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图书发生了什么革命?:电子图书逐步融入学术图书馆

过去十年间,学术图书馆市场对采购电子图书的关注陡然升起,这种关注一般是受到供应商提供的产品和媒体相关报道的影响。现在有足够的历史数据来确定可能影响学术图书馆对电子图书的关注和电子图书对学术图书馆渗透的具体因素。

由于图书馆员在评价和评估电子图书产品中获得了更多的经验,他们采购电子图书的评定标准更加确定和一致。随着新技术的发展、电子图书供应商的变化以及图书馆数字化的立意,电子图书的环境不断变化。学术图书馆的馆员已经意识到根据他们研究机构的先导计划动态-特别是根据课程和读者的信息查找行为以及技术偏爱来设计他们电子图书方案的重要性。图书馆系统已被开发成把社会网络和课程管理软件集成到图书馆服务中,把图书馆目录重新设计成为优化发现到传递过程的更大计划的一部分。过去7年发表的文献中反映出对电子图书和其它电子资源有关的读者信息查找行为和技术偏爱的不断加深的认识。

同样地,通过图书馆文献也可以追寻学术电子图书市场的增长轨迹。2000年,Donald T. Hawkins在Dialog数据库中进行关于电子图书的文献检索,报告了在过去2到3年中电子图书文章的爆炸性增长。2003年Charleston会议三分之一强的会议录是以电子形式出版的。用不同的术语“e-book,” “electronic books,” 和 “digital books”对图书馆文献和信息资源全文数据库的检索也显示越来越多的文献涉及电子图书。1995年前有91篇文献,1995-1999有113文献,2000-2007年有600篇文献。

电子图书的历史
1945年,Vannevar Bush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前瞻性文章,号召要聪明和创造性地利用技术使信息的储藏和检索更加便利。文中,Bush描述了memex,一种用于储存、检索和显示私人图书、档案及文件的概念型装置。Bush也描述了同时打开多个文件的功能,以及给指定文件增加注释的功能。布朗大学的计算机专家Andries van Dam受到Bush文章的启发,与一个小组多年致力于研法利用计算机储存和检索文本的方法。到1967年,van Dam和他的学生开发了超文本编辑系统(HEP),可以在电脑屏幕上阅读文本。1968年,电脑专家Alan Kay描述了Dynabook装置,它类似于便携计算机,带有图形用户界面。虽然第一台原型机历经四年仍未成功,Kay还是认为它会进一步推动信息的交流。Kay很有远见,他说“正象图书是口头媒介的延伸,计算机也是印刷媒介的延伸”。

后来,一些著名的先导计划最终使一些数字化的公共领域文本可通过互联网免费获取,帮助推动了电子图书进入公众视野。1971年7月4日,Michael Hart键入了“独立宣言”,启动了后来众所周知的古登堡计划。今天,作为仍在进行的古登堡计划协作努力的成果,2万多个公共领域文献可以通过互联网免费获得。1996年,Brewster Kahle建立了互联网档案(Internet Archive)-一个试图保存网页和其它内容,防止互联网“湮灭”的非营利性的组织,。互联网档案的收藏包括古登堡计划的文本、百万图书计划(该先导计划是要建立一个免费阅读的、可检索的、以英文为主的、一百万种藏书,人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获取)、以及其它免费获取的电子文本收藏。Kahle的组织与古登堡计划协作,在向古登堡计划提供文本的同时,还协助拥有和传播内容。

随着互联网在1990年代后期日益广泛使用,一些出版商和供应商开始考虑拥有和出售电子图书。那时,将图书上网的过程通常包括把出版的印刷版图书用键盘输入或扫描、校对并把它们转化成网上格式,一般是HTML格式。尽管纸本书通常有计算机文档,出版商很少有权出售电子图书版本。因此,早期电子图书收藏的制作是一个艰苦的、昂贵的工作,包括文本的扫描和手工操作以及编排。1999年随着NetLibrary进入市场,图书馆可通过商业途径获取2000多种电子图书。2000和2001年,两个竞争的电子图书供应商Questia和ebrary分别进入市场,他们具有不同的获取模式。Questia和ebrary直接对终端用户行销他们的服务,为图书馆员建立,灵活的机构帐户。Questia按周、月、年出售针对个人的订购方案。任何人都可以免费检索,但只有订户可以阅览和定制文献。Ebrary和NetLibrary现在专门向图书馆出售电子图书。Questia直接向学生推销它的研究性服务。

在这个实验阶段,电子图书的一些产品和行销趋势开始显现。那些最初的图书馆电子图书收藏包括许多计算机、商业、和工具书类,反映了供应商收藏的重点。一项对NetLibrary交易日志的研究表明,一个用户平均浏览一本电子图书的时间是10.9分钟,“每次浏览时间中间值的是3.1分钟。” NetLibrary使用数据分析表明,这种电子图书收藏被用作现成的参考资料数据库。这更加验证了Clifford Lynch 1999年有关电子图书的表述:数字版本与传统的从头到尾顺序阅读的图书相比更像是参考数据库。

很快,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依靠风险投资经营、但并没有赢利的NetLibrary经历了严重的金融灾难。图书馆员担心NetLibrary会完全歇业,因此销售额萎缩。NetLibrary转而出售,2002年2月,OCLC购买了它。
RoweCom,一个电子期刊供应商,没有将图书馆客户的付款交给出版商,结果未能履行2003年的一些订购协议,随后于2003年初破产。尽管这家公司不是一个电子图书供应商,它的倒闭还是对电子图书市场造成了负面的影响。由于NetLibrary 所经历的财政困难和RoweCom的倒闭,图书馆员担心新的供应商的生存能力,对购买电子资源的风险更加敏感。

2004年,两个新的电子图书供应商Ebook Library (EBL)和MyiLibrary成立了。两家公司都旨在通过灵活创新的价格和获取获取模式对现有的电子图书产品和服务加以改进。

2004年12月下旬,Google宣布了与纽约公共图书馆、密执安、哈佛、牛津、和斯坦福大学合作的Google纸本图书馆计划(Google Print Library Project,后来更名为Google Books Library Project)。这些图书馆的数字化馆藏可以在Google图书检索中获取。用户可以阅览图书的书目信息、获取少部分仍在版权期内的数字化图书,以及阅览和下载已过版权期的整本图书。2004年以来,更多的合作者加入了这个计划,包括CIC,一个由12所大学图书馆组成的图书馆合作组织。每个图书馆以及CIC与Google有不同的协议。一些机构重点放在数字化他们与众不同的馆藏或特藏,给读者提供这些独特的资料网上获取,免除复制的辛苦。这个计划也使图书馆可以只提供电子版本,从而保护他们的纸本文献。

在此期间,不同的出版社开始开发本身的电子图书出版计划,这就使他们拥有电子图书并直接出售给图书馆。这些出版社有Elsevier、牛津大学出版社、Springer、以及Taylor & Francis,以及许多其它出版社。大多数出版社也通过一些电子图书的先行者,如EBL和NetLibrary,出售部分或全部电子图书。

由Google图书馆计划数字化的不属于公共领域的的图书主要用于让检索者确认有哪些图书可以购买;读者可以检索这个收藏,看到符合他们检索标准的图书的片段。即使这种用途异于本节讨论的其它电子图书的用途,该计划仍可能比其它供应商对电子图书前景的影响大,因为它在短时间内使全部图书馆馆藏和特藏可以通过网络获取。Google图书馆计划伊始即使数十万种图书可以通过网络获取,,其它电子图书供应商花费5年获取也不能望其项背。Google的先导计划为图书馆员大规模的馆藏电子化提供了方法和资源,并且生成数字化复本以保存和保护印刷型图书。其它电子图书供应商直接与出版商合作,把他们的内容数字化,提供给图书馆的电子图书仅限于那些由出版商和电子图书供应商选择的收藏。Google的计划使图书馆员能够挑选要数字化的图书,突显出图书馆员的文献管理知识和技能,这是其他电子图书供应商不具备的。

图书馆员的看法
去年春天ebrary调查了552个图书馆(77%是学术图书馆)的583个图书馆员,了解他们对电子图书的看法。
调查显示,发现电子图书的主要方法是网上公共检索目录(OPAC),总体而言,图书馆员不相信读者会利用电子图书。Allen W. McKiel分析了这个调查结果,猜测OPAC可能不是最适合的电子图书界面。他建议电子图书应作为研究资源通过讲授和结合课程来推广。图书馆员自己除了下载MARC记录到OPAC上,对于把电子图书与其它图书馆资源结合起来还做得不多。图书馆员和教师都不把电子图书链接到课程管理软件、教学参考文献和阅读文献表中。这种由教师结合到课程的做法会帮助提升对电子图书的认知,使学生养成使用习惯。

调查也表明,使用电子图书存在一些严重障碍。调查回答者说“缺乏了解”是主要的障碍,其次是“难以阅读”“平台使用不便”和“缺乏培训”。McKiel建议培训可以解决 “难以阅读”之外的所有障碍,,他把那个障碍解释为或许表明了对印刷型版式的偏爱。这些发现暗示,如果图书馆员把精力放在引导和推动电子图书与课程的结合,电子图书的使用就会增加。

既便如此,也必须被克服其它障碍:80%的调查回答者发现电子图书采访模式混乱,显示出作为图书馆员采用电子图书的另一个重大障碍。这说明图书馆员对于购买电子图书代替其印刷本总有种挥之不去的不安全感。尽管购买模式和相关的过程易于理解,诸如图书馆是否拥有数字图书或者是否有数字图书的永久使用权等问题常常仍是灰色地带,使得购买电子图书似乎很冒险。如果出版商和集成商如果能够清晰地说明他们可以向图书馆提供的服务和选择,他们就将加强其生存能力。

虽然没有图书馆员的参与,电子图书就不能在学术图书馆中整合和采用,但是电子图书是否被教学和学习使用和采纳,教员和学生可能是决定性因素,随着技术的进步,研究人员、教员和学生将以新的方法获得信息;了解这些行为和期望可以帮助预测电子图书在学术图书馆如何发展。

学术团体的看法
由IMLS出资赞助的研究“信息汇聚调查:大学用户信息需求满足方式和原因”支持了上述的发现。
几项关于寻找信息行为的研究报导了学者如何发现和利用信息资源的类似情况。在加州大学Berkeley分校进行的一项人文和社会科学本科教育中用户和数字资源利用的研究得出结论,“教员使用不同策略讨论数字泥沼。对大多数人,阻力最小的途径是常常采用的一种途径-Google检索,去办公室,或者发个电子邮件给同事,访问一个信赖的网站,或者常常查看自己搜集的电子资料。”这是一项大学教员和学生信息寻找行为的研究,研究包括2005年5、6月间共8个焦点组与31位教员、19位研究生和28位本科生的面谈;与6位教员、4位研究生和5位本科生的15次半结构性面谈。

焦点组的面谈结果显示本科生看重电子资源可以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获取。研究生和教员则希望获得实体的馆藏和电子资源。所有被调查者都认为在图书馆系统中查找信息很难,建议有一个通用的注册方式和密码获取电子资源。Amazon.com被认为是一个简单、方便、快捷的检索系统的范例;它常常被用来查找书目信息,然后被复制并粘贴到图书馆的OPAC中。所有参与者都报告,他们使用Google或Yahoo这样的检索引擎,因为它们方便,并能提供当前的信息。在半结构性面谈中,参与者指出网络搜索引擎也被作为familiarization tools。他们也使用电子图书作为普通的参考工具查找电子图书参考书目中包含的其它纸本资源。他们说,如果容许,他们经常将电子文本打印出来。

尽管由于抽样规模小,这些面谈的结果不是概括性的,但是它支持其它所报道的研究发现。这些反馈表明,当前查找和传递电子图书的方法可能被视作获取和采用的障碍。

采用电子图书的障碍
尽管电子图书有吸引人的地方,例如随时随地可以获取,但是电子图书还没有象电子期刊和论文那样被整合到图书馆服务中。按照计算科学中心的图书馆统计学家Barbara Blummer的说法,电子图书仅占了学术图书馆馆藏的5%。专业图书馆馆藏中电子图书占15%-60%,而公共图书馆馆藏中电子图书仅占2%。电子图书在图书馆馆藏中如此低的占有率导致要对采用电子图书的障碍进行调查。

有几个主题始终出现在关于电子图书采用和整合到图书馆馆藏、服务和系统的障碍的文献中。这些主题包括电子图书和硬件标准的缺乏;不兼容的权限和操作性能;不切实际的价格、购买和获取模式;有限的查找和传递功能。

缺乏标准和硬件开发
开发和销售电子图书没有标准,因此图书馆必须支持多种格式、软件、硬件、以及获取、购买和使用模式。当把电子图书集成到学术图书馆的采访、查询、和传递系统时。因此,如何将电子图书在学术图书馆采够、发布和传递系统中进行整合的挑战往往另人却步。

由电子图书提供供应商或出版商提供的最普通的传递方法是通过因特网的PDF格式。阅览电子图书最常用的硬件设施是图书馆工作站或个人电脑。一些人相信大多数人用便携式或台式电脑阅读电子图书,电子显示器对于人们看或读较长的时间是困难的。然而,佛罗里达的Poynter学会-一个新闻智囊团报道:“平均起来,故事文本在线上阅读的比例远远大于印刷本阅读:网上阅读占77%,大幅报刊占62%,小报占57%。”他们的研究也指出了如果读者选定阅读一篇文献,几乎三分之二的线上读者会在线阅读全文。由Marie L. Radford和Lynn Silipigni Connaway所做的关于“屏幕民”或12至18岁的人群的研究显示,用户行为可能朝着有利于在线上接收、阅读、和发送内容的方向变化。新的一代更加青睐在电脑屏幕和移动电话上阅读内容。如果这些发现是正确的,如果正在开发的阅读器确实可提供易于阅读的显示器,电子显示器就不再是采用电子图书的障碍。

不兼容的权限和操作性能
图书馆组RLG的高级分析员兼《美国图书馆和电子杂志》月刊的专栏作家Walt Crawford写道:“数字版权管理引起的兼容性问题强烈限制了电子图书的潜能”。许多认证政策和程序是信息需求者难以把握的。参加““信息汇聚调查:大学用户信息需求满足方式和原因””研究的学者特别提到通过图书馆门户获取电子资源的困难,因为获取资源需要多重的注册和密码。
在不止采用一个电子图书平台图书馆中,,如浏览一本电子图书、复制、粘贴和打印等通常的工作就可能不太一样。这会使用户和图书馆员晕头转向。
电子图书硬件缺乏互用性要求图书馆支持不同硬件平台的电子图书-不仅有工作站或便携式电脑,还有专门的阅读器、PDA和移动电话,以及数字音频图书的MP3播放器。学术信息查询者不想被限制到一个平台上-他们希望在家和办公室以及在便携式电脑和其它如PDA、移动电话和MP3播放器等电子装置上获取同一本电子图书。

不切实际的价格、购买和获取模式
对于电子图书供应商和出版商来说,对获取和购买电子图书的市场预测可能是不现实的。一般人感觉电子图书应该与印刷书花费一样或更少。这一假设是基于电子化提供内容比用印刷本提供要便宜。然而,这个假设不一定准确。对于“原本是数字的”电子图书来说,整个出版过程-书写、编辑、格式化等等-仍然是一样的。对于多种类型的电子图书,出版商必须计算拥有内容、维护和改进平台特征以及提供技术支持的费用。与电子图书相关的出版和发行费用影响定价模式,这些模式仍在不断变化中。

目前,学术图书馆可以在多种定价模式可以选用,包括按本购买电子图书、按包订购、或租用电子图书,以及这些模式的变种。每一种定价模式都有显著的优势和不足,必须认真考虑。例如,租用模式价格便宜,适合短期使用,但有学术用户无权获取数字内容、学术图书馆员无法保存和存档数字内容的风险。

获取模式通常有两种:并发用户,或者是从印刷本模式借用的一本书一个用户模式。尽管ebrary正在尝试以不同价格提供两种模式,但大多数电子图书供应商只提供一种获取模式。Ebrary调查的回答者说,他们不满意NetLibrary仍然使用的单一用户获取模式。McKiel写道“我认为这既是技术问题,也是定价/内容问题,因为它利用技术人为限制获取,这是违反利用技术以较低的成本增加获取的初衷的。

自从早期采用电子图书时期,图书馆员就要求把电子图书用于馆际互借请求。然而,出版商一般禁止这一用途,因为对非附属用户提供临时的获取设有技术限制。一些电子图书供应商,例如EBL和MyiLibrary,曾尝试提供短期出借模式应对这一问题。EBL提供一种按次付费模式来解决馆际互借请求。最近,MyiLibrary宣布与NRC-CISTI合作提供一种新的“电子图书出借”服务,利用这项服务,图书馆可支付25美元在30天内获取一本电子图书。
答复ebrary调查的图书馆员中80%,认为电子图书定价和购买模式混乱,使得难以把电子图书整合到图书馆系统和服务中。因此阻碍了学术图书馆员采购电子图书,因为图书馆员没有时间从事这些附加的职责和学习用新系统采访及付账。

有限的查找和传递功能
尽管电子图书的书目记录一般上载到图书馆目录中,学术用户发现,与互联网搜索引擎如Google和Yahoo,或者象Amazon.com那样的网站比较,图书馆目录难以使用。研究表明,用户偏爱使用对他们来说方便熟悉的资源。Ebrary调查的图书馆员指出,除了包含在OPAC中的MARC记录外,电子图书的发布几乎没有什么整合。根据用户对图书馆目录的体验和他们对电子环境的期望,McKiel认为,这种发布方法对电子图书来说是不够的。

检索、下载和阅读电子图书一般需要学习新技术和方法。这种学习曲线对于对技术很少接触、培训和体验的人群来说是具有挑战性的。一些学术用户不习惯学习和使用新技术,不愿意寻求帮助;因此即使他们在图书馆目录中发现了电子图书,也不可能获取和使用它们。

电子图书在学术图书馆的机会
用户研究显示,学术团体需要易于通过互联网查找和传递的全文内容。Andrew Pace提出“在读者需要的时候、以他们需要的方式、提供他们需要的内容,当读者不确定究竟会是什么的时候,向他们揭示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他们所需要的包括好的检索和查找工具,比现行的由联合技术提供的更好的meta-discovery工具,以及与内容的直接链接。

田纳西大学信息科学学院的教授、《图书馆杂志》的经常撰稿人Carol Tenopir认为,电子图书“可以成为查找助手,可以与按需出版结合,可以方便购买,”可以向图书馆员提供方便快捷地获取共享馆藏的机会。她说, “数字化图书对图书馆就像是一个建立实体馆藏的空间,。它也使图书馆成为一个工具,图书馆员可以为他们的读者提供其所需要的,通过提供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可获取的全文电子信息,”

虽然学术图书馆采用电子图书仍然存在障碍,但是电子图书为使图书馆员向学术团体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提供了机会-直接获取全文内容。学术图书馆员可以在学术团体的信息蓄养课上宣传和推行他们的电子图书收藏,并且作为教学和学习课程的组成部分。电子图书也可作为图书馆网上目录中的查找工具,网络浏览器可以提供无缝获取全文内容。

图书馆员、电子图书供应商和出版商必须保持开放的对话,愿意尝试新的模式和计划,以减少学术图书馆采用电子图书的障碍。其它障碍可以通过把电子图书整合到学术环境中、照顾用户群体需求和进行宣传来解决。通过这些工作,图书馆员可以促进电子图书整合到教学和学习的学术环境中,在图书馆系统和服务中推动其发布和传递。

编译自  Lynn Silipigni Connaway and Heather L. Wicht//Journal of Electronic Publishing,Fall 2007
编译 北京大学图书馆 宋灏琳

《电子图书发生了什么革命?:电子图书逐步融入学术图书馆》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