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电子书借阅的算术题:花20亿美元买10亿美元的书

原文地址:http://libraryrenewal.org/2012/03/05/2-billion-for-1-billion-of-books-the-arithmetic-of-library-e-book-lending/

原文作者:Library Renewal

译者:Nalsi

 Library Renewal想要帮助图书馆找到一条新的道路,来为其读者获得数字内容。我们设想了一个新的基础结构,这个基础结构需要有重要的改进、更加平等、而且价格公道。为了想出我们该怎么把它变成现实,并且创造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我们在多个领域内进行研究并且会见专家。我们和许多图书馆界的人士交流过,但是我们也积极咨询了其他领域的专家,比如法律、商业和出版领域。Jonathan Chambers完全符合我们对于专家的标准,并且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和我们有着合作关系。在这篇文章里,你会看到Library Renewal的合作者正在思考的解决方法。我们(包括Library Renewal和Chambers先生)希望能听到你对这篇日志的看法。

注:我们下文讨论的因素里面并没有算上最近Random House的大幅涨价,但是这件事也并不影响我们的结论。图书馆和电子内容领域的剧烈变化是当前这个系统内的独特现象。我们相信,这种市场的变化让我们更有必要采取某些行动,而我们Library Renewal正是进行这个工作的绝佳的合作伙伴。大家一起来吧!

20亿美元买10亿美元的书:图书馆电子书借阅的算术题

过去几年里,关于图书馆电子书借阅的报告可能会让任何一个观察者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公共图书馆可能是出版业的死因,电子书可能是公共图书馆的死因,或者二者皆是。于是,我对电子书借阅的经济学产生了好奇,而我的发现让我对这个问题愈发好奇。

首先是我的结论:因其所处的结构,公共图书馆对于电子书的采访和借阅对于出版业的影响和图书馆对实体图书的借阅是一样大的。即便读者借阅图书馆电子书比现在更方便,结论也没有什么不同。

在Random House给自己的电子书加价之前,我查看了《纽约时报》最新的畅销书单上70本书的价钱——其中既包括小说,也包括非小说;既包括精装本,也包括平装本。这确实是很小的样本,但是它足以代表整体的价格模式。在这份书单上,只有一半的图书有提供给公共图书馆的电子书,这个问题又被最近Penguin的决定【译者注:Penguin在今年年初决定不再向公共图书馆提供电子书】进一步加剧。对于那些提供给图书馆的电子书来说,图书馆在OverDrive上平均为每一本电子书花费24.25美元(其中新书是31.50美元),但是图书馆在Baker & Taylor买这些图书的实体书的平均花费只是12.10美元。(见下图)

一些人认为现在电子书许可证的定价是合理的,因为不像实体书,电子书没有损耗。(这个假设不一定是真的。我书架上的有些书已经超过50年了。作为比较,50年之后,我自己或者别人是不是还会在Kindle上读电子书呢?这可就说不定了吧。)

但是更重要的是,公共图书馆里图书的保存时间,更多的取决于这本书在长时期内的受欢迎程度,而不是其出版的格式。电子书可能比实体书在经济上要节省的多。但是,目前它们并没有这种优势。图书馆不能重新销售电子书,也不能花比较少的钱来获得不同类型的、或者有限定条件的许可证。所以,在短时期内,图书馆购买畅销书的副本量总是太少;而从长期看,副本量又总是太多。

两倍的定价公不公平呢?如果说电子书的效率是实体书的两倍的话,要么它能同时被借给两个人,要么是因为电子书对于图书馆的有用性是实体书的两倍。换言之,价格本身并不是思考电子书(或者图书馆为了其读者所购买的任何资源)对于公共图书馆价值的正确的方法。价值更好的测量方法是价格/流通量比。

根据IMLS的调查数据,从2004-2009年财政年度,美国的公共图书馆花费了76亿美元购买内容,借给本地的社区——其中包括实体书,当然,也有DVD、音乐、有声书、期刊、数据库和电子书。在这段时间里,公共图书馆的资源一共被借出130亿次。当然,这段时间里被借出的很多资源都是在2004年之前购买的,而这段时间里购买的很多资源也会在2009年之后被继续流通。公共图书馆对不再流行的图书进行剔旧;另外,馆藏增加,一如图书馆所服务的人口增长。如果有更多的数据,我就能更精确的计算图书馆每次流通的花费。但是,作为一个大概的估计,我们可以说图书馆每次流通的花费是76亿美元除以130亿次流通量,也就是0.58美元。

你也许会不同意我的方法,但是我想说的是:使用图书馆的数据,我们能够比较电子书和其他图书馆资源采访和借阅的经济效率。也许现在得出结论还太早了,但是很明显,图书馆要付出比0.58美元多得多的价钱来流通一次电子书。

比如说,HarperCollins的畅销书被限定在只能借阅26次,它们的平均价格则是22.21美元。所以如果这本电子书正好被借了26次,图书馆在每次借阅上的花费就是0.85美元,比前面的数字高了47%。我并不是要批评HarperCollins——因为至少它们还把畅销书卖给图书馆。而且使用HarperCollins的政策,还是有可能保证出版商和图书馆之间的经济学不会发生。

简而言之,出版商和图书馆能够保证电子书借阅的经济学比起其他图书馆材料来说,虽然没有变好,但至少也没有更差。

除了采访的费用之外,电子书借阅的费用还包括在OverDrive、3M或者Adobe上托管的费用,这可以比作实体图书的维护和节约的成本。电子资源的托管费本应比实体图书的流通费用低很多,但是目前这个优势还没有体现出来。

我竭尽所能,想要在其他领域找到和当前电子书一样的案例:实体资源的数字替代品成本既低、所费却高。图书馆电子书借阅在经济上的不划算有好几个原因。比如,当前图书馆电子书许可证市场缺乏竞争;电子书没有实体图书的“第一次销售原则”;消费者没办法把电子书捐给图书馆;对于绝大多数电子书来说,图书馆没办法直接购买许可证,而当这本书不再流行,图书馆也没办法处理掉这些电子书。绝大多数图书馆从厂商那里租借电子书,厂商既拥有内容,它们也为电子书许可证和托管服务收费。作为结果,图书馆为垄断买单。许可证绑定在托管系统上,更让图书馆的未来堪忧。

如果说公共图书馆没有从电子书借阅里得到同样的价值,图书馆的损失有多大呢?在经济学里,因为缺乏效率造成的损失称之为无谓损失(deadweight loss)。无谓损失会体现在公共图书馆的预算里,也体现在公共图书馆能提供的书越来越少了的这个事实里面。在下面的表中,这个损失表现为如果市场环境保持不变,图书馆会少购买多少本书。公共图书馆是一种识字率的生意,所以你可以把上面的数字想象为识字率的损失。

我们应该做什么呢?我并不在公共图书馆里工作。我的专业背景是法律、商业和政府,所以我的看法可能和公共图书馆的环境不尽相同。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建立两个相关的数字平台:1、一个开源的托管平台,可以为任何一个公共图书馆使用;2、一个电子市场,图书馆可以在这里直接购买电子书许可证。

首先,除非所有的厂商都允许把电子书从一个托管平台自由转移到另外一个,否则如果想要打破现在电子书的壁垒的制度、保护公共利益,开发一个开源的托管平台是至关重要的。科罗拉多州道格拉斯县图书馆开发并使用的平台是一个很棒的起步。【译者注:关于这个平台的技术细节,请参见Patrick Hogan在ALA Tech Source上的博文】开发这个平台的Jamie LaRue、Monique Sendze和其他人不应该孤独前行。

其次,为了托管电子书,图书馆必须拥有电子内容,可是而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广泛接受的出版商直接把电子书卖给图书馆的机制。购买和销售电子书许可证的电子市场可以让图书馆直接买到许可证,并且进行定价、使用条件和许可时间上的实验,这会产生更加有效率的制度,并且让电子书的价格向实体图书靠拢。并非所有的图书馆电子书许可证都应该是永久有效的,不是所有的许可证都需要被限制在只能供一个用户同时使用,不是所有的价格都需要在某个时间点上相等,不是所有的价格都需要被出版商提前决定。

也许ALA和美国出版商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可以共同开发这样一个项目,并且建立一个电子市场向图书馆直接销售电子书许可证。提高经济效率并不意味着版权所有者的经济损失。

我并不清楚图书馆许可证的正确定价模式是怎样的,而且我觉得应该没有人知道。对于公共图书馆电子书的价格,我有一个简单的看法:版权所有者和图书馆在电子书上面的经济制度应该和他们在实体图书以及其他资料上的经济制度大体相同,没有更好也没有更坏。

出版商担心图书馆的借阅可能会影响到它们畅销书的销售,因而已经开始限制借阅的次数。如果出版商依旧担心,那么它们大有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图书馆可能会被限制对于其服务的总人口,它只能购买特定数量的副本;或者对于每一本书,它不能购买超过实体书副本数量的电子书。这些都是杞人忧天的限制,而且在我看来,因为图书馆所面临的一个真正的限制——预算,上面这些限制都是不必要的。公共图书馆图书借阅和定价的数据已经有百年之多了,善意的人们肯定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的。

假设我在运行一个馆藏部门,我会把HarperCollins的协议提升到不限次的使用。我会偏向于可变的定价——起初电子书能够借出更多次,但是价格更高;随之可借阅次数减少但是价格降低。借阅次数的限制对我而言并不是问题,相反,它对于我来说是有意义的。

真正让我困扰的问题是什么?是采购电子书和托管平台之间强制的制度。作为消费者,我被迫接受,如果我通过Amazon买了一本电子书,这本书会存在于Amazon的服务器,而且只能在Amazon的设备或者app上工作。但是作为公共机构,图书馆正在使用公共资源来购买材料,可是这些材料仍然被锁在一个托管的系统里,如果图书馆想要更换系统,那么这些材料就会丢失。这太糟糕而且没有必要了。公共图书馆不应当接受这个现实,还去维护它。

要是给公共图书馆建议,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要再去麻烦OverDrive改回到过去的合同了。你们应该找你们能找到的机构——比如ALA、美国州图书馆馆长会议(COSLA)、城市图书馆协会(Urban Library Council, ULC)或者其他的大机构——让它们筹措资金,来建立并且维护由图书馆主导的、开源的托管平台和电子市场。或者,你可以找到这个时代的安德鲁·卡内基来资助建设一个图书馆电子基础设施。用这些方法来保护公众利益,经济上的改善便会随之而来。现在就做吧,不然就会太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