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Chris Zammarelli

原文地址:Chris Zammarelli – Future of Libraries Interview

Chris Zammarelli是马里兰大学信息研究学院的研究生,目前正在做关于在电子政务网站使用社会化网络工具潜力的硕士论文。他在布鲁金斯研究所当助理馆员,在“文献博客”(biblioblog)Libraryola写博,他给Bookslut写Banned Bookslut专栏,也是Library Underground的一名合作网管,还是SLA(译者注:Special Library Association的简称)政府信息部的网管。同时他还告诉我们他还有时间。

假设您没有参与到图书馆工作中,您通常怎样找到和获取信息?

目前我在当地图书馆借小说和CD。我通常在图书馆网站的OPAC查信息。做调查时我用学校图书馆,但信不信由你,我已经很少在物理图书馆了,更多时候是在用图书馆网站上的资源。不过在我给论文做更深入的调查时,这种情况会改变。

如果要马上得到直接答案,像我很喜欢的填字游戏,我会用Google搜一下。如果要做深入点的个人调查,我会用上很多搜索引擎。我也订阅了很多RSS feed和email新闻组,也访问很多网站,随时了解新信息。

似乎Web 2.0推着图书馆走,还推得蛮紧,您看到在电子政务里有相似的情况吗?

也有,但还不是在美国。我们这里还处于一个信息转换模式。我的意思是美国的政府网站总体上是面向信息的,互动减到最低。在我的研究过程中,我发现其他像挪威、新加坡的政府,正在给他们的电子政务网站引进2.0技术。

在电子政务形成架构上,政府图书馆是一个什么角色?

从我有限的经验看来,现在的政府图书馆正在做的,我想很多都是在内部完成的。我更希望看到图书馆员更多地参与到公开获取的政府网站的开发中来。看很多这些网站的组织方式,我猜里头不会有很多是图书馆员参与的。

图书馆的电子化怎么改变图书馆员的角色?

我像它是逼着我们了解更多。我在课上读到一篇文章,讲到公共图书馆怎样变成了一个电子政务中心,所以我们必须学更多关于IRS(译者注:Internal Revenue Service。美国负责税收征管和税收执法的政府机构)以及医疗保险诸如表格等等,那些我们没有想过要学的东西。这只是我们读者的需求怎样变复杂的一个例子。总是要保持高于读者对我们的需求,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我知道很多馆员因为赶不上而受挫,高科技馆员要求所有的馆员都赶上最近的技术,但这些都可能成为读者要求我们提供的服务。至少,如果你被问到,了解一下它们也很重要。

如果您必须指出一项对图书馆未来最重要的技术,您觉得是什么?

我有种感觉觉得,随着手机的日益复杂多功能,它们将在不久的将来在图书馆的服务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即使是一些简单至文本通知或基于文本的引用,将会对用户体验产生巨大的冲击。这就是芬兰国会图书馆所提供的,而我觉得它完全有可能在这里发生。

在您看来,现在的图书馆最有用和最没用的特性是什么?

记住这是一个研究生的看法,但对我来说,图书馆最有用的部分是定期的数据库。我知道它们贵得可笑,甚至会变得更加贵得可笑,但有如此丰富的资源来研究借鉴还真够爽的。一个技术迷馆员在这份上还埋怨OPAC可能有点陈词滥调了,但老实说,我看到的很多OPAC都不怎么样。我不知道供应商们是否会跟图书馆员成一小组或做些什么,来在OPAC发布前测试一下它,但他们的确应该这样做。

谢谢您Chris抽时间跟我们分享您的想法。关注Chris Zammarelli的最新动态,读他的博客Libraryola

翻译Sw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