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隙式阅读

原文出处:http://orweblog.oclc.org/archives/002081.html

2010年四月11日 Lorcan Dempsey

类别∶图书,电影和阅读……·用户体验·电子书及其他电子资源

牛津大学出版社的Evan Schnittman发了一个有趣的帖子,其中他讨论了三种模式的数字阅读∶发掘式的、沉浸式的和教学型的。确实值得一读。

读他的帖子,使我记起了一个我曾经用过的短语:填隙式阅读。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要做大量的阅读。这让我想到了洗手间,但是我更多地想到的是阅读和旅行。

Wolfgang Schivelbusch有一篇精采的专题论文《铁路旅行:十九世纪工业化的时空》,是一篇有意思的文章,它讲述阅读和火车的关系。他写道:当您厌倦了窗外快速消失的景物和与其他旅客交谈的时候,阅读立刻成了最受欢迎的事情。他描述着火车站的卖书与租书服务的出现。他引用了1860年法国医学大会会议录中的话:

事实上每个人在火车上旅行时都喜欢用阅读来消磨时光。一个人如果买到了一个社会阶层的人喜欢的书籍,就很容易在旅行中认识他们了,这是非常普遍的。

他引用John Murray的广告词:“铁路文学——信息及单纯娱乐的作品”。他还借用了Hachette介绍火车站的商店的话:怎样“把强制的空闲和令人厌倦的漫长旅程变成享受与指令”。

Allen Lane怎样在火车月台上构想了企鹅丛书的故事也是人所共知的(不论真实与否)(维基百科)。

现在阅读是旅行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们对在飞机上的座椅后的口袋所提供的这样的“机会”、在地铁上的读书人以及车站和机场的不可避免的售报亭或书店都很熟悉。

近年来,移动通信为这种在机场或等火车时的填隙式“强制空闲”介绍了一种新领域,人们可以用手机收发电子邮件、写博客或微博、浏览新闻和比赛结果等等。

现在,顺便介绍一下iPad。iPad似乎是用于填隙式阅读的理想设备,它支持社会网络、沉浸式阅读、对万维网的发掘与互动等等。可是,它的便携性还不如杂志、报纸或纸本书。因此,有关这些体型很小的iPad一些言论似乎会有巨大的意义。另外还有Kindle,它更加便于携带,可以只用一只手抓持。但是它不能更好地支持各种填隙式阅读以及网络互动。因此,看到用它打开其他应用程序也并不令人惊奇,虽然有人认为它可以延伸至沉浸式阅读,他们喜欢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空闲时段中都使用这样的沉浸式阅读。

译者:谭榕@SDU Library

《填隙式阅读》上有3条评论

  1. Practically everybody passes the time reading while traveling on the train. This is so common that one rarely sees members of a certain social class embark on a journey without first purchasing the means by which they can enjoy this pastime.

    基本上每个人在乘火车时都通过阅读来消磨时光。这是如此普遍以至于你基本上看不到某个社会成员在第一次登上旅途之时不会带买这种他们得以消遣时光的东西。

    在这里学习,共同讨论。谢谢!

    1. 谢谢!确实我当时的理解有偏差,因此我将第四段改成——

      事实上每个人在火车上旅行时都喜欢用阅读来消磨时光。你很少看到某个社会阶层的成员不买种他们得以消磨时光的读物就踏上旅途的,这是非常普遍的。

      1. 事实上每个人在火车上旅行时都喜欢用阅读来消磨时光。你会发现看到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总是买一本他们得以消磨时光的读物才踏上旅途,这是非常普遍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