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Jenny Levine

原文地址: Jenny Levine – Future of Librarians Interview

Jenny Levine是美国图书馆协会(译者注:下简称ALA)的网络部专家兼战略顾问,在The Shifted Librarian写博,但很多读者还不熟悉您,能否稍微介绍一下您的背景和您的工作?

当然。我1992年刚从图书馆学校毕业的时候,我还不太了解电脑这种东西。我有学校的电邮,但很少用。也有用WordPerfect建些书目,只不过直到玩上爸妈的苹果IIe前,我几乎都没做过什么。事实是,我还得请人帮我做简历因为我自己搞不定WordPerfect的格式。

所以对我职业生涯后来走上的道路,没人会比我自己更吃惊。在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公共图书馆工作(参考馆员),我就被默认地当成了一个“技师”,因为没人想管打印机和软盘。有一天,一位读者来找爱尔兰苏打面包的菜谱,我找过了,可在我们馆藏里没找到。我就决定试试用我的CompuServe帐户看能不能帮她找到想要的(此前没人用过)。果然找到了,我给她打印了出来。她很高兴,我从此被吸引住了。我开始接触telnet、gopher、archie、email(真正意义上的)、lynx,最后到Mosaic。

我在1996年得到了CNA Novell(译者注:Novell认证网络管理员),并成为了图书馆的技术协调员,当时我们是芝加哥南郊的第一家提供[拨号]网上服务的公共图书馆。不到一年后,我获得了转职的机会,转到了一个地方级的机构,去帮助更多的图书馆架设这种新式的网络结构。我花了九年帮助我们的图书馆学习网站、HTML、博客、即时通讯以及其他的新技术。这种工作现在轮到在ALA做,帮助我们的专业组织做,它一直是一份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而我们才刚刚开始!

假设您从来没有参与到图书馆的工作。您个人怎样利用图书馆?您通常怎么搜索和获取信息?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那么常用我们的图书馆。部分原因是因为超期罚款。我喜欢浏览书架,我会借很多的书回家,但我常常没有按期归还,所以要交很多的罚款。现在我都只在需要一些特别材料时才去图书馆。不过,我倒是很常用图书馆的在线服务。我偶尔会通过联机书目查书和预约,最常用的还是他们的数据库和用即时通讯咨询。我觉得我跟大多数因为没有时间和/或有小孩而不常读书的人没什么不同。

因为是馆员,所以我知道什么时候要找图书馆数据库而不是在网上找。显然这种优势是大多数的人所没有的,因此在这点上我更驾轻就熟一点。除非是做调查,要不然我大多数还是从网上搜,上图书馆站点找的相对少一点。

他们没有RSS种子,这样比较麻烦,因为我没办法把它加进我的信息流(我的聚合器)中来。

您已经用过很多技术,从telnet和compuserve,到今天的博客和wiki。您无疑见证了很多工具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而像电邮这样的则一直长盛不衰。在Web 2.0环境中,您所用的软件技术中,哪个是最令人兴奋的一个?您觉得它在未来的5年、10年内还会像今天那么常用吗?

我会从两个角度回答这个问题,一个是“技术”角度,一个是“趋势”角度。从技术上说来,我想我会把它称为“一个盒子”,尽管如果要缩窄范围,它会被贴上“博客”的标签。我指的是注重内容、只要会打字就能给聚合供稿的能力。实际上这可以指博客、评论、wiki、即时通讯(Meebo Rooms)、Twitter和越来越多的程序。我想这就像发明印刷机那样革命性。

然而从趋势上来说,我不得不说是mashup和API。换句话说,就是将完全不同的内容融合在一起,以不一样的方式呈现(经常是偶然的结果)、应用于不一样的地方(或相同的地方)的能力。我们看到因为有了RSS和地图服务,一个很大的转变正在流行,不过我想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想这种趋势将会完全改变人们创造、接收、处理、交换、使用、转换和流通信息的方式。我感到,它的革命性就好比网络诞生的第一天,我是Web 2.0(+)的超级信徒也正因为此。

什么是今天最cool的配件?未来5、10年内还会不会像今天一样红?

最cool的配件是智能手机,要能够处理你所有的日程流(地址、日期、任务等),同时还是便携的娱乐设备(音频、视频皆备,创建、消费皆可),还要是能上网和提供GPS服务。在未来5-10年内它都会在,而且显然是以更健壮甚至更强大的形式。它会成为你跟世界的联系,完全的为你而设,你的所有信息流都将透过它。

希望它未来变得更可读,或者甚至也可以折起来,让你可以在上面读书读报。

您的博客叫做“Shifted Librarian”(译者注:硬译过来是“转型了的图书馆员”),反映了信息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变革。但您也讲到您对图书的钟爱。Web 2.0技术和数字化对物理图书馆、物理图书有什么影响?

技术对物理图书馆和对物理图书的冲击是两件非常不同的事。一方面,物理图书会永远存在,小说类图书也没有必要改。我们会看到的是,引文类和非小说类图书会改变,它们将转战数字世界,以一个打散的结构。我们将像我们今天收集我们的音乐专辑一样,从四面八方收集(iTunes、 Rhapsody、 Napster等等)我们的图书,全部来源于网上。随着网络世界、游戏,还有下一波的电视(在线)持续吸引越来越多人的注意,图书的需求量将会下降。

但物理图书馆不会这样。比之过去,我们将更需要一个物理的场所,作为群聚、建立本地社区的地方,一个逃开物欲横流的商业世界的避风港。图书馆就是这么地方,尤其对孩子和家长们来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图书馆被用作计算机(主要是因特网)、多媒体(DVD)和游戏的场所。人们把图书馆应用于这些类型的服务,是因为他们不能在其他地方获取这些服务(部分是因为数字鸿沟),或者因为这些服务自身更适合于群体分享(例如游戏、编织小组等等)。物理的公共图书馆是任何社群的中心,未来几十年都不会改变。

图书馆员的角色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显然我们已不再是信息的守门人,我们的角色正在转型,越来越转向向导型的权威专家。虽然我们的角色一直如此,但在过去,你要信息只能亲身来到我们面前,而现在完全不用了。另一个正在改变的是专业技能,因为我们正在步入互联的群体智慧新纪元,但图书馆员的知识性和指引性是无可取代的。随着信息过载的扩大,这些服务将显得更为重要。

另外还有很多角色可以由我们扮演,如果愿意的话,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围绕着培训来的。比方说,我们可以教读者使用RSS聚合器,甚至带他们用上本地化、自定义的OPML文件或种子,来帮他们解决信息过载的问题。有些图书馆已经开始开一些普及下一代电脑的课,帮助读者体会和发现新工具和信息环境。普林斯顿公共图书馆有一门“技术车库”的课,学员可以在专家馆员的指导下亲手试试新设备。

对信息素养的问题,我们也可以更主动,媒介的差异造成的信息素养两极分化正日益扩大,我们可以对此多下功夫,尽量缩小这个差距。我们可以帮助家长们更好地理解像游戏这些东西、帮忙教育青少年安全上网、向每一个人宣传如何处理他们的网上身份,从而从总体上帮助提升国民的言论、民主水平。目标有够崇高的,但我们能做到,而我也始终相信,能承担这些职能的唯一机构也就是图书馆了。

图书馆最得人心的地方在哪里?

图书馆是我们的社会剩下的唯一免费、向所有人开放的公正无私、可信赖的机构。加上人的因素,这里有只是为了帮人而忍受低薪的专家;还有一个这些天里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环境。生活中再没哪个机构可以做到图书馆这样,为我们提供活动的场所,又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今天图书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无疑是资金。因为服务的数量增加了,我们的服务质量就无法保持像以前那么高;新角色的转换也不能没有财政支持。唉,通货膨胀、物价上涨,预算看似不动实质在降啊,就算能够平衡预算都是个好的开始啦。如果我们继续搞财产税上限(译者注:原文为“tax cap”*),不认识到图书馆也跟个人一样,同样也需要增加收入,我们就把我们最好的资源之一边缘化了;当它再不能像它应该的那样为我们所用时,当我们再得不到我们想要的专业服务时,我们用不着吃惊(,那都是我们一手造成的——译者补充)。随着生活中的其他领域一一去服务化(例如,政府服务转成只在网上办理),图书馆变得更重要了。我们最好在财政上给予它支持,好让他们能履行这些角色。

今天的图书馆员该怎么营销他们所做的,宣传图书馆的重要性?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我自己都想了好久。我不确定我的答案就是对的,因为我们做了很多但似乎都没人注意到。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在新的地方、向新的受众作更好的推广。最好的一种办法就是请一位营销/PR,但那也将意味着会少一个咨询馆员、青少年服务、流通馆员、在线内容管理或者程序员等等的职位,或者减少一些读者可用的资源。

我们也需要选择营销的信息。我们总想把图书馆的所有事情告诉每一个人,等着某些会被记住。我们要做的只是强调那些必要的,推广那些没有人知道的新事物。我们需要修饰一下我们的网站、书目和数据库,把它们变得更易用,我们需要把我们的内容融进其他站点,才不至于强迫人们记得要上我们站,因为很明显在网络世界没有这回事,即便我们有最权威的数据库。这很主要的就是要不要把我们自己藏起来,让我们的东西更易找易用。

很多图书馆没有足够的预算做到这些。馆员营销图书馆,有什么不太花钱或免费的办法没有?

这正是图书馆2.0的点的所在,因为它,我们有了以前不可能具备的、低成本的工具和方法。过去,我们常常讲“去读者所去”,但这点我们只能在物理世界实现。现在,博客、RSS、即时通讯、开放API等等所有这些帮我们在网络上实现了这一目标。比如,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数字图像集集成到外面的站点,像Flickr;RSS可以让我们在课程网站上显示我们的新增书目;即时通讯实际上是把我们变成了读者的伙伴,现在我们只须在后台等,就可以向读者提供在他们活动流中的、一个看得见的帮助键。

有了这些,我们可以变得更有创意。我以前总想在报纸文章上挂上图书馆资源的链接,现在我们可以轻松做到了。而在现实的营销上,我知道布隆明顿(伊利诺斯)公共图书馆在当地报纸的网站上放过广告。那是个RSS种子,由图书馆方产生的,这样图书馆就可以动态地播放活动广告、图书馆新闻等等。我想博客提供了跟当地机构合作的很好的方式(适于任何类型图书馆),这种方式将提高图书馆资源和活动的可见性。尝试向读者(尤其是超期通知或活动提醒)推送文字信息,让读者更便利地接受我们的内容(而不用次次跑来我们站,登录我们的OPAC)。形象化的工具,比如地图和标签云,让我们可以形象地表达信息,也便于读者在我们站点以外的地方作网摘和互动。

这就是我们要展开的想法,也很高兴看到网上有这么多关于它的讨论。其实,在这一领域2.0工具最好的应用之一,就是社区站点,那些对话、不同的人之间的回应,对每个人的启发、互相之间的学习,正是这些引导我们改进我们对读者的服务。

谢谢您Jenny,抽时间分享您的想法。关注Jenny,关注她的博客The Shifted Librarian

——————-
*Tax cap,原文“If we continue to tax cap our libraries”。猜想这里讲的是PTELL,“Tax Cap”是PTELL的通俗称呼,全称是“Property Tax Extension Limitation Law”,即房产税扩展限制法案。该法案的大体精神是,在房产升值快于通货膨胀时,限制房产税,以减缓财政收入的升幅。对图书馆的影响是,房产税财政收入有一部分会成为图书馆预算,图书馆获得的拨款因此受到限制。ALA也曾有文章提到。仅供参考,若理解有误,欢迎指正!

翻译:Sw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