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的未来

   原文链接:The Future of Libraries.” http://www.futuristspeaker.com/2006/11/the-future-of-libraries/ 

伟大变革的开始

1519年,达·芬奇逝世,他给世人留下了世界上最大的一份艺术品收藏,总共有5000余张彩绘、素描以及草图,直到400年后的今天,其中的绝大部分艺术品才公之于众。

在达·芬奇死后,这批藏品的绝大部分都落在在梅尔奇(Francesco Melzi)的手中,他是达·芬奇信任的一位助手和他最喜欢的学生。1579年梅尔奇死后,这些藏品经历了长时间颠沛流离的岁月,并且遭受了许多破坏。

1630年,西班牙王宫中的一位雕刻家列奥尼(Pompeo Leoni)粗心大意的重新整理了这些藏品,他把其中的艺术作品和带有科学性质的技术作品分开。他撕裂原始的手稿,进行重新的剪贴,最后把这些藏品变成了独立的两部分。其中一些零散的碎片就永远的丢失了。

1637年,这些藏品捐给了米兰的昂布罗修大图书馆(Biblioteca Ambrosiana)。1796年,拿破仑强迫把这些手稿运到了巴黎。其中许多藏品都在接下来的170年里”消失不见”,直到1966年,人们才在马德里的国家图书馆中重新发现了它们。

达·芬奇的藏品能够保存下来,图书馆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经常会好奇历史中另外一些伟大人物的生平,他们的著作没能通过图书馆保存下来,而且其中一些人我们永远都没法知道了。

信息档案

纵观整个历史,图书馆的角色一直是像仓库一样保存手稿、艺术品以及重要的文献。图书馆是信息的中心,为绝大多数人所敬畏,因为每一座图书馆都为全人类保存了一些最重要的信息。

在中世纪,图书是贵重的财产,绝大多数人都无力拥有。所以,图书馆通常有很多诵经台,书就锁在里面。

1455年,古登堡(Johann Gutenberg)开始用他的印刷机印刷《圣经》。不久之后,他把印刷机送给福斯特(Johann Fust),因为在之前的10年里,福斯特一直在资助古登堡的印刷工作。印刷革命在很大程度上应当归功于福斯特的儿子们,在1500年以前,一共有大约50万册图书出版流通。

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是图书馆演进过程中的一个关键人物。在1883年到1929年间,他一共资助了2509家图书馆,其中有1689家位于美国。

今天,图书馆拥有大量的馆藏图书和其他资源,它主要是由城市和其它组织赞助并维护的。馆藏的使用者通常都是不自己买书,或者买不起书的人。

但是,这个定义正在发生变化。

变革开始

在过去,信息稀缺并且珍贵,今天,大量的信息随手可得,而且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免费的。

过去,人们去图书馆寻找特定的信息,现在他们可以在网上找到这些信息。绝大多数需要特定信息的人们现在都不再需要去图书馆了。但是,另一些人仍然经常光顾当地的图书馆,比如通过阅读获得快乐的人。

作好准备

我们在这里列举出了影响下一代图书馆发展的10个最重要的趋势。毫无疑问,还有另外的趋势。我们选择这些趋势是为了表明,技术在飞速发展,图书馆使用者的想法也在同样的飞速发展。

趋势1:通讯系统不断改变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

通讯系统经历了快速发展。如果你从1844年发明电报开始画出一条发展的曲线,你会发现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1876年 – 电话,1877年 – 留声机,1896年 – 广播,1935年 – 传真机,1939年 – 电视,1945年 – 第一台计算机ENIAC,1947年 – 晶体管,1954年 – 彩色电视机,1961年 – 激光,1965年 – 电子邮件,1973年 – 移动电话,1974年 – 第一台微型计算机Altair 8800,1989年 – 万维网,1990年 – 网络搜索引擎,1996年 – Google,1999年 – P2P,2000年 – iPod,2004年 – 播客。

当然还有更多的时刻可以加到这张表中,但是如果你思考我们前进的方向,有一个问题毫无疑问应该是我们考虑的。那就是,通讯的终极形式是什么?以及,我们该怎样到达那里?

我们无法获知通讯的”终极形式”,但我们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不是写字和读书。书是一种技术,写也是,每一种技术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

趋势2:所有的技术都会寿终正寝。今天使用的所有技术在未来都会被更新的技术所取代

各种媒体格式正在不断消失。8轨磁带被盒式录音带取代,盒式录音带又被CD取代,而CD目前也在不断式微。

电话工业从转盘电话发展到按键电话,发展到无线电话,又发展到移动电话,然后可能会发展到功能无所不包的PDA,其中有移动电话、音乐播放器、无线电广播,以及游戏机的功能,我们今天的标准可能完全无法识别它。最终,移动电话有一天会消失。我们不需要看到技术才使用它。

相似的,每一种今天正在使用的装置、工具、硬件、设备以及技术都会过时,新的东西会取代它们。新的东西会比今天的东西更快、更聪明、更便宜、更强大、更持久、工作得更好而且看起来更酷。

趋势3:我们还没有到达最小的存储单位。但是我们很快就能到达了

我们生活在一个麻烦的时期,和信息存储有关的技术发展得例行公事,我们都可以预期到接下来的发展。新的突破很难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因为突破实在太多了。但是,摩尔定律不会无限的发展下去。

存储单位不可能无限变小,它是有物理极限的。在未来几年中,发展的速度将会变缓并将最终停止,我们也会从主要追求存储器的体积微小转而追求其他的信息功效,比如说速度、可靠性以及持久性。

一旦达到了最小的存储单位,我们就能够设定标准–包括信息的标准和存储的标准。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可以借此规划未来稳定的信息基础,以及图书馆和这个基础产生互动的机会,进而建构新的并且激动人心的”信息体验”。

但是,稳定的信息存储最关键的组成部分或许应当以”可查找性”(findability)这个议题为中心。

趋势4:搜索技术会变得越来越复杂

许多人都觉得我们今天的搜索技术非常简单,确实如此。但是搜索很简单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当今绝大多数搜索工业都基于文本搜索。文本搜索正在扩展到多种语言,而且,也扩展到一些图像、音频和视频的搜索。但是,下一代的搜索技术能够搜索味道、气味、质地、反射性、不透明性、质量、密度、音调、速度和体积这些属性。

一旦我们能够执行越来越复杂的搜索,人们如果查找这一类型的信息,图书馆员也就能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人们不需要花费时间,并且学习特定的技能才能跟上搜索的新的发展,他们只要找称职的专业人员就好了。

趋势5:时间的压缩正在改变图书馆赞助者的生活方式

人类的需求正在不断增加。”需求”的范式正在改变、进化,以及更为重要的,变得越来越快。时间的压缩几乎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每个方面,但是我们压缩了我们的时间,我们也就压缩了我们的需求。

平均起来,现在人们每天比80年前少睡2个小时,从8.9个小时减少到了6.9个小时。34%的午餐是边走边吃的。有66%的年轻人同时上网和看电视。最近的一个研究显示,我们的社会中有43%的人都会有决策的困难,因为他们接受了太多的数据。

基本说来,我们的需求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人类的需求越来越多,图书馆能够满足这些需求的可能性也就越来越大。但是,”需求”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目标,所以未来的图书馆需要能够适应其赞助者的不断变化的需求。其中,一个会消失的需求就是使用键盘。

趋势6:随着时间流逝,我们将会进入口头社会(verbal society)

键盘现在仍然是人类和电子信息接触的首要方式,尽管发明家们长久以来都觉得更好的方式肯定是存在的。使用键盘的日子屈指可数了。正如上文所说,所有的技术都有终结的一天,不久之后我们就会见证键盘时代的结束。

克罗斯曼(William Crossman)博士是CompSpeak 2050 口述文化及交谈电脑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Talking Computers and Oral Cultures)的创建者和领导者,他预测到,我们和键盘说再见之日,也就是我们进入口头社会之时。他还预测说,读写能力将会在2050年消亡。

他提出的日期的准确性以及从文字社会到口头社会的转变都是存在争论的,但是毫无疑问,现在有一个强大的向口头信息发展的趋势。电脑变得越来越像人,有自己的个性、特质以及其他特点,我们和电脑在一起会觉得就好像和其他人类共处一室。

趋势7:人们对于全球信息的需求呈指数增长

未来商业世界的许多秘诀都隐藏在英语或者其他主要语言以外的作品中。一家公司在外国做生意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是否能够理解当地的文化、社会以及体制的运作方式。

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预测:”劳动力市场的国际化以及政治的不稳定和冲突将会导致2015年前后世界性人口移动大幅增加。现在,合法以及非法的移民已经在50多个国家占据了超过15%的人口数量。这个数字将会进一步增长,并且会增加社会以及政治的紧张局势。这个变化一旦改变了人口和经济的发展方式,甚至于能够改变国家的认同。”

我们学习并且理解世界上其他地方文化的能力是我们准备进入未来全球社会(global societies)的关键。我们了解了全球社会,全球体系的新纪元也就开始出现了。

趋势8:全球体系的新纪元已经蓄势待发

绝大多数人都不用”全球体系”的方式来思考,但是许多体系都是经过了几个世纪的发展,现在在我们的生活中仍然起着重要的作用。

我们当前的全球体系包括全球贸易、全球海洋运输、公制体系、全球的通讯社、世界邮政体系、时区、全球航空运输、全球股票贸易。两个最新的全球体系包括GPS系统和因特网。

很少有人从全球体系的角度考虑问题,并且去理解这些体系意味着什么。但我们的文化和社会正在变得越来越均质化,所以,创造出跨界体系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未来全球体系的例子包括贸易公司的全球会计标准、全球知识产权系统、全球免税代码、世界货币体系、世界道德规范以及非正式的大地测量体系。人们将会开始开发这些新的全球体系,因为每一个体系都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机会,这些机会来自于体系所创造出的绝对的高效率。

图书馆将会在发展全球体系中起到核心的作用,因为它们将要记录并且传播重要的信息,新的体系将会建立在这些信息之上。而图书馆本身就是一个全球体系,它是新体系和新文化的定位点。

趋势9:我们正从产品为中心的经济学转向体验为中心的经济学

随着世界人口老龄化和”婴儿潮世代”(Baby Boom generation)步入退休,许多人都会用他们的积蓄创造更加自由和移动的生活方式。一个人拥有的每一件东西都需要他们的注意力,而且靠积累物质财富来炫富也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体验成为关键。

你怎样评价你最近一次使用图书馆的体验?很有可能从来没有人问过你这个问题。但是在未来,用户的体验将会成为图书馆最关键的评价标准。

在家门口的图书馆庄重的读书体验将一去不复返。人们用多种多样的方式呈现并且利用信息,这些信息采用了新的以及特殊的格式。

但是更重要的是,书籍本身也会从产品转化成体验。以后,书籍从简单的”书页上的文字”转变成信息的多种数字载体,人们就能够通过书籍创造的体验来评价它们。

趋势10:图书馆将会从信息中心转变成文化中心

随着各种信息分配形式的出现,图书馆作为保存事实和信息的中心场所的地位发生了变化。这种资源仍然是重要的,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图书馆的其他部分。

文化中心是未来图书馆越来越受人瞩目的功能。图书馆不仅仅是信息资源的所在,它承担了更多的使命,而且这些使命与时俱进。

以文化为中心的图书馆与社区的精神相契合,它要评估哪些事情是重要的,并且为这些重要的事情提供资源的支持。现在的文化中心包括博物馆、剧院、公园以及教育机构。未来的图书馆能够包括所有上面提到的功能,但是特定的社区要负责制订总体的规划,来反映其居民的认同和个性。

对于图书馆的建议

图书馆正处于一个独一无二的时刻。绝大多数人都会温情脉脉的回忆他们在图书馆中长大的经历,而且也没有真正”讨厌图书馆”的机构,所以绝大多数图书馆都有足够的时间来重新塑造发明自己。

图书馆在社区中所扮演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人们和图书馆以及图书馆所提供的服务产生互动的方式也在发生变化。因此,我们提供了一系列建议,希望图书馆能够提出它们自己最好的解决方法。

  1. 评估图书馆体验。测试赞助者的意见、观点、想法,理解怎样能够解决社区最关注的问题。研究社区以及走进图书馆的每一个个人。
  2. 拥抱新的信息技术。每天都有新的技术产品进入我们的生活,人们感到迷失,因为他们不知道是要用这些新的产品还是使用现有的产品。现在还没有组织站出来,帮助大众理解新技术,所以,这是图书馆的绝佳机会。图书馆需要提供人们理解新技术的资源,并且提供指导。
    1. 成立技术指导委员会,和技术保持密切的联系。
    2. 雇佣社区中有经验的技术人员,进行定期的讨论,让社区可以加入讨论。
    3. 邀请专家,进行关于新技术的讲座。
  3. 保存本社区的记忆。绝大多数图书馆都成为社区档案的保存所,可是社区的记忆不只是文献而已。1950年在中央大街(Main Street)上开车能听到什么?1965年的一个早上在乔氏面包房(Joe’s Bakery)能闻到什么?社区照片中的这些人都是谁?他们为什么重要?记忆表现为许多形状和形式。不要让你们的记忆消失。
  4. 试验创新的空间,让图书馆的未来可以说明自身。在过去20年里图书馆的地位现在仍然未有定论,所以我们建议图书馆应该聚集起创新的空间,这样图书馆员、图书馆的使用者以及社区能够进行试验,判断哪些理念能够吸引人们的注意。创新空间的一些可能的应用包括:
    1. 乐队的练习室
    2. 广播站
    3. 博客站
    4. 艺术工作室
    5. 录音工作室
    6. 电视工作室
    7. 想象屋(Imagination rooms)
    8. 戏剧练习室

我们距离达·芬奇的时代已经很远了,我们距离书籍锁在诵经台的时代也已经很远了。山雨欲来,但我们仅仅触及了变化的表面。撰写当代图书馆限定性的历史是一件需要循序渐进的工作。我们的建议是,享受这趟旅程,享受明日图书馆能够带来的种种惊奇。

islanderle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