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些美国的中小学,图书馆员不再对你说“嘘……”了

原文地址:http://bostonherald.com/news/national/general/view/20111125in_some_us_schools_librarians_are_no_longer_saying_shh

原作者:Nick Pandolfo

译者:Nalsi 

纽约——自称为“并不安静的图书馆员”(The Unquiet Librarian)的Buffy Hamilton,在乔治亚州坎顿(Canton, Ga.)的湾景高中图书馆(Creekview High School Library)里的把电话筒举离自己,好收进背景中嘈杂的声音。

Hamilton说:“这已经有段时间了”。她欢迎这种她称之为“学习的噪声”的现象——学生讨论项目,观看视频,甚至于一起唱“生日快乐歌”。

 

2009年,Hamilton开始重新构思她作为高中图书馆员的角色——当时她刚刚来到的这座公立高中位于蓝脊山(Blue Ridge Mountain)的山脚下,它建立于1800年代。在她的新角色中,Hamilton关注使用数字世界的工具来检索、组织和评估信息,以便增强课程和班级的项目。

她的工作“实际上是要帮助老师和学生探索新的学习媒介,”Hamilton说:“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

湾景高中媒体中心的样子和之前安静的图书馆迥然有别。它强调协作的学习,以及使用数字工具来生产动态的研究项目,这产生了一个更喧闹、有更多技术实践的环境,而它让学生在未来的大学学习中感受到受益匪浅。Hamilton说毕业生经常回来感谢她,因为他们的数字技能比起大学里的同班同学要厉害多了。

Hamilton对图书馆职能的改变来自于她对R. David LankesHenry Jenkins和其他人的研究和思考的接受:前者是雪城大学图书馆与信息科学硕士项目的主管,后者是麻省理工学院比较媒体研究项目的领导者,他们都关注数字原住民通过交流和合作的学习方式。Hamilton的模型则要求学生更加独立的思考,并且不只是使用Google搜索,而是用其他数字媒体工具来加深对一个题目的研究、理解和呈现。

向更喧闹、更互动的图书馆模型的转换在美国的公立学校系统才刚刚开始。乔治亚州、纽约州和加州的大学和私立学校中已经有了一些案例,这些案例都是改变图书馆的先行者。在马萨诸塞州,一所私立的住宿制高中——库欣学院(Cushing Academy),在两年前放弃了其超过20000本书的实体馆藏,把图书馆转变成了一个数字中心,学生使用电子书和可搜索的数据库。

“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常见的模型,”Hamilton说:“现在它最多也就是被零散的推行。”

在湾景高中,有一门课“Media 21”开展以班级为基础的项目,上课的老师是Hamilton10年级的英语老师Susan Lester。在为期一整年的数字项目中,老师鼓励学生们使用免费的能够组织信息的网络服务,比如EvernoteNetvibes来做任何事,从创建一个关于阿富汗战争的多媒体报告,到列出一份参考书单。

学生们还经常使用LibGuides,这是一个基于网络的知识共享系统,它允许使用者把自己的研究放到一个网络文档中,然后这个文档可以和学校里的其他人分享。学生们在他们进行的研究中创建了YouTube视频、播客和其第一手的内容。

老教师欢迎这种更有互动性和以项目为中心的学习方式,但是Hamilton也遇到了一些阻力,这些阻力来自一个她未曾想到的地方,比如新的老师,或者是成绩比较好的学生——他们可能已经习惯了更传统的、以考试驱动的学习方式。

Hamilton看起来正在重新定义图书馆员。她是Twitter的活跃用户,维护着一个关于“现代中学图书馆员”的博客,并且经常往来于全国各地,介绍她的模型。

湾景高中图书馆是获得2011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奖的唯一一座中小学图书馆,得奖原因是:它使用了最先进的技术服务,而且能够复制到全国的其他中小学图书馆。

Hamilton认为有更多的中小学图书馆系统能够采用湾景高中图书馆的模型,因为她所采用的许多网络2.0的技术,比如EvernoteNetvibes,都是免费的。学校图书馆必须有必要的硬件,比如联网的电脑和笔记本,以及像Hamilton这样的人来培训老师和学生使用这些新工具。

对于小红学校(Little Red School House)和伊丽莎白·埃尔文高中(Elisabeth Irwin High School,这所高中是位于纽约市的一个进步的私人中学,学费每年超过30000美元)来说,这个“喧闹的图书馆”的模型已经不新鲜了。

小红学校的中学图书馆员Jennifer Hubert Swan说,学校的课程表以小组学习为重心,因此她的图书馆在她12年的图书馆员生涯中一直是充满喧闹声的。

Swan相信,更加喧闹、更加依赖数字化的模型——在这个模型中,合作和对话得到了鼓励,孩子们使用iPadappLibGuides以及其他工具来完成多媒体的作业——在不久之后将成为规范。

“人们感觉不舒服,因为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改变,但是我不认为这个变化能被停止,”Swan说:“我认为这是一个进步。不接受这个变化只会让老师、图书馆员和孩子们跟不上时代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