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图书:更低成本,更高利用率

原文链接:Study shows migration to online books saves libraries money and increases usage

数字化期刊无疑是当今高校图书馆的基石之一。通过ScienceDirect及其它越来越多技术先进的数字化平台可以访问上千种科学、技术和医学期刊。时下,众多出版商,包括Elsevier,正大力推动书本内容数字化的进程。

电子图书的增多给图书馆带来许多选择和决策的机会。密切重视电子图书馆藏的质量、可获取性和价值确实至关重要。纸质图书向电子图书转变前后的成本/效益分析为图书馆决策电子图书战略提供充分依据。Atos咨询公司受ScienceDirect团队之托于2007年以定量的角度对电子图书的价值进行了独立研究。

Atos咨询公司2007年研究的基本目标在于探索以下问题:

与纸质图书相比,电子图书的价值是什么?
相比纸质图书,电子图书的成本为多少?
相比纸质图书,电子图书的利用情况如何?
各图书馆采用电子图书的进展如何?

此研究基于以下因素分析成本和使用情况:

纸质图书和电子图书的采购成本
与纸质图书相关的图书馆续生成本以及电子图书所带来的可能的成本下降
电子图书较之纸质图书的利用情况
图书馆总馆藏中电子图书的数量

研究中所分析的成本因素包括当时每一本书的采购成本;每年图书维护成本,含装帧、保存、馆际互借和编目;另外还有每年运营成本,其中包括图书馆空间维护和图书管理的人力成本。

点击上图可以看大图
最近,两项关于电子图书寿命周期成本的研究表明,电子图书大大降低了图书的寿命周期成本。此表介绍了2001年Atos咨询公司及2003 Lawrence/Connaway的收集的数据,揭示了高校图书馆从纸质图书转向电子图书后可节省成本的环节 。
该研究中,300家高校图书馆的历史数据来源于英国高校与国家图书馆协会(SCONUL),美国研究型图书馆协会(ARL)和澳大利亚高校图书馆委员会(CAUL),研究中还参考了2001年Ato咨询公司在荷兰乌特勒支,德国不来梅和瑞典吕勒奥调研时收集的数据。
继续阅读电子图书:更低成本,更高利用率

开放获取2007年进展

原文链接:Peter Suber. Open Access in 2007.
版权声明: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开放获取的发展趋势不可阻挡,每一年都有新的进展,本进展综述不可能涵盖2007年开放获取进展的全部内容,在写这篇2007年进展综述的时候,我们发现其中一些重要事件在2006年就已初露端倪。以下是2007年开放获取领域的重要进展,分成15个方面论述。

1 2007年公共资助的研究成果的强制性开放获取比2006年更为深入地推进。
NIH的强制性开放获取政策。之所以从NIH开始论述,是因为2007年NIH的动作达到了3年来其在开放获取领域的相关活动的顶峰。下面是对2007年NIH采取的开放获取相关动作的简要回顾。2007年初,NIH实施是2005年5月生效的开放获取政策,建议而不是要求研究人员将NIH资助的研究成果开放获取。2007年3月,NIH院长Elias Zerhouni第二次向美国国会提出NIH需要一项强制性的开放获取政策;7月,美国众议院再次通过了政府年初预算案中NIH提出的制定强制性开放获取政策的要求;10月,参议院批准了这一提案;11月,布什总统否决了政府年初预算案,当然否决的原因与其中NIH提出的内容无关,而众议院无法驳回这一决定;国会决定将预算案中总统否决的相关条款合并,降低到总统可以接受的预算,NIH提出的内容保持不变;12月19日,国会通过了该预算案,12月26日,布什总统签署了该预算案。由此,NIH要求的强制性开放获取政策正式具备了法律效力。NIH是全世界最大的综合类科研资助机构,其资助的各类研究所产生的论文每年达65000余篇。

继续阅读开放获取2007年进展

2005年全球开放获取事业回顾

原文链接:Peter Suber. SPARC Open Access Newsletter.1/2/06.[2006-3-7].
版权声明: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1“大学支持开放获取”年
2005年是各大学支持开放获取活动的一年。我们看到,2005年主要的开放获取政策或措施来自(按字母排序)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印第安娜大学-普度大学、兰德大学、俄勒冈州大学、比勒费尔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堪萨斯大学、北卡罗莱纳大学、以及威斯康辛大学。2005年以前,昆士兰技术大学、Minho大学以及南安普敦大学ECS系都在独自强制性地实行其机构内的研究成果的开放获取,但在2005年他们由CERN和苏黎世大学联合起来,合作实行开放获取。Eprints机构自存储政策登记系统中现在有17个机构实行强有力地自存储政策,大多数机构是2005年柏林第三次开放获取会议后加入的。英国罗素集团(Russell Group)的19个主要的研究型大学6月签署了开放获取宣言,3个月后,所有的英国研究机构也通过英国大学联合体(Universities UK)签署了开放获取宣言。

2“资助机构开放获取政策过渡”年
2005年是资助机构开放获取政策由计划过渡到实践的一年。NIH的政策自2005年5月2日起正式生效。惠康基金会的政策自2005年10月1日起正式生效。RCUK的政策将到2006年后才可能生效,但已经公布草案,征求公众意见,并在2005年进行了修订。2004年,OECD建议对公共资助的研究数据实行公开获取,2005年这一建议扩展到对研究文献的公开获取。
大学和资助机构的开放获取政策放在一起似乎比分开来的作用更加重要。因为论文作者提出了开放获取,机构在启发、帮助、或推动论文作者觉醒和意识到他们的利益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回顾起来,我们看到,这些工作来自科研机构和科研资助机构,这两个机构在影响论文作者的决定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样重要的是愿意遵守强制性开放获取的要求的科研人员的比例,根据2005年5月Key Perspectives的报告,2005年81%的论文作者参与遵守强制性的开放获取要求,比上一年增长了10个百分点。
继续阅读2005年全球开放获取事业回顾

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图书馆员谈高校图书馆发展及其社会团体的价值

原文链接:Talking to UCSD librarians about academic library development and the value of community

LCN 高校图书馆以不同的方式对其不同的事业支持者(用户、管理者、还有作用日益重要的图书馆社会团体和资助者)诠释它的价值。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具有十个分馆体系的图书馆在北美地区的公共研究型图书馆中排名位于前二十五。该校的Geisel图书馆因其风格独特的建筑和著名的馆藏被公认为校园的标志。最近,该校图书馆发展部主任Barbara Brink、负责馆藏服务的学校图书馆副馆长Martha Hruska和长期以来一直是“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图书馆之友”这个社会团体(以下简称“馆友”)的志愿者和资助者的John Patrick Ford,就社会团体在高校图书馆发展中的价值这一话题,与Elsevier的全球客户营销主席Chrysanne Lowe一起分享了他们的见解。

高校图书馆筹款在当前是一个相对较为新兴的领域。请您谈谈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是如何致力于这方面的发展的?
Martha Hruska: 多年来,大学一直都在寻求自身的发展,但是把图书馆事业发展的任务归于研究型大学的发展项目之中大概始于10-15 年前。
Barbara Brink: 加大圣迭戈分校图书馆发展部主任的全职岗位设立至今已有六年。然而,“馆友”社团是这个校区最早成立的图书馆事业支持团体。
John Patrick Ford: “馆友”于1961年成立, 这是一个联系社会团体的独特的组织。

您是如何参与其中的,John?
John: 我在1981,要不就是1982年加入“馆友”。我的邻居是“馆友”的主席。 我们都有藏书的爱好并且都对加州的历史感兴趣,他让我来做志愿者工作。
继续阅读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图书馆员谈高校图书馆发展及其社会团体的价值

LCN征稿启示: Librarian Speak Up

本站的合作伙伴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 2008年第3期即将在8月出版,该期主题为eLearning。LSU栏目的问题是:How is your library implementing eLearning? 现转载其征稿启事如下:

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 (LCN)是爱思唯尔出版社Library Connect 项目(http://china.elsevier.com/libraryconnect.htm)的一部分,关注图书馆界热门话题,报道爱思唯尔新闻动态,促进全球图书馆员交流与合作。该时事通讯全球发行,有印刷版和在线版,英文在线版
LCN每期围绕不同主题展开,在每一期Librarian Speak Up(LSU)栏目中会设置一个关于对应主题的问题,邀请全球的图书馆员参与回答和讨论。
LCN 2008年第3期即将在8月出版,该期主题为eLearning。LSU栏目的问题是:How is your library implementing eLearning?如果您对该主题感兴趣,并愿意结合自己的实践回答这个问题,非常欢迎您为LSU栏目投稿,与世界范围的图书馆员进行分享!

稿件要求:针对问题进行回答,主题突出,英文80字以内。
投稿地址:x.kang@elsevier.com
截止日期:2008年4月30日

稿件一旦录用,将发表在LCN 2008年第3期(8月)LSU栏目中,出版样本请参考:
Library Connect Newsletter
所有参与者将获得纪念品一份。
联系人:爱思唯尔市场部 康晓伶
Email:x.kang@elsevier.com

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Jenny Levine

原文地址: Jenny Levine – Future of Librarians Interview

Jenny Levine是美国图书馆协会(译者注:下简称ALA)的网络部专家兼战略顾问,在The Shifted Librarian写博,但很多读者还不熟悉您,能否稍微介绍一下您的背景和您的工作?

当然。我1992年刚从图书馆学校毕业的时候,我还不太了解电脑这种东西。我有学校的电邮,但很少用。也有用WordPerfect建些书目,只不过直到玩上爸妈的苹果IIe前,我几乎都没做过什么。事实是,我还得请人帮我做简历因为我自己搞不定WordPerfect的格式。

所以对我职业生涯后来走上的道路,没人会比我自己更吃惊。在我毕业后的第一份公共图书馆工作(参考馆员),我就被默认地当成了一个“技师”,因为没人想管打印机和软盘。有一天,一位读者来找爱尔兰苏打面包的菜谱,我找过了,可在我们馆藏里没找到。我就决定试试用我的CompuServe帐户看能不能帮她找到想要的(此前没人用过)。果然找到了,我给她打印了出来。她很高兴,我从此被吸引住了。我开始接触telnet、gopher、archie、email(真正意义上的)、lynx,最后到Mosaic。

我在1996年得到了CNA Novell(译者注:Novell认证网络管理员),并成为了图书馆的技术协调员,当时我们是芝加哥南郊的第一家提供[拨号]网上服务的公共图书馆。不到一年后,我获得了转职的机会,转到了一个地方级的机构,去帮助更多的图书馆架设这种新式的网络结构。我花了九年帮助我们的图书馆学习网站、HTML、博客、即时通讯以及其他的新技术。这种工作现在轮到在ALA做,帮助我们的专业组织做,它一直是一份非常有意义的工作。而我们才刚刚开始!

假设您从来没有参与到图书馆的工作。您个人怎样利用图书馆?您通常怎么搜索和获取信息?

不好意思我并没有那么常用我们的图书馆。部分原因是因为超期罚款。我喜欢浏览书架,我会借很多的书回家,但我常常没有按期归还,所以要交很多的罚款。现在我都只在需要一些特别材料时才去图书馆。不过,我倒是很常用图书馆的在线服务。我偶尔会通过联机书目查书和预约,最常用的还是他们的数据库和用即时通讯咨询。我觉得我跟大多数因为没有时间和/或有小孩而不常读书的人没什么不同。

因为是馆员,所以我知道什么时候要找图书馆数据库而不是在网上找。显然这种优势是大多数的人所没有的,因此在这点上我更驾轻就熟一点。除非是做调查,要不然我大多数还是从网上搜,上图书馆站点找的相对少一点。

他们没有RSS种子,这样比较麻烦,因为我没办法把它加进我的信息流(我的聚合器)中来。

您已经用过很多技术,从telnet和compuserve,到今天的博客和wiki。您无疑见证了很多工具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而像电邮这样的则一直长盛不衰。在Web 2.0环境中,您所用的软件技术中,哪个是最令人兴奋的一个?您觉得它在未来的5年、10年内还会像今天那么常用吗?

我会从两个角度回答这个问题,一个是“技术”角度,一个是“趋势”角度。从技术上说来,我想我会把它称为“一个盒子”,尽管如果要缩窄范围,它会被贴上“博客”的标签。我指的是注重内容、只要会打字就能给聚合供稿的能力。实际上这可以指博客、评论、wiki、即时通讯(Meebo Rooms)、Twitter和越来越多的程序。我想这就像发明印刷机那样革命性。

然而从趋势上来说,我不得不说是mashup和API。换句话说,就是将完全不同的内容融合在一起,以不一样的方式呈现(经常是偶然的结果)、应用于不一样的地方(或相同的地方)的能力。我们看到因为有了RSS和地图服务,一个很大的转变正在流行,不过我想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想这种趋势将会完全改变人们创造、接收、处理、交换、使用、转换和流通信息的方式。我感到,它的革命性就好比网络诞生的第一天,我是Web 2.0(+)的超级信徒也正因为此。

什么是今天最cool的配件?未来5、10年内还会不会像今天一样红?

最cool的配件是智能手机,要能够处理你所有的日程流(地址、日期、任务等),同时还是便携的娱乐设备(音频、视频皆备,创建、消费皆可),还要是能上网和提供GPS服务。在未来5-10年内它都会在,而且显然是以更健壮甚至更强大的形式。它会成为你跟世界的联系,完全的为你而设,你的所有信息流都将透过它。

希望它未来变得更可读,或者甚至也可以折起来,让你可以在上面读书读报。

您的博客叫做“Shifted Librarian”(译者注:硬译过来是“转型了的图书馆员”),反映了信息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变革。但您也讲到您对图书的钟爱。Web 2.0技术和数字化对物理图书馆、物理图书有什么影响?

技术对物理图书馆和对物理图书的冲击是两件非常不同的事。一方面,物理图书会永远存在,小说类图书也没有必要改。我们会看到的是,引文类和非小说类图书会改变,它们将转战数字世界,以一个打散的结构。我们将像我们今天收集我们的音乐专辑一样,从四面八方收集(iTunes、 Rhapsody、 Napster等等)我们的图书,全部来源于网上。随着网络世界、游戏,还有下一波的电视(在线)持续吸引越来越多人的注意,图书的需求量将会下降。

但物理图书馆不会这样。比之过去,我们将更需要一个物理的场所,作为群聚、建立本地社区的地方,一个逃开物欲横流的商业世界的避风港。图书馆就是这么地方,尤其对孩子和家长们来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图书馆被用作计算机(主要是因特网)、多媒体(DVD)和游戏的场所。人们把图书馆应用于这些类型的服务,是因为他们不能在其他地方获取这些服务(部分是因为数字鸿沟),或者因为这些服务自身更适合于群体分享(例如游戏、编织小组等等)。物理的公共图书馆是任何社群的中心,未来几十年都不会改变。

图书馆员的角色正在发生什么变化?

显然我们已不再是信息的守门人,我们的角色正在转型,越来越转向向导型的权威专家。虽然我们的角色一直如此,但在过去,你要信息只能亲身来到我们面前,而现在完全不用了。另一个正在改变的是专业技能,因为我们正在步入互联的群体智慧新纪元,但图书馆员的知识性和指引性是无可取代的。随着信息过载的扩大,这些服务将显得更为重要。

另外还有很多角色可以由我们扮演,如果愿意的话,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围绕着培训来的。比方说,我们可以教读者使用RSS聚合器,甚至带他们用上本地化、自定义的OPML文件或种子,来帮他们解决信息过载的问题。有些图书馆已经开始开一些普及下一代电脑的课,帮助读者体会和发现新工具和信息环境。普林斯顿公共图书馆有一门“技术车库”的课,学员可以在专家馆员的指导下亲手试试新设备。

对信息素养的问题,我们也可以更主动,媒介的差异造成的信息素养两极分化正日益扩大,我们可以对此多下功夫,尽量缩小这个差距。我们可以帮助家长们更好地理解像游戏这些东西、帮忙教育青少年安全上网、向每一个人宣传如何处理他们的网上身份,从而从总体上帮助提升国民的言论、民主水平。目标有够崇高的,但我们能做到,而我也始终相信,能承担这些职能的唯一机构也就是图书馆了。

图书馆最得人心的地方在哪里?

图书馆是我们的社会剩下的唯一免费、向所有人开放的公正无私、可信赖的机构。加上人的因素,这里有只是为了帮人而忍受低薪的专家;还有一个这些天里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环境。生活中再没哪个机构可以做到图书馆这样,为我们提供活动的场所,又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今天图书馆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无疑是资金。因为服务的数量增加了,我们的服务质量就无法保持像以前那么高;新角色的转换也不能没有财政支持。唉,通货膨胀、物价上涨,预算看似不动实质在降啊,就算能够平衡预算都是个好的开始啦。如果我们继续搞财产税上限(译者注:原文为“tax cap”*),不认识到图书馆也跟个人一样,同样也需要增加收入,我们就把我们最好的资源之一边缘化了;当它再不能像它应该的那样为我们所用时,当我们再得不到我们想要的专业服务时,我们用不着吃惊(,那都是我们一手造成的——译者补充)。随着生活中的其他领域一一去服务化(例如,政府服务转成只在网上办理),图书馆变得更重要了。我们最好在财政上给予它支持,好让他们能履行这些角色。

今天的图书馆员该怎么营销他们所做的,宣传图书馆的重要性?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我自己都想了好久。我不确定我的答案就是对的,因为我们做了很多但似乎都没人注意到。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在新的地方、向新的受众作更好的推广。最好的一种办法就是请一位营销/PR,但那也将意味着会少一个咨询馆员、青少年服务、流通馆员、在线内容管理或者程序员等等的职位,或者减少一些读者可用的资源。

我们也需要选择营销的信息。我们总想把图书馆的所有事情告诉每一个人,等着某些会被记住。我们要做的只是强调那些必要的,推广那些没有人知道的新事物。我们需要修饰一下我们的网站、书目和数据库,把它们变得更易用,我们需要把我们的内容融进其他站点,才不至于强迫人们记得要上我们站,因为很明显在网络世界没有这回事,即便我们有最权威的数据库。这很主要的就是要不要把我们自己藏起来,让我们的东西更易找易用。

很多图书馆没有足够的预算做到这些。馆员营销图书馆,有什么不太花钱或免费的办法没有?

这正是图书馆2.0的点的所在,因为它,我们有了以前不可能具备的、低成本的工具和方法。过去,我们常常讲“去读者所去”,但这点我们只能在物理世界实现。现在,博客、RSS、即时通讯、开放API等等所有这些帮我们在网络上实现了这一目标。比如,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数字图像集集成到外面的站点,像Flickr;RSS可以让我们在课程网站上显示我们的新增书目;即时通讯实际上是把我们变成了读者的伙伴,现在我们只须在后台等,就可以向读者提供在他们活动流中的、一个看得见的帮助键。

有了这些,我们可以变得更有创意。我以前总想在报纸文章上挂上图书馆资源的链接,现在我们可以轻松做到了。而在现实的营销上,我知道布隆明顿(伊利诺斯)公共图书馆在当地报纸的网站上放过广告。那是个RSS种子,由图书馆方产生的,这样图书馆就可以动态地播放活动广告、图书馆新闻等等。我想博客提供了跟当地机构合作的很好的方式(适于任何类型图书馆),这种方式将提高图书馆资源和活动的可见性。尝试向读者(尤其是超期通知或活动提醒)推送文字信息,让读者更便利地接受我们的内容(而不用次次跑来我们站,登录我们的OPAC)。形象化的工具,比如地图和标签云,让我们可以形象地表达信息,也便于读者在我们站点以外的地方作网摘和互动。

这就是我们要展开的想法,也很高兴看到网上有这么多关于它的讨论。其实,在这一领域2.0工具最好的应用之一,就是社区站点,那些对话、不同的人之间的回应,对每个人的启发、互相之间的学习,正是这些引导我们改进我们对读者的服务。

谢谢您Jenny,抽时间分享您的想法。关注Jenny,关注她的博客The Shifted Librarian

——————-
*Tax cap,原文“If we continue to tax cap our libraries”。猜想这里讲的是PTELL,“Tax Cap”是PTELL的通俗称呼,全称是“Property Tax Extension Limitation Law”,即房产税扩展限制法案。该法案的大体精神是,在房产升值快于通货膨胀时,限制房产税,以减缓财政收入的升幅。对图书馆的影响是,房产税财政收入有一部分会成为图书馆预算,图书馆获得的拨款因此受到限制。ALA也曾有文章提到。仅供参考,若理解有误,欢迎指正!

翻译:Sw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