处于印刷时代。未来学家预测,在不远的将来,印刷资源的供给和需求将继续增长,但引爆点也将不可避免地发生。一般来说,有些过时技术陡然让人失去兴趣,引爆点就会接着出现。试想一下:未来10年有哪些图书馆产品和服务不再受到欢迎?图书馆有能力依靠新的技术重新分配资源吗?哪些产品和服务已经走向末路,但仍能生存,从而延缓了新技术的利用?

6.高等教育将继续视机构为商业。如今,大学特别关注筹款,取得最大化收益,减少成本,最优化使用物理空间。大学图书馆会拥有足够的资源来捍卫自己如何分配?

7.学生将继续把他们看作是客户和消费者,并期望得到高质量的设施和服务。如今的学生不断地为其教育付出成本,他们希望自己被视为客户。从学生与教员如何交流到学生的住宅条件以及图书馆设施,这些都受其影响。大学越来越意识到把图书馆设施作为吸引招收学生的重要性了。你的图书馆提倡高质量的、用户友好的图书馆设施与服务吗?

8.高等教育中远程学习将会是更普遍的选择,但并不威胁到“砖头加灰浆”的模式。整个高等教育中,由于技术的进步从而使得网上教育迅速发展。将图书馆指南嵌入到基于网络课程的实时模式中去,并与传统的图书馆“盒子”式的指导互相弥补。未来,前者将超越后者。

9.由公共资金资助的学术研究将继续免费获取公共信息。这也许是最不可预测的,也是十个假定中最让人兴奋的。立法将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已经完成的学术研究仍然需要检查、编辑、组织与传播。如果这将证明能够解决科学出版高速增长的成本问题,那么,这对于学术领域重归出版业将有很大益处。图书馆可能也应该扮演领袖的角色,并理解组织资源需要分配。

10.图书馆职业中隐私仍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也是另外一个广受关注且非常重要的假定,特别是技术进步的情况下。这一争论已经变成不仅仅是图书馆的问题了,它已经延伸到图书馆公众场所中的是否有权使用电子工作站。

以上的假定强调了技术发展与用户期望在图书馆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些假定中的一些趋势将为那些愿意拥抱未来的图书馆与图书馆员提供一个新的机遇。今天,我们与未来并行,这真让人兴奋。

翻译:游园

国际图联战略规划(2006-2009)

 原文出处:IFLA Strategic Plan 2006-2009

介绍

成立于1927年的国际图联是世界图书馆与信息服务及其用户的利益代表,是世界图书馆与信息职业的声音。

国际图联在其框架内优先追求其三大支柱:

      社会  图书馆与信息服务为社会保存记忆;促进发展;加强教育与研究;增强国际间了解;提高信息获取、共享与利用;支持社区福祉。

      职业  作为全球图书馆与信息服务以及职业的声音,国际图联一直非常关注改进方法、提高技术手段与标准,以及增强对新理论、进展与图书馆与信息工作中的成功实践的了解。

      成员  作为一个成员制度的组织,国际图联代表了成员的利益

这项规划确立了国际图联理事会2006到2009年优先的奋斗目标,并且为国际图联及其下属部门与活动提供指导。理事会将每年对此进行评议并提交委员会。

愿景

对于一个有效的包容的信息社会来说,图书馆与信息服务是必不可少的。国际图联与图书馆信息服务分享着“所有人的信息社会”的共同愿景。这一愿景在2003年11月的日内瓦世界信息峰会被接受。在这一促进包容社会的愿景中,每个人都可以发现、创造、获取、利用与分享信息与知识。

国际图联及其成员、职业与其他伙伴将通过信息获取与文化传播而共同努力,提高图书馆与信息服务的地位,增强为个人与社区发展的服务能力。

使命

  国际图联是独立的、国际性的、非政府、非盈利组织。它的目标是:

      促进提供高标准的图书馆和信息服务。

      鼓励对良好的图书馆与信息服务价值的普遍理解。

      代表世界范围内成员的利益。

核心价值

为达到这些目标,国际图联信奉以下核心价值:

    1.承认信息获取的自由原则,承认想象与作品的自由原则以及国际人权宣言第19条的表达自由原则。

    2.确信每个人、社区以及组织都有平等获取信息的需要。

    3.确信图书馆与信息的高质量服务有助于平等地获取。

    4.承诺让所有成员参与到协会并获益,不论其身份、残疾、出身、性别、地理位置、语言、政治哲学、种族与宗教。

战略指导

职业支柱

国际图联将帮助图书馆与信息服务部门达成这一目标,满足用户在迅速变化的信息环境中的需求。

1.国际图联将引领合作以建立信息组织的指南与标准,以克服社会、文化与经济等全球性信息获取障碍。

战略行动

    a.通过专业组建立指导方针与成功实践,为图书馆提供指导与促进合作。
    b.通过国际性标准与指南让用户发现、鉴别、选择与获取信息。
    c.支持一个综合途径的数字资源管理。
    d.促进资源共享。使图书馆用户可以跨越图书馆获取与接收资源。
    e.促进图书馆、博物馆与档案馆之间合作、资源共享与无缝的信息获取。
    f.建立与传播指南,为图书馆学术课程与终身学习计划工作提供指导。

2.国际图联将促进全世界图书馆与信息服务质量的发展。

战略行动

    a.国际图联专业组制定计划与开展行动。
    b.通过图书馆计划规定的发展行动,与发展中国家的同仁与地方图书馆代理人合作以帮助他们建设图书馆职业、机构与图书馆信息服务。
    c.支持国际图联专业组的质量计划与活动的进展与传播。

3.国际图联将促进专业出版以帮助图书馆与信息服务部门提高治理、管理与服务。

战略行动

    a.让国际图联网站新生,以促进职业发展与交流。
    b.促进关于职业的各类印刷与电子出版物的产生。

4.国际图联将加强图书馆协会的工作,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图书馆协会。

    a.建立与运行全球图书馆协会发展计划。
    b.建立工作站为各国图书馆协会培训工作人员,以民主、有效地管理其协会。
    c.建立一套指导方针,以便图书馆协会发现潜在的成员目标群,增加和保持其成员。

5.国际图联将帮助图书馆与信息部门避免由于自然灾害以及忽视与冲突带来的后果,并帮助其恢复。

战略行动

    a.出版灾害预防指南与恢复建设指南。
    b.提高对文化遗产的保护,特别在战争冲突中。
    c.提供灾后的建议与帮助

翻译:游园 (未完)

名人录?

 原文出处:Who’s Who?    作者:Feel-good Librarian

有时候我们不知道一些信息对于他人来说有多重要。我们都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去衡量不同领域内的成功,但对自己领域之外的专家却很陌生。

前几天我接到一位老人的电话。我不能分清他是男性还是女性,但他的声音虚弱迟缓。

“你们有2006年的《美国名人录》吗”,他问道。

“有的,我们已经订阅并收到了所有的卷本”,我说。

“我知道了”,沉默。

“你想我为您查找某人吗”?我问他。

“你能这样做吗?”他感到惊讶和兴奋。

“我已经91岁了,不能开车了,您真好。”他给了我名字,我挂下电话开始查寻。

“我找到了。您要的名字在这里,需要我读给您听吗?”

“您真好,谢谢”。

我开始读。他要找的人是一个男性,一个风琴和合唱的作曲家,早在1924年就获得了一些极有声望的奖项。先是一个教堂唱诗班的指导,后来在一个地方大学担任教授之职。

“就这些了”,我说,“您需要我复制并发送给您吗”?

“哎呀,好的,这太好了”。

“好的,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和地址吗?”我问道。

他说出的正是《美国名人录》里的人名和地址。

在名人录里找到他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但一个作曲家曾经听说过图书馆杂志吗?无论何时在一个出版物里看见自己的名字总是很重要的事情,更何况是一个不能离家的91岁老人呢。

很可惜的是,我们没有专为伟大的邮递员、超级技术人员、英雄般的父母而办的出版物。在别人的生命里,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人录”时刻,出版的或未出版的。我很感激成为其中的一小部分。恭喜。

翻译游园

期待猫叫:图书馆与谷歌及其同侪的竞争(第三部分)

原文出处:Waiting for Your Cat to Bark – Competing with Google and its Ilk, Part 3  作者:Stephen Abram

如果你连续关注了这一系列的文章,那应该会记得我们在第一部分中讨论了谷歌的优势与劣势,在第二部分中则关注了图书馆的优势与劣势。

我们在这个系列的结束部分研究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能让图书馆也像猫一样叫起来吗?我认为不可以。但是,如果图书馆把自己的优势建立在社区、学习和人际交互等方面,那我们则能发出更大的声音。以下是达成这一目标的十个重要策略。

图书馆的机会何在?

一些基本的前提:图书馆员不仅关乎搜索;我们能够提高问题的质量。用户需要“寻找和发现”,这一点我们需要弄清楚。如果我们关注问题并且充满人情味儿,注重用户体验,那么我们不仅能够生存而且更能壮大。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这表达虽有些长,但我们应该清楚需要做些什么了。你、你的机构或图书馆在谷歌为王的世界中怎样应对并有力竞争和创造未来,以下是需要做的十件重要的事情。

1.重新配置图书馆员

图书馆外的信息利用要远远多于图书馆内。而且,如今信息获取最多的方式都是虚拟的。图书馆工作者的主要贡献不仅仅是收集、组织与传递信息,更多的是提高回答问题的质量。我们正走向参考、计划与社区图书馆业的复兴时代。

我们必须寻找一条道路,把图书馆人及计划置于回答问题的中心。这与“搜索”的地位不同。在这一新领域中,发现与理解所花费的时间要超过搜索。我们利用各种技术如即时通讯工具等来实现这一目标。

2.了解你的市场

我们的社区正在变化。它不再是标准的人口普查、收入多少与有孩子的家庭数量问题,而是消费者价值的变化,图书馆服务伦理位居核心。可惜的是,我们的邻居们、企业家等头脑进化得比我们快。社会各个层面越来越多元化,无论是语言、价值、生活方式、信息技能还是其他。

我们必须熟悉这一新的巨大的市场和商业分析工具,如GIS映射工具以及在线分析处理工具(OLAP)。OLAP是一个可以让管理者是实时、多角度深入挖掘数据的工具。然后我们从这些信息中获得发现,如趋势分析,并开始行动。

3.重新考虑知识库

图书馆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仅仅列举一些,诸如OCLC的CONTENTdm、DSpace、SirsiDynix的Hyperion等工具以及JSTOR和Project MUSE数据库等,我们已经创造了令人惊叹的内容。我们需要做的更多。我们必须留意开放标准以像OAIster等的开放存档计划。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因特网档案工程以及它在私营企业之外创造开放存档的潜力。我们也必须努力建设机构库来完成我们的核心使命,而不是仅仅转化几个普通的或者具有经济价值的机构库。

我们必须确信,我们不会去建造不考虑用户信息获取技能的内容孤岛。如果近期有任何对创建中的机构库的批评,那它就是孤岛。很少有把利用作为首要任务的机构库,多数是用来贮藏和保存的,用户需要则站到一旁。这需要改变。我们必须构建一个动态的研究空间,使其聚合和充满有用的信息,并与世界上其他商业或非商业的信息联合。图书馆在引进用户研究和学习经验方面更具优越性。

继续阅读期待猫叫:图书馆与谷歌及其同侪的竞争(第三部分)

图书馆与长尾

 原文出处:Libraries and the Long Tail      作者:Lorcan Dempsey

有关图书馆的长尾的讨论,很多是关于图书馆如何包含广深丰富的馆藏,以及有关其系统广度的聚合(aggregation)如何代表学术和文化资源的长尾(一个系统可能是一个社团,或一个州,乃至一个国家。)然而,我不认为我们吸收了长尾的真正含义,即在网络环境下供需如何很好的匹配。在系统内仅仅提供资源是不够的:他们必须是容易获取的(用阮冈纳赞的话:每个读者有其书),潜在感兴趣的读者能够知道他们(每书有其读者)以及匹配供需的系统必须有效率(节省用户的时间)。

考虑这样两种情况:一个是馆际互借(图书馆之间的资源流),另一个是流通(图书馆内的资源流)

首先,馆际互借占全部图书馆流通的1.7%,如果我们只看学术图书馆,这个数值会上升到4.7%。这表明我们可以在使感兴趣的读者更容易发现和获取资源方面做的更好,或者换句话说,系统范围内的供应的聚合。与图书馆内的资源流相比,从一个图书馆到另外一个图书馆的资源流是很低的。

这可能也就是图书馆之间馆藏重复率很高的原因所在。去年,OCLC考察Google与五大图书馆的聚合馆藏的工作,结果发现,60%的G5聚合的印本图书馆藏被一个G5馆收藏,这表明馆藏并不像有时想的那样和“香草”一样。

第二个数字是流通。我们对两个研究性图书馆多年的流通数据进行观察,在每一个案例中,大约10%的图书(仅限于英文)占90%的流通量。这表明许多书没有被借出(当然,有些可能在图书馆内浏览)。

这些数字表明特定馆藏中的许多图书是没有被充分利用的,馆藏之间的资源交换也是受限的。当我们向前发展,我们就更要问问这是否是最佳的系统范围安排,尤其是越来越多的读者移向网络。我们要重新考虑阮冈纳赞的原则:书是为用的;每本书有其读者;每个读者有其书;节省用户的时间。

下面,我想在长尾讨论的环境下更具体的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

继续阅读图书馆与长尾

陈旧的图书馆

原文出处:Libraries are limited, obsolete    作者:Mark Hirschey

作为一个长期居住在Lawrence并一生都奉献于教育的居民,我也兴致十足地参加了Lawrence新图书馆的讨论。我有三个孩子,两个都在读大学,最小的在高中就读。作为他们的父亲,我目睹了这些孩子获取与利用信息方式的改变。我所见到的更加印证了我日常遇到的事情:

1.图书馆效率底下。同我一样,孩子们都喜欢快速便捷的信息查找方式。而这些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满足。在新的信息时代,图书馆成了陈旧的信息储存与分散场所。图书馆不提供可靠的最新的信息获取途径,只能提供遥远的、缓慢的、不方便的、有限的并且经常是滞后的信息。

到任何一个图书馆,馆藏图书都是空闲的,只有计算机在紧张工作。这时候你扪心自问,像市区图书馆一样,把这些计算机集中在一个遥远的场所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不把这些计算机集中在孩子们和所有人都能利用的地方?

2.图书馆是有限的。每个人都希望获取可靠的信息。互联网是通往无限数据以及政府、商业和社区信息之门。互联网中多样的信息提供者使信息的准确性检验更加容易和可靠。对于信息的准确性,并非某一个人,如一位图书馆员就可能或者应该完全值得信任。单独的信息确证来源是无效的并存在潜在的危险。

3.图书馆是陈旧的。现代信息技术包含了信息提供者与利用者双向的交流。通过即时通讯、博客、留言板、电子邮件,互联网鼓励虚拟无限的信息提供者之间共享信息。计算机正是集合交流社区的工具。

建立一个昂贵的新市区图书馆就是基于这样的错误信仰,即建立一个19世纪信息技术的纪念碑并且希望社区能够连接起来。Lawrence城需要重新考虑把我们所有社区的信息基础设施带入21世纪的真正优势。

继续阅读陈旧的图书馆

最可靠的搜索工具可能是图书馆员

原文出处:Most reliable search tool could be your librarian     作者:Elinor Mills

你的孩子想了解马丁路德金,你可以考虑去向图书馆员咨询,而不是依靠google,AOL,或者微软搜索引擎。

用“马丁路德金”作为关键词到google和AOL搜索,第一个搜索结果和用微软的搜索引擎的第二个搜索结果都是一个网站,这个网站由白人至上主义者创建,他们的目的是,为这位公民权利领袖提供一个“真实的历史的考查”。

在这三个搜索结果的页面上都有赞助商的连接,AOL还有相关内容的“网页快照”。但是,如果依赖于排在前位的几个搜索结果,人们就会对这个人产生偏见。

这就是需要图书馆员的地方。尽管网络可以从广泛的资源中提供快速的搜索结果,但是有些却并不值得信任。图书馆员可以帮助人们获取更多权威的信息,这有助于他们更深层次的研究。

国会图书馆公共服务与资源获取官员Marilyn Parr说,“搜索引擎也有其局限性。你可以键入托马斯 杰弗逊到任何一个搜索引擎中,你会得到成千上万的结果。但是,你如何确定哪一个是确切的权威的信息而不是某个人的个人观点呢?”

多数人并不介意去一页页查看搜索结果,他们也以多花时间来确证信息为意,专家们如是说。

勤奋的博客站点“搜索引擎观察”的执行编辑Chris Sherman说,“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人们对信息很盲目。他们从网上获取信息但并不质疑信息是否有效”。他接着说,“我认为这就是图书馆员极为重要的地方,他们可是经过评价信息质量的训练的”。

继续阅读最可靠的搜索工具可能是图书馆员

图书馆员应该使用ASK而非Google的10个原因

原文出处:Ten Reasons Librarians Should Use Ask.com Instead of Google  by Sarah Houghton-Jan

我们都知道这个玩笑:在使用google之前我都不记得怎么查找资料的了(我希望这仅仅是幽默,而不是一个严肃的理解)。google是一个工具,它仅仅是工具的一种。我认为很多图书馆员都忘记了这一点,并且把google作为唯一的搜索引擎,遗忘了其他搜索引擎和看不见的网页中的大量信息:很多网页内容并没有被大的搜索引擎所索引(如国会图书馆、巨大的图像数据库以及其他站点)。除了google,我一直还依赖于另外一个搜索引擎:ask.com。这儿是我认为图书馆员应该使用这个搜索引擎而非google的十个理由。

继续阅读图书馆员应该使用ASK而非Google的10个原因

用即时通讯建立社区

 原文出处:CIL Day 1: Building Community With IM   by    Meredith

参加者: Amanda Etches-Johnson, Aaron Schmidt, and Michael Stephens

为什么我们花费很多的资金去购买商业软件却不能为用户在网上挂一个即时通讯的标志?

如今,在Library Success维基中已经有65个图书馆提供即时通讯服务了。

Michael就即时通讯调查了很多图书馆员。

50.5%被允许使用即时通讯工具,或为职业需求或为个人利用。

25.6%的图书馆员禁止使用即时通讯工具。

62%的图书馆员不用即时通讯工具与外界联系。

25.3%的学院图书馆员利用即时通讯工具。

调查表明:不是很多图书馆员利用即时通讯工具为用户服务。我们的用户通过即时通讯工具相互联系,所以我们也应如此。

89%的图书馆员认同在同事之间用即时通讯工具建立社区,只有53%认为他们是这个社区的一部分。

一位学院图书馆员说过,即时通讯正在成为图书馆员员工之间沟通的桥梁。

障碍

#一些人认为即时通讯是扰人的
#一些人认为即时通讯浪费太多时间
#一些信息技术部门阻止即时通讯,因为安全问题。
#即时通讯产生了两代图书馆员之间的数字鸿沟
#一些认为即时通讯是浪费时间的政策

Michael有一个美妙的主意,他作了一个使用即时通讯软件的图书馆员目录。你所要做的就是去咨询。看看这个页面

Aaron告诉我们MySpace很快将有一个外部即时通讯的程序。这会比AIM大一点?

图书馆中的大部分社区都是为了老年人而建立的。

在Thomas Ford纪念图书馆:75%的问题都是来自于儿童和青少年。

即时通讯中的问题和虚拟参考咨询其实是一样的。

使用即时通讯的人们会讲俚语和缩写语。年轻人有自己的即时通讯迅捷交流方法。图书馆员熟悉这些俚语将会很重要。

用即时通讯建立社区的各个方面:用户会将图书馆的名字加入他们的联系人名单中。如果我们存在于他们的联系人名单中,那就相当于我们与他们同在。他们知道我们何时在线。我们希望,他们加我们到好友名单中,这样他们上线的时候可以第一个找到我们。

商业虚拟参考咨询是昂贵的,并且使用户望而却步。

 Amanda Etches-Johnson现在正在线。她在一家学院图书馆工作并且通过AIM、MSN、Yahoo!messenger等即时通讯工具提供参考咨询服务。她们从来没有使用过商业虚拟咨询。

他们使用即时通讯的好处:帮助用户并让他们感觉不错。提供用户为中心的服务也可以让我们有不错的感受。即时通讯很好,我们喜欢酷一点。

Amanda询问:我们正在学院图书馆建立社区吗?基于实证的实践正是他们McMaster的一个部分。他们从学生那里获悉,他们正在使参考台更加人性化。即时通讯让参考图书馆员可以如此接近。我们站在用户的立场而不是疏远他们。

一些学院图书馆员正引入其他部门譬如信息技术团体来进行即时通讯的对话,这一切都是为了服务用户。

他们记录了日志但出去个人信息,因此 Amanda向我们提供了他们成功的即时通讯对话。

他们拥有了许多回头用户。用户回头就等于成功。

他们在自己的图书馆站点上有即时通讯的标识,并显示何时在线。

因此,即时通讯参考服务:鼓励学生回来,我们站在学生的立场,鼓励合作,让参考咨询服务更人性化。

一位成员询问,这会太个人化吗?人们适应吗?Aaron说,人们也会喜欢,如同在实体的参考咨询台一样交流。因此,只需要同样的处理方式。

怎样立即处理同时的交流?有的人正忙,有的告诉用户正处理另外一位用户的咨询并告知稍微等待一下。在SJCPL,他们会切换至另外一位图书馆员。

Aaron说,他们在参考咨询台回答询问的时候按照先来先到的顺序,不管用户采取的何种接入方式。对于想要应用即时通讯工具的图书馆来说,这倒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Translated by youy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