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News.org:2005美国图书馆界十大事件

原文出处:Ten Stories that Shaped 2005 By:John

又到了我们回顾一年来发生的大事件的时候了,下面是2005年发生的图书馆新闻集锦。要了解其中的某些背景,请查阅20042003年的相关报道,因为很多那时的故事至今依旧还是继续着。

我们回顾这一年发生的故事,其中的主角有Google、花瓶馆员、顽固而保守的主席,维基、Rootkits等等。图情世界也随着这些故事的发生而不断发展。

10、花瓶图书馆员诉讼案

4月,Desiree Goodwin在和哈佛大学的歧视诉讼案中败诉。作为一个有着两个硕士学位以及将近十年工作经验的助理馆员,Goodwin女士不断的被拒绝给予升迁。她认为招致不公平待遇的原因在于她是一个黑人,并且由于穿着性感而被视为是一个花瓶。图情新闻随后对她进行了采访。哈佛大学随后就诉讼费用问题提出了反诉

9、奥普拉的图书俱乐部重新开张

让出版者高兴的是,奥普拉开始再次为其图书俱乐部挑选现代作家的作品。和事先预期的一样,这对出版业起了推动作用

8、卡特里娜飓风后的及时反应

八月的卡特里娜飓风摧毁了包括图书馆在内的大量建筑,ALA以及其它图书馆组织积极投入到灾后重建工作中去。在一个有争议的决定中,ALA宣布将按照事先计划,如期于十月在新奥尔良市举行2006年年会。

7、爱国者法案日薄西山?

关于爱国者法案的争论,这一年变得更加复杂。关于图书馆调查的新闻不断,其中包括康涅狄格州的姿态鲜明的案例。不管众多国会议员试图让其中一些规定失效的努力,那些激进而好战的图书馆员为了自由和隐私权将举行罢工也值得思考。

6、图书馆员职业前景

它是否不会终止?在长期图书馆就业市场的乐观预测之后,一个新的分析预测在2027年图书馆和谋求图书馆职业者将达到潜在的平衡。那么那些无底的加薪似乎将一直延续。

5、索尼的 “Rootkit” 光盘

本年度报道量最多的图书馆新闻也许就是sony BMG由于欺瞒顾客,出售假冒伪劣光盘而失败的新闻。音乐光盘有着反盗版软件,该软件本质上讲就是一个计算机病毒,并隐藏起来。十月,随着这一软件被发现,顾客的抱怨,诉讼,以及企业所面临的公关危机随之而来。但最让人恐慌的也许是数字版权管理公布多年之后,他们将驯服到什么程度。

4、社会性软件的崛起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Facebook这个网站,那就意味着你和十来岁的青少年缺乏接触。一年来基于WEB的社交网络以及自由分类法(folksonomies)的使用继续发展。还有Flickr,你有没有给你的图情新闻培训卡加过边框啊?

3、戈曼闭嘴

Michael Gorman的误会。他喜欢轻蔑的讽刺网志Google Books, Google Scholar, Google,以及所有与数字化相关的东西。 但是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认为他是以ALA主席以及图书馆员职业的代表在发言,而不是华尔街时报碰巧采访到的图书馆员。

2、 维基年

这一年,维基百科似乎无处不在,从会议到一次悲惨的维基试验,从Jimmy Wales心爱的媒体到无休止的吹毛求疵,以及这个月,对分类的确认。随着ALA关于维基会议的成功,维基软件开始被用于图情维基,以及日益增长的以图书馆为主题的维基站点中。

1、Google图书搜索以及版权谜题

今年,Google出版物(现在称为Google图书检索)似乎激怒了每一个人,包括出版商出版社作者法国餐厅以及医院。这是一个令人兴奋而野心勃勃的项目,但是它将如何影响图书馆在未来的角色以及数字版权法律使得它成为最值得关注的事件。

Translated By:Qiantu

网络时代的科学——共同的努力

原文出处:Science in the web age: Joint efforts   by:Declan Butler

最佳状态下,学术界就是思想的交易市场。但是还是有很多的科学家不愿意接受那些能使他们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进行交流的最新网络技术。

当Tim Berners-Lee在1989年发明万维网络(the World Wide Web)的时候,他是把这个东西当作他的那些在CERN(欧洲核子研究委员会)以及位于日内瓦附近的欧洲粒子物理实验室和其他很多地方的科学家伙伴们之间合作交流的空间。这项发明的步伐却超出了他的预期:设计的适用性会逐步激发它的利用。在网络作为一个颇具灵活性的信息搜寻方式急速发展的进程中,用户间实时交互的原始理念却被大大地忽视了,十五年后,网络才似乎回到它的根基上来。

对大多数用户而言,在最初十年里,网络就像一个庞大的在线图书馆,他们主要在这里搜寻信息。如今,网络正在经历着一种微妙而深刻的转化,一种回归于Berners-Lee原始版本的,更加社会化的网络,即所谓的web2.0。然而,恰是在这场二次革命进程中,科学家们正被远远地甩在后面。因为他们在接受许多最新的技术方面显得相当的迟钝。其实较之于他们的现状,这些技术能有助于他们更加迅捷地进行在线交流与合作。

“我发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科学本就是关于新的知识、技术的采纳、发现与利用,而这场网络上最大的革命性变革却正从我们身边悄然溜过”,Greg Tyrelle说道。他是台湾Chang Guan大学的一位生物信息科学家(bioinformatician),五年来他一直尝试着通过博客(Blog)与同事和普通大众进行交流,博客人流量不断上涨。   

新兴的网络形态很大程度上正被用户间的实时动态交互行为塑造着。但是许多研究人员仍然把正式的科学文献出版渠道当作科学交流的“固定”手段。尽管传统方式出版的论文是作为无可争辩的记载信息而被接受的,年轻一代的研究者们却特别关注于科学家们排斥那些与同事或公众交流的新方式所失去的东西。

他们推荐使用的合作交流式技术,诸如博客、维基,都是一些任何访问者均可发表、编辑信息的网络站点。这类技术的支持者们认为这种方式提供了一个进行更为广泛和即时探讨的论坛,是现有同行评议杂志编辑体系的很好补充。它们有利于提升科学交流品质,可以是在出版之前的灵光闪现之时,也可以是在出版之后来探讨结论性的东西。(参见“Open house”)

博客是这类新型社会技术的典型,它使得更多的人在网络上搞出版更加便利也更加具有多样化形式。通过允许读者反馈和内容聚合(syndication feeds),博客创造了一个实时在线的交流团体。“博客可以提供任何内容,从同行评议的文章到纯粹的思索甚至无聊的嚷嚷,包罗万象。”Contentious.com的编辑Amy Gahran,同时也是一位新媒体的专家,这样说道。

写作工具

最有名的维基是一部在线百科全书:维基百科,自从2001年启动以来其条目数量已经增加到了上百万条。哈佛的科学家和马萨诸塞技术学会(MIT)最近开通了他们自己的维基:OpenWetWare,采用同样的方法在全球的生物学小组内共享实验室协议和数据。

在学术界之外,博客可谓方兴未艾。the Guidewire Group(一家新媒体研究公司)在十月份出版的一份调查报告中说道,90%的营销传播公司要么已经、要么准备启动内部博客。如今已经有了2000万个博客渗透进社会的各个方面。但是科学却是个刺眼的例外:如今只有为数甚少的科学家是博客写手。

写博客的科学家把他们的活动看作一份正式杂志有用的附加物而不是替代品。“作为一种正式的,可归档的文件,标准的科学论文是不可替换的,他们界定了我们的工作主体。但是他们是静态的,而且有较大的局限性”,明尼苏达大学的一位生物学家Paul Myers做如是说,他目前在Pharyngula开有自己的博客。

Myers 还指出:“在博客上把你的论文描述一下,等一等,总有些不同的事情发生。那些远离你平常交际圈子的人开始思索你的论文主题,他们常常会提起一些令人感兴趣的观点”。他认为,利用在线的思想共享交流,你可以得到反馈和新的研究思路。

一位年长的美国流行病学家,每天用“敬畏”的诨名在他的名为效果测量的关于公众健康的博客上写个一到两篇,现在已经吸引到了各式各样的读者群。“每天大约有1500人的访问量”,他说:“如果有人告诉我应该每天去报告厅发表点意见,那会有1500人来听呢,我很满意——1500,是很多专业杂志定数的两倍哦”。

但是对于大多数科学家和学者来说,博客和维基仍然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使他们能从实际工作中稍许分心一下。多数人只是把它们当作咖啡屋闲聊的在线版本,嘈杂的环境不利于真正严肃的学术信息滤取。

观点片断

经常光顾博客空间的科学家们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们争辩道:链接的动态等级体系和博客提供的众多推荐创造了强大的协作过滤机制。台湾的Tyrelle(他的博客是在Nodalpoint.org申请的)说道:博客会产生噪音,但是它们也是一种跟进你的研究领域热点问题的重要途径。他相信特定团体内的博客写手越多,协作过滤机制也就越有效,所以——与预测相反——也就减少了信息过载。

Tyrelle暗示,这种过滤与BioMed Central的Faculty of 1,000项目也没有多大的差别。后者是一个基于大众付费模式,标示由1000个科学家推荐的重要生物学论文的服务项目。而在博客空间,这种服务却是免费的,而且可以有10000个甚至更多的科学家来推荐。

可是即使那些对于网络悟性颇高的科学家们仍在怀疑博客在科学领域扮演的有用角色。“我个人对博客能减少信息过载表示怀疑,但是博客这东西借助于众多的好自我表现的人将能生存下去的。” Rolf Apweiler讥讽道,他是位于英国Hinxton的欧洲生物信息科学学会的生物信息学家,同时也是UniProtKB/Swiss-Prot蛋白序列数据库的领导。

其他人也有不同意的。Ingenta 出版商的网络专家Leigh Dodds说:“科学被作为科学交流唯一手段的‘论文’这一概念束缚的太厉害了”,他更声称,出版和研究评估太过于去适应研究者的名望而不是在乎交流中的科学。

Jennifer Hallinan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一位生物学家,她在Cancer Dynamics上有个博客名为Cancer Dynamics,她同意上面那位网络专家的意见,而且认为网络在提供等级式的信息源,包括有用的博客和维基。“等级中的每个层次都有它自己的错误、强项或不足,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在使用的时候多加考虑就是了嘛”,她解释道。

《美国生物伦理学杂志》主编Glenn McGee认为,博客与传统的期刊联合应该能够有助于桥接横亘于(传统)文献资源与博客资源之间的鸿沟,《美国生物伦理学杂志》作为该领域内的一流刊物,也是第一个创建了相应博客的刊物:Blog.Bioethics.Net.McGee说:生物伦理学博客有助于(我们的)杂志更加迅捷,而且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对大众性的争论作出反映。博客有很大的冲击力,经常影响到主流媒体对于伦理问题的报道。

在有些领域,印刷本杂志不能跟上(学科)发展的步伐,Gavin Schmidt对此补充道。他是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下属设在纽约的Goddard空间研究协会的研究员,目前与其他的大气科学家一起在RealClimate.org开了博客。Michael Mann——另外一个RealClimate的博客写手,同时也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地球系统科学中心的主任——说道:博客通过设定写作规范有助于减少噪声,他引用了一个最近的帖子来作为例证,这是一个探讨飓风是否与全球变暖有关联的帖子。(参见

McGee 和Schmidt都有着固定的工作却也都赞同这样的观点:大多数科学家不要博客是因为他们害怕那会有损于他们的形象,进而威胁到他们的职业前程。一位名叫Roland Krause的生物信息科学博客写手,同时也是设在柏林的研究分子遗传学的Max Planck学会的研究员说:大多数年轻的生物学家都用匿名写博客,他们很是害怕上司会认为博客是浪费时间抑或更糟的东西。Schmidt对此附和道:在博客变得稀松平常之前,这方面肯定会一直是个问题。

另外一些人则害怕被竞争对手抢得先机。Krause抱怨说:“在很多机构里与仅仅是隔楼的家伙讨论工作进展上的事都简直太过于危险而不能不防止泄密,更别说在博客里了”。

“这种担忧也太老套了”,Jason Kelly,一个加入了OpenWetWare的马萨诸塞技术学会(MIT)研究生争辩道,新生一代相信过度的竞争对科学是有害的,他们看到的是在博客上集体讨论他们的研究计划所带来的好处远远大过其风险。

Kelly承认有人也许会认为这种观点过于天真了。但是如Schmidt所言:一旦科学家们想出了针对博客的同行评审机制,就将大大增强它的可信度,在不削弱其自发性的情况下博客就能得以长足发展。

Translated by ginger

图书馆2.0:我们如何共享?

原文出处:library 2.0: How do you share? By: librarian.net

     图书馆的一切都被认为是与共享相关的,尽管不同类型的图书馆在使命上有所区别,如公共图书馆共享社区资源,而学术图书馆则有更多的文献档案功能。也就是说,我们是否是优秀的共享者?我们能否更好的共享?这个问题来自于我近期阅读的大量文献资料。

    1、 《今日美国》的一篇有关维基百科的文章谈到了正式出版和网络协作出版在权威性之间的区别。然而,我认为还存在着网络协作出版与印刷出版物在直观性和响应及时性上的区别。如果一篇印刷出版物上的文章发现有误,对它进行修正需要多长时间呢?尽管在那些所谓权威出版物的出版流程中有着严格的事实验证过程,但事实并不总是这样。维基百科也时常被各种各样的引用充斥其间,我也不会把维基百科作为是最重要的参考资料来源,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对何为真实,何为权威,何为正确负有责任的思想是一个强有力的思想,并且我想也没有人会被认定为是信息守门人。

   

2、图书馆是一个盒子的思想。只有让图书馆走入那些不利用图书馆的社群中去,才能打破这个思想,这同样适用于让图书馆员走出图书馆的。很多图书馆员都游离于他们所服务的社区之外,但也有很多不是这样。我过去的公共图书馆工作经历告诉我,有在镇上居住数十年的参考馆员是有明显好处的。这比我的专业知识重要得多,尽管二者是相辅相成的。我知道这是一个疯狂的念头,但是我还是认为所有的大型图书馆都应该拥有完全不在图书馆工作的图书馆员。他们可以做为流动图书馆的司机,参加盛大表演的演员,同时也充当社区事件的信息顾问。网络迫使我们对馆外服务进行专业性的讨论,但是我们是否应该一直在对它进行讨论呢?由于工作的机会,我去了很多的图书馆和技术中心,我发现我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就像吟游诗人一样,给图书馆员和计算机用户讲述其它图书馆员和计算机用户的事情,分享他们的故事。与挫折和失败做斗争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认识到这些并不仅仅只有你才遇到,你并不是孤独的。数字鸿沟中鸿沟的一部分就是人们不知道从何人或者何处可以得到问题的答案,甚至他们也无从知晓自己的问题是简单还是困难。

    3、内容创造。整个图书馆2.0看起来就是把知识和现代技术结合起来,形成一个更新、更好、更有用的系统,并使之能为普罗大众所用。图书馆历来被视为是一个接收信息多于创造信息的所在。网志、维基和标签云,所有我们提及的都是对阅读有益或相关的,但只有通过使用它们才能真正发光。关于互联网图书馆员,我曾与AndreaKevin Dames有过一次简短而热烈的交谈。Kevin将这次谈话的一部分以及他自己的想法整理成如下观点:多媒体信息中心,人们能够捣碎图书馆的所在,不仅自己创造新内容,而且也通过其它激励机制获得资源来充实图书馆。我喜欢这个关于你在某一方面的投资将从其它方面获得回报的观点。

    那么?我并不确定。我认为网志流行的一个基础就在于它使得人们可以很简便的将自己的观点放到网上,并与他人分享。如果我们在从事那些不允许自由探究自己的想法,或者在某些情况下,自己的想法和所处机构的学习和共享机制不一致,面对这种情况,这一点将显得尤其困难。我喜欢自己成为一名哲学化的图书馆员,但是我也认为和那些接收你的思想的人进行沟通是非常重要的,了解他们是如何以及为何作出这样那样的反应,以及如何或者为何某一观点能够适用或行不通。我们的读者时刻都在和我们分享他们的希望、梦想、缺点以及雄心壮志,也许现在是时候作出回报了。更多的交互与协作,让沟通的渠道双向畅通,对于我而言,这就是图书馆2.0的真意所在。

Translated by Qiantu

Edited  by superyang

感觉不好的图书馆员

原文出处  Feel-bad Librarian By Feel-good Librarian

有时候我厌倦了这份工作。我厌倦了回答同样的问题,厌倦了半个小时才到工作地,厌倦了作为父母必须的家务,厌倦了无人看管的小孩一直在乱跑,厌倦了为了提升的奋斗。

最糟糕的是,我厌倦了受到伤害。我厌倦了看到一个穷人,他看上去永远不会继续努力。我厌倦了看到那些走在心智边缘的人们,尽管他们如同定时炸弹,我们还必须面对。

一个男人需要互联网服务。这很简单。我要他的身份证。他什么都没有——钱包被偷。他告诉我他的名字,但是我没有听懂,因为他的嘴唇肿胀并在流血。他的车子也被偷走了,所以他只能骑自行车,又不小心跌倒撞在路边。他尝试用电子邮件通知他的亲戚以寻求帮助。他的失业期已过,因此丢掉了栖身之所。他需要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现在新架上的图书都告诉我何故这个男人会现在这个样子。时尚新书说这个男人持消极的生活态度和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商业书籍说他没有适当地营销他的专业技能。宗教书籍说他肯定是遭受因果报应。心理学书籍说他没有专志于自己的能力。左边的图书说需要拎起头发让自己的精神抖擞起来,右边的图书则认为需要更多的金钱刺激。

书本也许是正确的。他可能作出了错误的选择和持消极的人生态度,可能是个瘾君子,可能是个懒鬼,可能没有发挥个人技能,他也可能是个精神病患者。他可能需要更多的努力,更多的钱。也可能,他就是在说谎。

我想知道的是,真正的答案是什么?我在一个充满信息的建筑里面。我的指尖轻触就可以链接到世界上最大的教育与研究机构。我自身还拥有硕士学位。

我的小镇上有寻常的社会服务机构,有庇护所和联合宗教社区,有天主教徒社会服务,健康诊所和心里咨询中心,有临时工作与劳动力服务。

为什么这个男人的人生会如此?我也有过艰难的时刻,但同他相比就显得微不足道。我曾经有健康问题,在我9岁的时候亲人分离,我的胞兄35岁被杀,我的一个孩子在我没有健康保险时出生,只能靠借贷维持。我曾经每天都吃同样的食物,因为我无力购买其他东西。但是这些都不是一次发生的,还没有被逼到贫困与生存的边缘。

我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除了星期日下午的一次照面。我除了倾听和亲切地帮他上网外别无所能。我的自我感觉告诉我我已经做出了我该做的:倾听、尊敬地对待他、同情他的苦难给予他我力所能及的帮助。可是,我感觉到了无助,因为我的技能一文不值,我的所作远远不够。

我厌倦了这些。

Translated by youyuan