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L的十年馆藏发展:数据浅析

我一直在关注我们建设的馆藏。我并不担心它们中单个的馆藏,而是将关心馆藏作为一个整体的良性发展。21世纪的研究型图书馆谈论的是取用,而不仅仅是他们自家的馆藏。一方面,我们提供给用户的东西大部分是电子资源,而这些电子资源是卖方授权的,不完全属于我们自己。至于纸本馆藏,我们尽力满足本社区用户的需求。但是馆际互借服务的时间越来越短,已经不是原来三周的时间了,而是可以在几天内完成的服务。所以,图书馆的服务质量与拥有独特的、本地化的馆藏之间的联系反而没有那么重要,而与我们传递机制的关联更为紧密。而所有的本地馆藏是国家馆藏的组成部分,传递机制又和国家馆藏关系密切。这就是我所关心的整体了。而当我让自己盯着看ARL的每年统计数据,寻找国家馆藏的走向之时,我们都发现他们又有瑕疵。

每年,当ARL发布年度统计系列数据时,主编会根据ARL编纂的广泛统计数据的中间值制作一个发展趋势总结,来追溯北美研究型图书馆的发展。ARL图书馆在2003-2004年总支出中间值正好少于两千万美元,总流通量为509254册,馆际互借共借入25606册,处理86410笔用户咨询。有10043种期刊被典藏,购入了29633册专著。可能最令人瞩目的是,2003-2004年间,用以购买电子资源的支出占总书刊资料费的29.81%,而这个数字在1993-1994年为4.45%。

当然,“中间值图书馆”是一个统计的虚构。2004年的馆际互借的统计数字正介于纽约大学图书馆和Rutgers之间,总文献资料购置费支出介于康乃狄格大学与圣地亚哥大学之间,而流通量则介于俄亥俄与伊利诺之间。中间值为我们提供了研究型大学社区的有价值的图景。与“平均数”或“中间数”一样,这种方法可以使我们通过分析中间值这个简单的数字捕获ARL院校的整体情况。但是它还没讲述馆藏的全部故事,至少没有告诉整个国家图书馆藏书的发展。它告诉我们“中间”是什么样的,而对于一个国家图书馆馆藏发展而言通常需要研究它的极端情况—最大的图书馆在做些什么?最小的图书馆如何发展?当其他图书馆赶上来的时候,一些图书馆是否就落后了?馆际互借经常从一些小型收藏中收获珍宝,因此我们不要只信赖哈佛一家。

基于这个原因,我试图更进一步研究ARL馆藏发展统计数据,透过一些“平均值”中并不明显的关联,形成国家馆藏及其发展趋势的图景。限于篇幅,我无法将自己所有的发现一一阐述清楚,但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使读者对国家图书馆的馆藏发展在历经十年里程碑式的变化后有一个基本的认识。

挑战

我们面临的挑战已经有很多文章阐述过,在这里无需赘述:期刊涨价、出版商与供应商联合、捆绑销售的泛滥、无休止的授权谈判、从纸本到电子期刊馆藏的变迁、海量的一次文献资料全文的出现、视频馆藏的激增等等。“到馆上架纲目订书计划”让多数的采选活动进入自动状态。复杂难懂的授权夺去了我们按刊种塑造馆藏的能力。十年前,图书馆面对的仅仅是CD-ROMsVHS这两种新媒质,而现在,成打的新媒质蜂涌而来。大部分馆藏被运到很远的地方存储,馆际互借使得本地馆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

在这些问题中,作为馆藏发展重点的专著出版激增,在印刷业萎缩的今天,仍然产出更多的图书来。仅剑桥大学出版社,在1980年出版了543本新书,而在2000年出版了2376本(Waters, 2004)。原来大学出版社一本书印3000份,现在只印刷600-1000份,即使是这样,仍然会出现积压(Thompson, 2005)。所以,我们面临很多新媒介革命的同时,仍然要面对这一最传统也是学术交流环境中最基础组成部分的挑战。

数据

我分析了从1994年到2004年期间ARL的数据(ARL, 2004),但关于电子资源的数据是从1997年开始的。我将研究范围限定在大学图书馆,排除了ARL所属的十所非学术图书馆。因为这十所非学术图书馆服务的是不一样的研究群体,他们的资金来源环境也不一样,且通常较少提供馆际互借服务。我研究了六个数据元素:图书馆总支出、文献购置费支出、专著支出、期刊支出、增加册数以及1997年以来的电子材料支出。

坦白地说,我并没有得出图书馆藏书建设活动的统计图表,我只是大概描述一下这些藏书建设活动在这十年中是如何变化的。当我花时间去研究ARL机构所有成员馆的数据时,我的目的只是考察其中从1994年以来最大的图书馆和最小的图书馆的行为,以及这些数据揭示的是它们怎么样的行为,这些行为之间的关系。首先,我收集了40所院校的馆藏开支,包括加拿大的院校在内:20所最大的ARL院校以及20所最小的院校。其次,我收集了10所最大的私立院校、10所最大的公立院校,10所最小的私立院校以及10所最小的公立院校的数据。由于加拿大院校对这个馆藏整体中贡献很大,因此我考虑了加拿大的院校,这就使得在这两个缩影中的40所图书馆有略微不同。由于ARL排行每年不太一样,因此这40所大学每年也有略微变化。

从这些数据中,我发现了ARL图书馆藏书建设活动受上面所提及的环境变化影响的不同方式,取决于他们的资金是否排在ARL排行榜的最前面或最后面,以及是公立的还是私人的。我相信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和有趣的发现。如果中间值告诉我们ARL图书馆的中间层是什么样的,我在找极端的情况,于是一些有趣的模式浮出水面。

广角图景

如果我说ARL数据所呈现给我的总体印象是十分保守的,我也不打算在以下篇幅中泄露什么大秘密。它可能不总是像我们日复一日的工作那样有新鲜感,而更像在这喧嚣的十年间我们的馆藏建设一样,更多的是雷同而不是有所区别。

哈佛大学出版社人文科学方面的执行主编Lindsay Waters形容图书馆员是革命者。他抱怨说:“专业图书馆员心目中新的理想国度是几乎无纸的。”但事实恰恰相反,一批的学术馆在实践中迎着这一挑战上,纵然不是全然保守地。即使电子资源方面的花销已经接近文献资料购置费总支出的三分之一,期刊也在持续涨价,然而他们并没有减少对纸质文献方面的担当。虽然STM期刊大量转成了电子文档,电子图书也蹒跚起步,ARL院校仍在2003-2004年增加了9416406册馆藏,比1993-1994年增加了338207册。我们将看到很复杂的图景,但如果图书馆员正梦想建立一个无纸图书馆,实际却不是这样。部分原因是出版商与授权协议并没有给我们太多的选择,而事实表明我们在建设新的数字图书馆的同时,仍然在建设纸本馆藏。

电子资源

我将从馆藏转变中变化最大的领域开始谈起。表一是ARL院校在1996-1997年和2003-2004年电子资源开支增长情况的图解,电子资源费用增长了500%。这是一个复杂的最大馆与最小馆之间、公立馆与私立馆之间的变化关系图。

对于所有ARL院校来说,电子资源在七年里以每年平均85.32%的速度增长。加拿大院校的增长率最大,每年增长116.75%。美国私立学校以每年76.28%的速度增长,公立学校以每年84.11%增长。而最小馆最激进,十所最小的公立图书馆从1997年来增长了626%,年均约90%;最小的私立图书馆增长率稍少,但是它们与高消费一族飙上了,开始与公立学校并驾齐驱。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增长速度也很快,每年以72%的速率增长。而十所最大的公立学校增长率平均每年仅为63%,但其实在2004年的花费也只比私立大校少五万美金。

表一:ARL最大的和最小的院校在1997-2004年电子资源支出水平

 

1997

2004

电子资料总支出

50,512,984

301,699,645

20所最大的图书馆电子资源支出

15,255,060

71,737,986

占总电子资源支出比例

30.20

23.78

20所最小的图书馆电子资源支出

6,002,867

45,643,964

占总电子资源支出比例

11.88

15.13

20最大与20最小的比率

2.54

1.57

电子资料总支出

50,512,984

301,699,645

加拿大ARL院校总支出

5,756,263

47,043,187

ARL私立院校总支出

16,165,365

86,317,900

ARL公立院校总支出

28,591,356

168,338,558

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电子资源支出

7,184,778

36,044,804

占总电子资源支出比例

14.22

11.95

十所最大的公立学校电子资源支出

8,140,363

35,905,389

占总电子资源支出比例

16.12

11.90

十所最小的私立学校电子资源支出

4,258,852

17,951,815

占总电子资源支出比例

8.43

5.95

十所最小的公立学校电子资源支出

2,866,605

17,946,529

占总电子资源支出比例

5.67

5.95

 

最大的图书馆在电子资源方面比最小的图书馆花费多得多,但近几年局势比较平衡了。最小的20ARL院校在1997年电子资源占总支出的11.88%,在2004年增长到15.13%,而最大的20所院校电子资源占总支出的比例从1997年的30.2%变成2004年的23.78%。最大的10所私立院校这个比例从14.22%变成11.95%,最大的10所公立院校从16.12%降到了11.9%

但是,在具体的支出金额上,最大的学校与最小的学校差异仍然是ARL院校的重要特征。与纸质材料不同的是,电子资源是很少分享的。虽然有限的一些馆际互借服务可以允许传递电子资源,但大的电子期刊平台以及人文社科全文资源所提供的检索权限与资源聚合仍然只供支付费用的图书馆使用。在这个快速的馆际互借时代,实际上到处存在的服务就是全国的纸本馆藏,而占总预算近三分之一的电子资源反而不能共享,这又使我们回到了“有”与“无”的时代。但是这是下一轮电子资源授权需要讨论的问题,仅靠本篇文章是无法解决的。

另外,更多的数据看起来似乎抵消了我们常说的电子资源费用吃掉传统馆藏的费用的担心。表二详细列出了从1997年到2004年最大的和最小的,公立的和私立的院校中总文献资料预算与电子资源费用增长之间的关系。

表二:1997-2004年总文献资料支出与电子资源支出之间的关系

 

总购置费增长

电子资源费用增长

非电子资源费用增长

最大的10所私立院校

56,404,538

28,860,026

27,544,512

最大的10所公立院校

39,783,974

27,765,026

12,018,948

最小的10所私立院校

23,058,295

13,692,963

9,365,332

最小的10所公立院校

17,626,596

15,079,924

2,546,672

 

这四种图书馆的总预算实际上比电子资源支出增长快得多。最大的十所私立大学保有最大的回旋余地,在电子资源之外还有两千七百万美元的机动,而最小的公立院校相对地较为紧张。当然,我们将看到,大部的这个多出预算被期刊涨价吃掉了。但是,因为期刊费用越来越多地与电子资源费用置换,部分多出的资金还是用在了其他非电子资源的购买。

但是数据能使我们更加明白,我们的馆藏在改变,我们的预算在该过程中也在改变。ARL院校在1996-1997年间投入的电子文献经费占7.4%2003-2004年增长到29.31%。资金的巨大转变必然影响我们的馆藏及藏书建设活动。如果我们看一下过去10年间在连续出版物和专著方面的开支模式,就可以完全理解影响程度有多大了。

连续出版物开支

ARL院校在2003-2004年间在连续出版物上支出657,960,642美元,而1993-1994年仅在该项目上花费333,010,880美元。也就是说十年内增长了97.585。当然增长幅度并不是一致的,加拿大院校增长了110.14%,私立学校增长了103.29%,公立学校增长了92.43%

近十年内,研究图书馆在连续出版物方面支出的增长至少有两个因素:价格上涨和品种增多。1994年平均一本美国期刊价格135.37美元,而在2004年,相同一份期刊卖349.79美元,增长了158.4%Belanger, 2005)。一份化学期刊在同一时期从平均678.03美元增长到1765.20美元,而一份历史期刊平均增长89.13个百分点,从44.99美元增长到85.09美元。近几年增长速度才呈现下降趋势。平均一份期刊,1995年涨价幅度率为10.2个百分点,到2004年下降到6.1个百分点(Kyrillidou and Young, 2005)。

但是价格上涨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期刊种类的增加也是决定图书馆预算的一个相当重要的潜在因素。John B. Thompson估算每年有200-300种新期刊问世(Thompson, 2005)。ARL院校在1994年订购的中间值是19174种现期期刊,到2004年增长到34126种。而同时期ARL院校总的期刊种类从3,011,093种增长到4,103,888种。因此图书馆需要支付越来越多的费用用于购买更多的期刊,明显重新确立了它们的开支模式。

表三是每类图书馆在1994-2004这十年间每年在期刊上投入的费用,可以明显看出三类图书馆的差异以及十年间所采取的不同措施。

表三1994-2004年各类ARL学术图书馆的连续出版物支出增长合计

 

加拿大院校(%

私立院校(%

公立院校(%

总增长率(%

1994-1995

5.75

5.60

8.39

7.27

1995-1996

6.91

7.69

8.60

8.15

1996-1997

2.96

7.24

6.93

6.61

1997-1998

0.05

7.01

6.68

6.11

1998-1999

5.43

12.44

6.92

8.43

1999-2000

5.55

6.17

8.81

7.69

2000-2001

16.14

9.18

4.76

7.13

2001-2002

4.83

7.47

9.66

8.51

2002-2003

12.96

0.44

4.58

4.10

2003-2004

17.89

10.74

2.53

6.54

平均增长

7.85

7.40

6.79

7.05

 

明显可以看出,加拿大的院校在最近两年增长迅猛,私立学校在1998-1999年以及2003-2004年都有很大的增长。公立学校在连续出版物方面的开支一直比较稳定,但平均开支仍然比加拿大与私立学校少,平均开支增长也比这两类学校低。

比较这三类学校的连续出版物的费用增加对总文献资料购置费影响来看,1993-1994年前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连续出版物开支占总支出的49.09%2003-2004年仅增加到49.89%。比较而言,最大的十所公立学校连续出版物开支稍微不稳定,但占总支出的比例却很高,1993-1994年为56.07%2003-2004年为58.96%ARL小院校的转变更为显著。最小的十所私立院校从1993-1994年的64.11%增加到2003-2004年的70.24%。最小的十所公立学校在连续出版物上的开支从1993-1994年的63.00%增加到2003-2004年的69.56%

由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影响到文献资源购置费的这场期刊涨价战役中,最大的私立学校过得相对好些,而最小的私立学校及公立学校被影响较大。尽管期刊开支的费用很大,却也不是噩梦。对于所有的ARL院校来说,期刊占总支出比例从1993-1994年的58.9%增加到2003-2004年的63.42%,这个影响并不是很显著。可是也正像一些人所说的,我们为应期刊涨价这个洪水猛兽耗费了所有馆藏建设的精力。

专著预算的宿命

为了回顾专著开支的情景,我们必须先了解一下这十年来专著出版的情况。与连续出版物一样,我们需要考虑到学术出版商的价格上涨以及专著数量增多这两个因素。

专著的价格在这十年中并没有明显的增长,相反,在最近几年反而有所下降。即便如此,从1994-2003年,根据Bowker对北美学术专著市场的价格调查数据发现:这类专著的平均价格从一本48.16美元上涨到56.62美元,在十年内也增长了17.57%Dannelly, 1996; Belanger, 2005)。同时期,英国学术图书的价格也上涨了,从平均一本35.44英镑增长到41.62英镑,上涨幅度为17.44%。但在英国市场,价格上涨并不是唯一的经济因素。从1994-2003年,英镑的汇率比美元增长得快。如果将英镑兑换成美元来计算的话,平均一本英国学术专著从1994年的57.93美元增长到2003年的70.71美元—上涨幅度为22.06%。美元兑欧元的贬值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北美大学图书馆的购买力,尤其对于仍需大量购置外国书籍的大型学校来说影响更大。

即便如此,若单看价格上涨的话,ARL院校在购买专著的开支方面状况仍然是不错的。从1994-2003年,ARL所有学术图书馆在专著方面的开支增长了39.5%。因此,看起来与价格上涨的幅度一致。

但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学术图书市场的数量增长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1994年北美学术出版商共出版了63,037种专著,而到了2003年,增加到78,623种。与此同时,英国出版商出版的专著从1994年的10,893种增加到2003年的12,145种。因此,十年间英美的专著出版总量增长了22.78%

这些因素很复杂,对图书馆预算的影响与各馆的馆藏发展政策、国内与国外专著的平衡、实际采购的学科主题等因素密切相关。比如,北美平均一本文学专著在2003年需要32.48美元,而一本工程学专著则需要94.08美元。但考虑到价格上涨、美元汇率及出版品种增加这些因素,一个ARL院校在2003年需要支付的专著费用比1994年多近45%

令人惊讶的是,数据表明我们应对这样的挑战表现得不错。表四总结了ARL院校专著总开支以及最大的、最小的、公立的、私立的ARL院校图书馆专著支出的一些关键数据。

表四:1993-19942002-2003以及2003-2004ARL各类学术图书馆专著开支

 

1994

2003

2004

加拿大院校总支出

18,239,719

25,533,066

29,894,263

私立学校总支出

61,444,130

91,125,138

97,277,954

公立学校总支出

103,441,339

138,807,313

138,605,641

总计

183,125,188

255,465,517

265,777,858

十所最大的私立院校总支出

35,315,195

54,503,271

58,492,660

占所有私立院校支出比例

57.48

59.81

60.13

占所有ARL院校支出比例

19.28

21.33

22.01

占十所文献购置费支出比例

39.55

35.46

35.38

十所最大的公立院校总支出

30,123,016

37,540,790

38,575,520

占所有公立院校支出比例

29.12

27.05

27.83

占所有ARL院校支出比例

16.45

14.70

14.51

占总材料支出比例

36.81

28.73

28.54

十所最小的私立院校总支出

10,857,424

14,909,414

15,505,439

占所有私立院校支出比例

17.67

16.36

15.94

占所有ARL院校支出比例

5.93

5.84

5.83

占十所文献购置费支出比例

27.75

22.96

22.77

十所最小的公立学校总费用

8,751,171

11,266,437

12,823,327

占所有公立院校支出比例

8.46

8.12

9.25

占所有ARL院校支出比例

4.78

4.41

4.82

十所文献购置费支出比

27.17

21.69

22.42

 

1994-2003年,ARL院校在专著方面的总支出增长了39.5%,该数据比上文所说的需要的45%的增长率要小。其中私立院校的境况最好,从19942003年增长了48.31%,到2004年又增长了6.75%,加拿大院校在1994-2003年间增长了近40个百分点,到2004年又增长了17.85%。公立学校上涨幅度最小,从1994年到2003年只增长了34.19%,而实际上在2002年到2004年间在下降。

分最大的、最小的、公立的及私立学校来说,问题比较复杂。只有最大的私立学校站在了45%的所需的经费增长率之上,这点确实令人瞩目。从1994-2003年,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专著开支增长了54.33%,到2004年又增长了7.32%,十所最大的公立学校最不好,从1994-2003年仅增长了24.62%,到2004年也仅仅增长了2.76%。十所最小的私立学校比最大的私立学校少一些,从1994-2003年,增长了37.32%,到2004年增长了4%。最小的公立学校从1994-2003年增长了28.74%,到2004年却又疯狂增长了13.82%

从这四种类型的学校整体来看,专著占总文献资料购置费支出的基础地位动摇了。在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中,专著采购占总文献资料购置费开支的比例从1994年的39.55%下降到2003年的35.38%,共下降4.17%。十所最大的公立学校比例下降得更加厉害,共下降了8.27%。十所最小的私立学校和十所最小的公立学校下降的比例差不多,分别是4.98%4.75%,到2003年,专著费用分别占文献资料购置费总支出的22%23%

我们实际上无法透过经费数字去判断ARL院校在过去的十年里实际购买的图书数量。数字只能告诉我们在专著出版激增的年代中图书馆怎样跟进的。很少有图书馆会向ARL汇报自己究竟买了多少本专著,新增馆藏量每一年变化太大也导致无法对过去十年中的总量作一个有效的对比,无法找出汇报的专著册数和其费用的有效关联。例如普林斯顿大学在2004年购买了73,500册专著,花费5,850,000美元,而芝加哥大学购买了103,000册专著,仅花费4,294,00美元。

事实上,我们从ARL院校中看到的这些专著开支的统计数字应该注意到,“专著购买”,在我们做统计时被越来越多的认为“一次性购买”,即有别于连续出版物的采购。这通常当然包括了大型电子资源甚至是过期期刊的一次性购买。当ARL继续观测其成员馆电子采购上报方法时,这点是需要考虑的。

但是这些数字仍是有价值的。ARL院校提供的专著购买数量的数据表明我们正付出相当勇敢的努力去跟进专著市场的增长。图书馆报道1993-1994年共购买了3,168,993册专著,而2003-2004年共购买了4,218,319册专著。十年内增长了33.11%,高于北美与英国出版社23%的专著出版增长量。

结论:最大的与最小的,公立的与私立的

历览了近十年的巨大变化,从这些数字中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用保守主义的方式面对一个变革的时代。我们努力向比电子图书馆更远的目标转变,却没有大肆削减传统纸质资源的采购。事实上,至少在最大的图书馆中,专著这一主要的传统资源的采购仍然在增加。而且这十年中馆藏新增卷数的统计也表明虽然已经转向电子化取用,我们并没有减少哪怕一丁点儿的纸本期刊的采购。如果期刊价格上涨的全盛期过去了,我们就已经安全经历了这场风暴的考验。

但是我们并不都应付得很好,或者说我们并没有以同样的方式对待所有的挑战。一方面,没有对各个ARL院校中的多样性做研究。例如达特茅斯学院在电子资源方面的支出占总文献资源购置预算的50%还多,辛辛那提超过了60%,而哈佛大学是一个例外,其电子资源费用仅占总文献资源购置开支的10%。还有更奇怪的,哈佛大学的图书馆总经费比耶鲁大学多50%,但两所院校2003-2004年度在文献资源购置上的花费几乎一样。而密西根大学2003-2004年总支出比伯克利大学少得多,但在文献资源购置方面的支出却比伯克利多得多。

我们注意到加拿大的ARL院校看起来似乎比其他同行们跟进得好。即便他们在电子资源的支出上增加了很多,而他们的其它方面的开支也都超过了涨价因素。我相信他们一定有自己的好办法。

但是ARL院校中最大的与最小的私立、公立学校之间也有一些有趣的关系。就如我们料想的那样,大的图书馆会比小的图书馆更容易适应这样的转变。因为最大的公立与私立学院所花的费用占ARL院校总文献资源购置费的29%。这些大馆在电子资源上的花费上是小型图书馆的两倍。而且在2003-2004年大馆采购专著的费用占ARL该项总支出的35%,连续出版物费用占全部ARL图书馆该项总支出的25%。但最大的公立学校与与最大的私立学校却对这十年来的挑战采取了不一样的态度。

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几乎达到了所有的指标,从最简单的层面来看,他们文献资源购置费从1997年以来增长超过了5600万美金。而新电子资源的采购仅增加了2900万美金。因此,剩下相当大量的经费可以用来购买常用连续出版物费用与日益扩大的专著市场。

相比之下,最大的十所公立院校在电子资源的支出方面与私立院校几乎相同,而他们的总文献资料购置费支出仅仅增加了4000万美金。结果,最大的私立学校从1994年到2004年,用于专著采购方面的经费增加了超过65%,而最大的公立学校仅增加了28.06%,这个数字已经不错,但比起私立学校还是差远了。同时,最大的私立学校在十年间连续出版物的采购增长了88.19%,而公立学校仅增长了73.7%。在这一方面,公立学校的经费也并没有减少,但还是比不上私立学校的增长速度。2003-2004年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在连续出版物上的支出比10所公立学校多出了三百万。

很明显,在十年中,十所最大的公立学校所拥有的应付挑战的资源并没有象私立学校那么好。一方面,如果我们像以前一样用馆藏量去衡量成功的话,公立图书馆似乎更好一些。1994年,十所公立学校的馆藏总量比十所私立学校的总量少几百万册,而2004年,它们之间的馆藏量几乎相等了。而且它们似乎将很有限的资源,用多种方法加以有效利用。但是他们的馆藏仍然以期刊为重,它们在2004年的现刊拥有量比十所最大的私立学校多出16%,但比起1994年以来还是有所下降。1994年,它们的现刊比起私立学校来多了25%。这表明他们在连续出版物与新的电子资源上的支出限制了他们购入专著的能力。这样是否会使其馆藏保障能力下降还在争论之中,但肯定削弱了整个国家的馆藏量。

如果单从比例这一项来考虑的话,十所最小公立的与十所最小私立的ARL院校做的还算不错。最小的公立学校在电子资源的支出增长速度仅低于加拿大的院校。从1997年到2004年增长了526%。与此同时,它们的连续出版物支出增长了93%,专著费用增长了46.53%。表现出每年有升有降,但总的来说仍处于上升趋势。最小的公立学校在连续出版物与专著购买方面的平衡也在持续变化,但从1994年到现在,平衡仅变化了6.5%。

而最小的私立学校在达标方面就没有公立学校做的好。它们电子资源支出呈良性增长,从1997-2004年,增长率为321%,是四类学校中同期增长最少的,不过它们在2004年的支出却与最小的私立学校差不多。他们与公立学校一样,也受连续出版物的支配,这方面占了总文献资源经费支出的70.24%。可是如果从1994年算起,他们这方面只增长了90.7%。最小的私立学校专著开支如同最小的公立学校一样,下降到文献资源经费支出的22%,比1994年降低了5%。

在最大的与最小的、公立的与私立的学校之间平衡问题上有一些烦扰。一方面,最大的公立学校跟不上那些私立学校的步伐,他们的重刊轻书,对于专著馆藏的总体贡献减少了,虽然这样的转变并未达到一定的程度。最小的图书馆也很明显在弃书保刊,可是它们很早就这么做了。

可能这些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我们目前所面对的困扰。电子资源方面的支出真正的是所有图书馆预算增长的重要因素。就比例而言,双方还比较持平。20所最大的ARL院校与20所最小的ARL院校在电子资源开支方面的比例之差从1997年的2.54下降到2004年的1.57,但差异仍然很显著。十所最小的公立与私立图书馆在2003-2004年度花费在电子资源方面的费用分别是最大的公立与私立图书馆的一半。这些电子资源是不能共享的,因此它们实际上不能算是国家馆藏的一部分。因此,“有”与“无”这些电子资源馆藏对研究人员的意义非常重要。有人怀疑自然科学以外的电子资源馆藏差异性更大,小图书馆对Elsevier的包库觉得没什么不好,大多数最小的图书馆都买了Science Direct数据库。然而却很难在这些小的图书馆找到人文资源方面的在线资源,比如EEBO。这些图书馆确实不是想放弃人文和社科方面的担当,实在是被迫的,这是需要关注的,是一个全新的研究课题,非常值得思考。

我在本文前面曾说过,从这些数字中我们读出了一个的很深印象是保守主义,我们正在和期刊涨价做斗争,我们努力承担电子资源方面的支出,我们努力跟进专著市场。但是关键问题是我们并没有放弃这些领域的任何一部分。单个图书馆有很广的选择面,其中一些比其他部分更难受。但总的来说,我们说服了大学当局更加关注我们的文献资料预算,在所研究的这个时间段内,ARL成员院校的文献购置费增长了83.49%

当然,ARL院校不太一样。文科学院和社区学院的图书馆才是真正的小馆,非学术图书馆没有属于ARL的那些例外,在这十年里就没那么好过。但是,尽管我们采集的范围及传递资源的方式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我们在这十年里仍建立了一个广泛与专深的馆藏。

这些是否能继续下去又是我们需要面临的另一个问题。

 

 

参考文献

1.        ARL (2004), ARL Statistics: Interactive Edition, 2004, 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 University of Virginia Library, available at: http://fisher.lib.virginia.edu/arl/index.html

2.        Belanger, J. (2005), “Prices of US and foreign published materials”, The Bowker Annual, vol. 50, pp. 501-20.

3.        Dannelly, G. (1996), “Prices of US and foreign published materials”, The Bowker Annual, Vol. 41, pp. 517-41.

4.        Kyrillidou, M. and Young, M. (2005), “Research Library Trends”, ARL Statistics, 2003-2004, ARL, Washington, DC, pp. 10-24.

5.        Thompson, J. (2005), Books in the Digital Age: The Transformation of Academic Publishing and Higher Education Publishing in Britain and the United States, Polity Press, Cambridge. Waters, L. (2004), Enemies of Promise: Publishing, Perishing, and the Eclipse of Scholarship, Prickly Paradigm Press, Chicago, IL.

 

通讯作者:Michael Stoller: michael.stoller@nyu.edu

 

原文出处:

A decade of ARL collection development

Michael Stoller

Collection Building

Volume 25 · Number 2 · 2006 · 45–51

© Emerald Group Publishing Limited  ISSN 0160-4953

[DOI 10.1108/01604950610658847]

 

翻译:杨薇(厦门大学图书馆)

校对:萧德洪 

《ARL的十年馆藏发展:数据浅析》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