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图书馆员的未来 – Raymond Barber

原文网址Raymond Barber – Future of Librarians Interview

Raymond Barber是H.W.Wilson(译者注:老牌信息服务公司)The Senior High Core Collection(译者注:高中核心图书目录)的编辑,也是Standard Catalogs(译者注:H.W.Wilson旗下一个书目品牌)的汇集编辑。但有些读者还不认识您,能不能稍微介绍您自己和您的背景?

我得到的第一份图书馆的工作,是给一个大城市的公共图书馆做网页,那时候我还在高中。我很快意识到自己找到了我想从事的职业。于是我留在那里工作,干完了 整个大学期间,有机会做过了除流动图书馆外的每个部门。获得我的图书馆科学学位后,我开始当学校图书馆员,当了大概一年,一边在初中工作,一边在公共图书 馆当起了年轻的专家。

几年后,我获得了一个深造的机会。我选了学校管理与图书馆管理课,好活学活用在学校管理上。拿到学位后,我开始带一个实验中学的图书馆,还教图书馆科学课。在来H.W.Wilson之前,我在一个学前教育图书馆的当管理层。

假设您从来没有参与图书馆工作,您个人怎样使用图书馆和寻找信息?

每星期我都会使用图书馆,以各种方式。周六我会带一些长者去主要的图书馆走走。我会使用爵硕大学的科学类馆藏,各种图书馆的图书和期刊,还有用计算机访问一些远程图书馆。在图书馆的时候,我通常是看书,但在家工作时我主要用网络。

您觉得今天图书馆最有用的特性是什么?

图书馆员是图书馆最有用的资源。信息来源如此之多,知识管理专家对图书和网络资源的导航就显得非常必要了。周六我到公共图书馆,经过长长的电脑桌队列时,看到有人在找工作,有人在打游戏,有人在搜索或做文书工作,还有的人,是的——有些人甚至在浏览本应被过滤的网站。

这些人大多数都有一个共通点:他们家里都没有电脑或者相关资源。空间和资源都是有价值的。我使用的一个郊区图书馆,有各种各样的读书讨论小组,从浪漫小说到全球经济,都有。图书馆可以为社区小组和讨论小组提供空间。

那么今天图书馆最没用的特性又是什么?

恐怕是一些图书馆员帮不上什么忙。他们应该积极地帮助读者。大多数有,但有一些会只是坐在那儿,睬也不睬读者。我看到图书馆有了新的自助借书系统,非常高 效。但图书馆员和读者人际交往的缺失更让我担心。我们要提高效率,而同时也要保持人际接触。我也注意到在一些图书馆里,馆藏几乎要么已经太集中,要么太 散。作为一个“核心馆藏”选择工具的编辑,我很清楚,有些资源是几乎每个图书馆都应该有的,同时,每个图书馆又都应该是独特的。我希望High School Core Collection(译者注:高中核心馆藏目录)两种都能提供。

图书馆员应该以积极的态度对待读者。每天被数不清的读者问题和挑战所包围,图书馆员很容易消磨意志。每月一次尝试远离这些,换个读者的角度考虑问题,设想一下如何让图书馆体验变成他们每周的高点。

图书馆和图书馆员工作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世界变化如此之快,每天必须面对的挑战如此之多,火线下的图书馆员很容易就变得只求生存而不求繁荣;只把最新的技术看成冲击,而没有看到它同样是一个可以 大展身手、去发展壮大的机会。留些时间来“玩”想法吧。馆员工作已经变得更琐碎了。很多图书馆员很少跟其他类图书馆员谈,也很少到别的类型的图书馆去看 看。ALA(译者注:美国图书馆协会)对分区会议的支持助长了这种狭隘倾向。我们怎么可能从这些里面吸取到知识,同时建立起我们的团结和专业的形象?参与 到别类图书馆的会议中、工作中,经常地关注别类图书馆的杂志、通报,会给你新的视觉,启发新的想法。

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新的wiki世界,我们将变得边缘化。我们斗不过Wikipedia、Google、Amazon.com等的便利。我们需要审视 这当中每一个,并设想怎样将它们加到我们的工具兵库、在什么部位嵌入到我们的服务中,以及怎样在用户选择最佳决策时吸引到他们。告诉人们不要使用 Wikipedia就像克努特大帝命令潮流不准来。在新的环境下,我们要识别人们的行为选择,并配合他们创造出获取和评价知识的新模式。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非常必要的传统价值和技能可以派上用场。提供很多很多指向书和其他信息源的主题,把它们变得像Google那样;给书目记录加上表 格。用户想要的是,输入一个词,就返回一串特定信息。主题指向结构,虽对我们重要而且有用,但对我们的用户往往是不相关的。我们图书馆员,信息专家,需要 这些手续——但书目记录的标签、评论栏,和我们能发明的其他工具会增强这些。

在Drexel分院,我们讨论了改校名以反映我们对信息的重视不亚于对图书馆的。ISI的Eugene Garfield提议改成School of Infotecture(译者注:大致可翻译为“信息建构专业学校”。Info加-tecture,强调信息系统的结构、系统性和工程性),建议我们培养 信息建构师。教员们没有细究它,但我顿时成了一个信息建造师。跟architects(译者注:建筑师)一样,信息建构师建立结构供人们生活,只不过这些 结构是供人们在信息世界中生活的。像PennTag那样允许给书目贴标签,培养在线讨论小组和社区。看看LibraryThing,在那上面试试手,然后 想想你的书目和用户。陶醉在新技术带来的机会中吧。在你的社区鼓励其他同类专业组织的链接。当图书馆员真好啊。享受今天吧。

我最近总是留出10%的预算,让我自己和我的员工做试验。我们变成了宾夕法尼亚最早有网络、最早无线上网、最早用PDA获取书目的学校图书馆之一。二十年 前我们就用苹果“明天的图书馆”基金尝试了一种可贴标签和加艺术外套的书目格式,而且确认了当时的技术还不足以完全支持该服务。我成长,员工们也成长,图 书馆就慢慢进化了。确信一点,当你进步了,你的员工也会进步,甚至超越你。

您对图书馆2.0,还有图书馆的未来有什么想法?

首先,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要记得,图书馆2.0所勾画出来的价值就是我们这个专业一直熟记于心的那些东西:服务、读者对馆藏选择的参与,和沟通。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是技术进步提供的、让我们向我们本来理想又走近了一步的新的工具。但要注意,不要过分沉迷于工具,忘了我们所服务的初衷。还要记住,你 不能一下解决所有的事情。图书馆员早就知道“长尾”了,只不过我们称它馆际互借。只是现在,我们可以给自己的目标找到相应的信息和材料了。

博客不是我。我开了一个,但它占去了我做得最好的事情的时间。阅读、研究和思考做事的新方式,做个好馆员。当我有东西要交流,我有两个网站可以用,我的职责是让它们成为图书馆员最好的工具。我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但我去年已经走了一段长路了。

谢谢您Raymond跟我们分享您的想法和经验。去看看Standard CatelogsSchool Libraries!的Raymond的计划。

翻译:Sw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