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学校]*图书馆

原文出处: “Libraries of the Future.” http://fno.org/libraries.html (写作于1993年11月)

 

尽管预测未来常常会被高度质疑,这里还是对我们称之为”图书馆”的孤岛式信息系统的可能未来做出大胆猜想。当2005年时我们会发现什么?是否还会有在学校工作的图书馆员?他们是否还是主要服务于那些为了达到老师所规定的课前准备时间而每周来一次的学生?会不会有更多的书架用来藏书?到时候还会有书吗?

一、最坏的情况:信息ATM

来自银行的教训。未来学家预测未来的一个方法便是,观察那些与正在研究的问题具有直接或者潜在联系的领域,并与其做出类比。为了激发关于图书馆的想象,我们在此先谈谈银行–曾经保守派的典型代表,拒绝变化。

还记得银行的工作时间吗?20年前银行对于客户的需求出奇的迟钝,存款、取现或者办理贷款都非常困难。他们仅仅工作几个小时–而且时间上非常不便,使得工作一族根本就无法去银行。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新技术的到来、管制的解除以及由客户需求驱动的追求便捷、高质以及定制化的市场环境迫使银行进行改变。

还记得你最后一次去银行大厅办理存款或者兑现支票是什么时候吗?大部分银行现在都可以提供24小时服务,其中包括在无数方便的自动柜员机(ATM)上进行存取服务。大多数雇主都提供自动电子支票存款。如果想要核查一下账户,拨打800免费电话然后输入一些账号就可以了。很多人都发现他们不用去银行就可以享受更方便、更快捷的服务。

对于学校图书馆的启示。由于19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信息相对来说比较少,它们通常以书本的形式被存放在远离大众并且通常位于学校的、被称之为”图书馆”的地方。这些图书馆的经营模式就是集中化。市民和学生离开他们日常阅读和思考的地方(家里,工作地或者教室)去图书馆”取”信息–通常以书本或者笔记卡的形式–可以在任何地方阅读。与银行工作时间所引起的不便类似,这些服务的可获得性相对来说也比较有限。

即使是今天,很多学校的学生一周只能访问图书馆一次,或者需要在类似于上课前、休息、午饭或者下课后这样的闲暇时间查找信息。有事业心的图书馆员在条约和资源的限制下尽其所能,提供更加灵活的时间和更开放的服务,但是通常这些努力与学校其他活动的利益和优先权相冲突。

最坏的情况是新技术和获取电子信息的发展可能会威胁到我们已经熟知的学校图书馆以及那些作为信息员的服务人员的存在。在一些学校雇用人员时,这种危险已经发生了,因为教师们反对招聘”过多的”专业教师(艺术、音乐、体育和图书馆),从而将节省下来的资金用在减少每班学生人数或者购买新技术上。

David Thornburg提醒说电子消费品也许很好地预示着我们应该在学校尝试哪些东西。他描述了价值250美元,具有惊人连通性和处理能力的设备。想象一下在学校和大众图书馆里应用信息ATM–具有无线功能的小型手持PDA可以通过卫星与世界上所有的信息中心相连接。

即便是现在,我们已经发现一些学校在局域网中(LANs)将所有的教室互联,从而使得学生不用出教室就可以获取学校图书馆中心的信息。CD-ROM云集的图书馆或者一些其他信息中心可以提供百科全书以及海量文本、图形图像、数值数据如美国人口普查数据等各种数据库,学生不用访问图书馆就可以获得这些信息。一些学校还进一步建设网络,通过广域网(WANs)将所有的教室、局域网以及本地区的信息中心连接在一起,从而在整个地域都可以进行通信和数据传递。即使在晚上图书馆关闭时学生和教职工也可以在家里通过远程拨号利用布告牌和电子邮件系统交流信息。这个区域也许还会将自己的广域网与本地域或者整个州的网络相连接以分享不同区域的信息,以便服务更多的学生、教育工作者,获得更广的信息。作为这个连接中的一部分,该区域的学生和教职工都可以登录因特网,或者建立自己的互联网节点以便从教室的电脑上就可以直接登录。

在这个范围内,教室和家里的电脑都变成了信息ATM。学生、父母和教职工可以随时获取信息,其便利性如同银行提供的ATM机一样。

不要为Internet和上面所描述的情况感到担忧。Thornburg预测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和服务,2005年也许会通过类似于CyberNet的东西进行导航。Internet将作为全球信息共享系统的过时版本被铭记。

对于电子图书馆的展望,King1993年的报告中包括了对人工智能、专家系统、超文本、知识机器人、Gophers等的搜索建议。King报告中的预言家预测了以下内容:

无墙的、无缝的、透明的虚拟现实;全球网络或数字矩阵数据,知识银行,数据库,信息提炼,档案和资料库;在分布式环境下以比特和字节为单位将多媒体传输给最终用户的宽带高速公路;人工智能、专家系统、超文本、Gophers、客户服务器、WAIS服务器、导航网络空间的知识机器人;实时传递到通用学术工作站;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网关,门,窗口和智能交换机及链接。

King引用了Matheson1988年的远景综述:

新的目标是无缝的电子环境,在这里每个人可以简单方便、不受时间空间和学科限制的方式获取各种信息以及知识来源,从而满足从增强和刷新记忆,到学习,决策,以及创造新知识等一系列目的。

“不受时间空间以及学科限制”这个词承载着最大的亮点以及最大的风险。新的技术以远远超过我们称之为”图书馆”的方式传递信息。许多学生已经在家里尝试了网上数据库导航以及CD-ROM百科全书。虽然这可能会在很多方面解放学生和许多其他信息用户,但是King随即指出可获得性的增加并不会意味着理解力或者洞察力的自动提升。King还列举了若干阻碍网络空间梦想实现的因素,她提出这个梦想的某些方面也许仅仅只是梦境。对于图书馆员来说,幸运的是,King认为要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的作用至关重要。

二、最好的情况:媒体专家作为引导者,信息中介、IT主管以及馆长

由于新的技术可以在更短时间内传送更多信息,通过这些信息提升洞察力反而可能会由于信息的过多而更变得更加困难。Toffler对”信息过剩”发出警告,Drucker认为信息过载会导致”信息封锁”。尽管影响图书馆员的革命性变革正在进行,至少四个新兴的角色可以给人以相当的启示:

媒体专家作为引导者

因为大多数信息都不能直接使用,告诉孩子们如何通过查书的方式找到信息将会转变成引导孩子和教职工如何在数据的海洋中有目的性地航行,如何发现可以对正在研究的问题带来启示作用的信息。

King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个研究者用搜索引擎找了1000篇与正在研究的问题有关的文章–但是其中只有三篇被证明是有用和有启示作用的。当整个班级在LANs、WANs以及Internet上畅游时,可以改善他们搜索技能的媒体专家无疑将被证明是重要的团队成员和咨询师。这种类型的咨询和引导也可以在教室里或者在我们通常称之为学校图书馆的地方远程提供。

接下来的五年左右,如果图书馆配备了多台可以连接到检索系统的电脑,而教室里仅有少量的电脑,那么这种情况下大范围的信息指导就会在图书馆中心适时而生,比如,整个三年级教室可以设在图书馆里以便相应的老师可以学习电子百科全书的应用。图书馆员通过精湛的搜索技能帮助教职工提升的同时,最终目标是使得教师也可以远程提供类似的指导。他们将非常频繁地往返于教室和图书馆之间完成搜索,除非他们配有4~6台电脑连接到同一百科全书的教室(而这在大多数学校中都不太可能实现)。

有事业心的图书馆员应该是学校里第一个学习Internet导航的人,因为他们可以为学生和教职工在处理常常令人懊恼的信息来源时提供帮助。

在1993年夏季的《职业发展杂志》上,Philip Schlechty一篇一流的文章对五种不同类型教师的职业发展进行了规划。他将这五种类型定义为:开拓型、先锋型、定居型、居家型以及破坏型。抛开现在的主题而言,这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那些决定成为开拓型和先锋型的图书馆员在引领其所在学校步入信息时代时,会发现他们的作用将被大大提升和强化。

媒体专家作为信息中介

媒体专家也许能够在用户评估和筛选数据和信息时提供帮助。King认为他们可以告诉用户如何处理过多的信息、判断信息质量、确定具体需求以及如何应用信息等。她给出了以下建议:

“图书馆和信息科学领域的重心必须从技术上回归到用户身上,回归到图书馆的实践以及对于信息本身的研究上。研究人员需要重新充满激情地探索个人如何理性地处理信息:信息怎样才能有助于问题解决和决策过程;信息产品的质量和服务如何才能被最好地评定;整个社会中信息扮演怎样的角色。”

目前整个注意力都集中在基础层面的语言水平和综合课程上,媒体专家可以通过帮助教职工和学生确定和评估耗费他们时间的文学和阅读来提升学习经验。一些出版商现在可以提供支持主题词检索的CD-ROM产品,这些产品严谨地罗列出目标读书清单以及相应的最新书评。提供这些信息的媒体专家可以为课程规划团队提供帮助,这有助于学生掌握我们所希望的信息技能。

媒体专家作为IT主管

IT(信息技术)–信息系统的设计以及硬件支持是很少有图书馆员能够精通的学科领域,但是LANs和WANs的激增表明每个学校的图书馆员最好能够掌握如何设计这样的系统以满足学生和教职工的学习要求。在很多情况下这样的设计是被几乎没有教学经验的系统人员设计的。媒体专家通过影响这些系统的设计,从而在实现学校的教育愿景上占有尤其重要的地位。问题不仅仅是简单地将所有教室和信息系统连接起来。图书馆员还需要问:这个网络以何种方式提供哪些信息服务?一个CD-ROM百科全书可以服务所有的45个教室吗?它应该是多媒体的还是基于文本的?网络最多可以同时容纳多少用户?还需要一些其他的规划吗?

媒体专家作为馆长

作为沿袭下来的传统,当这么多的信息转换成电子或者数字格式后,媒体专家的一个作用也许是保护各种各样的文物,包括图片,实物,手稿,采访当地人物的录音和许多值得多感官学习(摸,闻,尝等)的物品。

随着格式质量的不断进步,一幅油画的视盘影像可能和实物不一样。另一方面,学校购买的印刷品可能原本是摄影的照片影像,因而品质上无法完全等同。媒体专家认为图书馆是享受信息盛宴的大众聚集地,所以会尽可能地收集不同的物品从而吸引不同的受众,把他们吸引到这个不同于虚拟现实的地方。与”虚拟空间”相对,也许媒体中心都存放着真实的事物。

媒体专家在信息王国中将找到支持”图书馆”这一方向的内容, 1988年美国图书馆协会的出版物中对其宗旨和七个目标进行了描述:

图书馆媒体计划的宗旨是确保学生和教职员工成为理念和信息的有效用户。

1.提供智力上的可近性。2. 提供物理上的可近性3.鼓励用户成为有鉴别能力的消费者和娴熟的信息创造者,并为其提供学习经验。4.在教学和信息技术的使用中提供引导、指导和咨询服务。5. 提供能促进终身学习的资源和活动。6.成为具有学校信息中心功能的设施。7. 提供多样性的资源和学习活动。

结语

上面列举的新兴角色并不意味着需要取代或替换所有现有的角色。通过讨论的方式将学生引入文学殿堂以及形象地阅读等历史悠久的传统理应得到保护。对于每个学生都要进行细心的培养,从而使阅读兴趣浓厚的可以找到好书,兴趣不浓的可以养成阅读的习惯。最基本的一点是必须调整角色以满足新技术的挑战。随着学校进入下个世纪,学校图书馆将作为主动学习习惯培养的核心来满足学生的求知欲、探索欲及研究欲,在这个过程中媒体专家将起到领导作用。

——————————————————————————

*注:根据远洋老师提议:“这一篇应该是处于针对中小学‘学校图书馆’的。要是这篇也在标题后面加一个副标题,将更有利读者对这一系列译文进行有选择的阅读和参考。如果原文没有副标题,自己加一个中文的,放在[方括号]中,最后给个注释”。

Jamie McKenzie  著   Crysta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