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与长尾

 原文出处:Libraries and the Long Tail      作者:Lorcan Dempsey

有关图书馆的长尾的讨论,很多是关于图书馆如何包含广深丰富的馆藏,以及有关其系统广度的聚合(aggregation)如何代表学术和文化资源的长尾(一个系统可能是一个社团,或一个州,乃至一个国家。)然而,我不认为我们吸收了长尾的真正含义,即在网络环境下供需如何很好的匹配。在系统内仅仅提供资源是不够的:他们必须是容易获取的(用阮冈纳赞的话:每个读者有其书),潜在感兴趣的读者能够知道他们(每书有其读者)以及匹配供需的系统必须有效率(节省用户的时间)。

考虑这样两种情况:一个是馆际互借(图书馆之间的资源流),另一个是流通(图书馆内的资源流)

首先,馆际互借占全部图书馆流通的1.7%,如果我们只看学术图书馆,这个数值会上升到4.7%。这表明我们可以在使感兴趣的读者更容易发现和获取资源方面做的更好,或者换句话说,系统范围内的供应的聚合。与图书馆内的资源流相比,从一个图书馆到另外一个图书馆的资源流是很低的。

这可能也就是图书馆之间馆藏重复率很高的原因所在。去年,OCLC考察Google与五大图书馆的聚合馆藏的工作,结果发现,60%的G5聚合的印本图书馆藏被一个G5馆收藏,这表明馆藏并不像有时想的那样和“香草”一样。

第二个数字是流通。我们对两个研究性图书馆多年的流通数据进行观察,在每一个案例中,大约10%的图书(仅限于英文)占90%的流通量。这表明许多书没有被借出(当然,有些可能在图书馆内浏览)。

这些数字表明特定馆藏中的许多图书是没有被充分利用的,馆藏之间的资源交换也是受限的。当我们向前发展,我们就更要问问这是否是最佳的系统范围安排,尤其是越来越多的读者移向网络。我们要重新考虑阮冈纳赞的原则:书是为用的;每本书有其读者;每个读者有其书;节省用户的时间。

下面,我想在长尾讨论的环境下更具体的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

继续阅读图书馆与长尾

Facet Publishing好书推荐

Facet Publishing是图书馆和信息科学领域的领头出版商。

Managing Change: A how-to-do-it manual for librarians
By Susan Carol Curzon
指导员工和团体度过难关——预算削减、人员短缺、新技术挑战、重组合并等,这些对于今天的图书馆领导来说是完全必要的。

该手册列举了存在的问题、计划、预备、决策、控制的概念,一步步的发展过程与详尽的指导,以及变化的实施。该书涵盖了应对技术对图书馆的影响,最新的管理变革研究的应用,以及发展复本的策略等等方面的实践指南。

一个全新的“指导工具”,有图样示例,问题和讨论,训练提示,思考提醒,还有更多帮助,管理者可以与员工和同事共享的一些知识。Michael Gorman做序,这本最新力作帮你在当前的变化的图书馆环境中不只是应付自如,而且是如鱼得水。
2006年3月出版;150页;平装本;£39.95


Negotiating Licences for Digital Resources
By Fiona Durrant
这是一本关于怎样得到最好的在线订阅的实践指南。本书可以适合于众多电子产品,包括电子期刊、数据库等。有谈判过程中关于实践提示和应当注意的问题的指南,更为重要的是提供了谈判需要准备好获取最好的成果所必须的大浪信息。

下一步就是在谈判过程中的逻辑进程,从开始要清楚自己机构的需要到对合同的深入理解,并且提供书面和面对面场景的谈判技能和技巧。

主要内容包括:

了解你的机构的需要

选择协议的类型

可用性和价值

谈判准备

交流技能

合同

传播谈判成功

员工发展

谈判时间安排

此外还提供额外信息源和FAQ。

这本书可以一个有经验的谈判者的参考工具,也可以是从未参加过谈判的初学读本。

2006年2月;160页;平装本;£39.95。


Evaluating the Impact of Your Library
By Sharon Markless and David Streatfield
这本书将探讨所有图书馆和信息服务机构领导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服务效果的评价。所有类型的图书馆和信息服务机构都曾经收集过大量业务信息,汇报他们的服务效率。现在需要的是服务效力的信息,例如服务对用户的影响,包括远程用户。图书信息服务管理者发现很难明晰服务效果这个含糊的感念,页为此伤过脑筋。因而作者研究测试一种方法来帮助领导者们理解和制订他们的目标相关的效果评价指数。主要章节将展示严格测试通过工具建立评价效果的模型的过程,并且以案例帮助领导者们确定他们的需求,指出他们自己的服务效果问题。包括以下章节:

证据要求

明确效果的掌握

将要评价的效果列入计划

明确目标和成就标准

达到目的的行为和方法指数

对证据的思考

与用户交流等方法收集证据

效果基准

以证据为基础的图书馆、信息工作

该书是图书馆和信息服务领导们评价实践和该领域政策制订者们的一个基本工具。同样适于公众图书信息服务机构领导和教育者、专门图书馆信息服务相关领域,还将引起该领域教师和学生的职业教育者的兴趣。

2006年4月;精装本;£39.95
Essential Law for Information Professionals
By Paul Pedley
法律对信息从业者工作的影响一直主要的限于和有关版权问题。然而在当今的信息社会,图书馆员和信息从业者从事的活动越来越多的与不同的、错综复杂的法律相联系,已经超出了版权问题,例如诽谤罪、信息自由、从业义务、隐私和人权等。信息从业人员的法律知识必须广泛拓宽。

这部作品不仅提供了影响信息管理的全部法律描述,还探讨了基层实践工作的基本法则。书中以个案诠释法律规章和对特定规章的上下文解释。法律文件常常看来是晦涩难懂的,但是本书深入浅出的为读者提供了容易消化的信息。

这个全新的版本包括几个新的章节:公众信息的再利用,人权和法定储存物,还有新增的术语表,以及对网络犯罪和计算机滥用问题的充分展开。

该书可以帮助信息工作人员快速确认和评价可能与他们的工作有关的法律危险性问题。同时还是信息学科学生的理想教科书。

JieFeng 翻译

《期待猫叫:图书馆与古歌及其同类的竞争》第二部分

原文出处:Waiting for Your Cat to Bark – Competing with Google and its Ilk, Part 2

上个月在本文的第一部分,我们分析了Google之类的优劣所在。本文,我将尝试对图书馆自身的优劣势做一分析,并指出我们需要在哪些方面改进提高。

在思考和Google竞争的过程中,我们是否被误导了?我们是否期待让图书馆之猫去嗷嗷叫?难道我们不应该努力提升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一味的去迎合模仿搜索引擎。

图书馆的优势所在:
1.图书馆的中立性与独立性。我们怎么强调这一点都不过分, 我们并非没有偏见,我们的偏见在于关注所处团体的需求。我们关注一个公平的信息获取和安全的环境。我们关注用户隐私。在保护记录和用户授权上,我们共享一个公共的价值体系。

2.图书馆与社区息息相关。工作间、邻里之间的交流,研究和学习团体,图书馆是社区的信息文化交流中心,也是社区活动中心。

3.图书馆与学习息息相关-学校、学院、大学和终身学习机构。我们要认识到学习通常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下进行这。它并不仅仅是阅读、有读写能力以及提供对内容的访问和获取途径。学习是一个更宽泛的概念,图书馆可以做的更多。

4.排序算法与过滤有着本质区别。图书馆过滤-我们选择或者提供关键工具给读者来帮助她们找到最想要的信息。在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这种信息评判能力和天赋胜过其它任何东西。我想这是从Chris Anderson’s The Long Tail一文中得出的最显著的洞察力。读一下这篇文章。

5.图书馆员是“学问”经济界的大佬。Google是广告经济界的大佬。图书馆和Google都以信息为关键工具来开展工作。图书馆员的优势在于在问题回答之前就改进问题的质量。Google则尝试猜测这个问题,并且提供猜测性的最好答案。 大多数时候,它是有效的,有时候就失效了。

6.“How”和“Why”之类的问题是图书馆员了解用户真正需求的利器。计算机无法将通过精心组织的面谈得来的知识告诉搜索程序。图书馆需要提升和开发对这些技能的关注。Google是什么,图书馆员是什么,回归本色。
继续阅读《期待猫叫:图书馆与古歌及其同类的竞争》第二部分

新手和老手的网络检索行为

原文出处:Web search behavior of Internet experts and newbiesBy Christoph Hőlscher, Gerhard Strube

在网上查找相关信息是件费时费力的事情,为了更好的帮助用户得到资料,基于对用户特征的更好理解,我们调查了与网络信息查询相关的知识,以及相关背景知识结构和策略。本研究进行了两个实验,从不同角度、不同方法说明这些问题。实验一,首先选定了12位网络专家采访他们的检索策略,然后用术语列举了一系列的现实检索任务;实验二,两类隐性相关的知识类型做了对比。同时还对网络经验和专业背景知识在一系列检索任务中的影响做了调查。我们发现,网络经验和专业知识存在着差异性和互补的作用,成功的检索应当是两种特长相结合,直接与网络经验和专业知识相关的特长都是有用的。
文章首先提出问题:网络信息查询与什么样的知识有关,与什么样的知识结构和策略有关。
对网络“新手”和“老手”的检索行为的调查有几个现实应用特点。首先,要有一个模型作为改进现有检索系统的界面和功能的基础;还有,帮助和向导也可以使得用户在使用过程中更好的理解。
1  网络检索的相关研究:
Byrne et al. [1]对网络用户行为主要调查方面是对浏览的研究,但是浏览并不注重信息查询和检索。Choo et al. [3],Navarro-Prieto et al. [12],Several researchers (e.g., [9,15]),Lau and

Horvitz [10]等等对用户检索行为做了一系列的研究,但是他们都没有强调用户个人特征和专业水平。
2  实验1:专家知识和检索习惯的预调查
因对这些“老手”的专业知识没有系统的了解,所以第一个实验是预调查,希望可以得到恰当的描述语言,对相关网络技术的描述、网络老手典型检索行为的恰当表述,以及构建使用搜索引擎查询信息的描述样式。我们把网络技术定义为一种使用媒介的能力。我们选择的调查对象是网络专业人士,都有至少三年以上的经验,在日常工作中获取网络信息,包括信息经济人、网页负责人、网络咨询者、网站内容设计师、图书馆员等。
继续阅读新手和老手的网络检索行为

用户永远是对的

原文出处:The User Is Not Broken: A meme masquerading as a manifesto

所有的技术都会经历进化到消亡的过程,你在图书馆学校学到的任何技术都将迟早消亡。
你害怕失控,但是这些却已经发生。乘风破浪吧
图书馆不是一个形式,而是一个服务。
OPAC不是太阳,OPAC最多就是一个遥远的行星,每年都沿着太阳系的轨道渐行渐远。
用户才是太阳。
用户是图书馆职业从看门人到服务职业这一转变过程中充满魔力的因素。
用户永远是对的。
图书馆的系统是破裂的,直到以其它方式证明。
商人卖给图书馆价值百万的系统,因为图书馆员需要帮助读者,别管他在讲什么,他的系统也是破裂的。
大多数充满热情的图书馆用户不会和你面对面交流。
大多数被疏远的的用户也不会和你面对面交流。
对读者而言,最有意义的帮助是增加信息体验的价值和意义,无论何地,捍卫她们阅读的权力,然后安静的走开。
图书馆网站是面向纳税人的大使。他们看网站将多于看图书馆建筑、物理馆藏资源或图书馆员。
让骆驼穿过针眼,也比找到一个可用性高、友好性强并且能够提供实实在在的服务,而不是用诡异的图书馆学专业俗语夸夸其谈的图书馆网站容易。
信息将从阻力最少的地方流动。如果你不允许用户使用他所想要的工具,他将从别的地方找到他。
图书馆无法改变用户,但是图书馆可以通过改进用户体验来迎合用户。
在用户不在,而图书馆又希望他们在的地方,迎合她们。
用户并不遥远,图书馆员才遥远,图书馆的工作是拉近彼此距离,消除鸿沟。
一般而言,图书馆部署新技术所花费的时间要超过新技术的生命周期。
如果你从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读到某样东西,而图书馆却没有适应或提供,那么贵馆落伍了。
停止对旧日美好时光的依依不舍,当时当地你也是这样看待目录卡片的。
如果图书馆继续着迷与形式却忽视用户,那么图书馆将成为明日黄花。
图书馆有舒适的空间,可以让用户自由的畅想、做梦以及接受信息。贵馆是否是人们可以做梦的地方?
你的无知不会保护你。

钱涂翻译

陈旧的图书馆

原文出处:Libraries are limited, obsolete    作者:Mark Hirschey

作为一个长期居住在Lawrence并一生都奉献于教育的居民,我也兴致十足地参加了Lawrence新图书馆的讨论。我有三个孩子,两个都在读大学,最小的在高中就读。作为他们的父亲,我目睹了这些孩子获取与利用信息方式的改变。我所见到的更加印证了我日常遇到的事情:

1.图书馆效率底下。同我一样,孩子们都喜欢快速便捷的信息查找方式。而这些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满足。在新的信息时代,图书馆成了陈旧的信息储存与分散场所。图书馆不提供可靠的最新的信息获取途径,只能提供遥远的、缓慢的、不方便的、有限的并且经常是滞后的信息。

到任何一个图书馆,馆藏图书都是空闲的,只有计算机在紧张工作。这时候你扪心自问,像市区图书馆一样,把这些计算机集中在一个遥远的场所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不把这些计算机集中在孩子们和所有人都能利用的地方?

2.图书馆是有限的。每个人都希望获取可靠的信息。互联网是通往无限数据以及政府、商业和社区信息之门。互联网中多样的信息提供者使信息的准确性检验更加容易和可靠。对于信息的准确性,并非某一个人,如一位图书馆员就可能或者应该完全值得信任。单独的信息确证来源是无效的并存在潜在的危险。

3.图书馆是陈旧的。现代信息技术包含了信息提供者与利用者双向的交流。通过即时通讯、博客、留言板、电子邮件,互联网鼓励虚拟无限的信息提供者之间共享信息。计算机正是集合交流社区的工具。

建立一个昂贵的新市区图书馆就是基于这样的错误信仰,即建立一个19世纪信息技术的纪念碑并且希望社区能够连接起来。Lawrence城需要重新考虑把我们所有社区的信息基础设施带入21世纪的真正优势。

继续阅读陈旧的图书馆

最可靠的搜索工具可能是图书馆员

原文出处:Most reliable search tool could be your librarian     作者:Elinor Mills

你的孩子想了解马丁路德金,你可以考虑去向图书馆员咨询,而不是依靠google,AOL,或者微软搜索引擎。

用“马丁路德金”作为关键词到google和AOL搜索,第一个搜索结果和用微软的搜索引擎的第二个搜索结果都是一个网站,这个网站由白人至上主义者创建,他们的目的是,为这位公民权利领袖提供一个“真实的历史的考查”。

在这三个搜索结果的页面上都有赞助商的连接,AOL还有相关内容的“网页快照”。但是,如果依赖于排在前位的几个搜索结果,人们就会对这个人产生偏见。

这就是需要图书馆员的地方。尽管网络可以从广泛的资源中提供快速的搜索结果,但是有些却并不值得信任。图书馆员可以帮助人们获取更多权威的信息,这有助于他们更深层次的研究。

国会图书馆公共服务与资源获取官员Marilyn Parr说,“搜索引擎也有其局限性。你可以键入托马斯 杰弗逊到任何一个搜索引擎中,你会得到成千上万的结果。但是,你如何确定哪一个是确切的权威的信息而不是某个人的个人观点呢?”

多数人并不介意去一页页查看搜索结果,他们也以多花时间来确证信息为意,专家们如是说。

勤奋的博客站点“搜索引擎观察”的执行编辑Chris Sherman说,“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人们对信息很盲目。他们从网上获取信息但并不质疑信息是否有效”。他接着说,“我认为这就是图书馆员极为重要的地方,他们可是经过评价信息质量的训练的”。

继续阅读最可靠的搜索工具可能是图书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